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5章 叶绝
    “诸位,是要看相还是算命?”

    见到一下子围上四五个人,摊主有些诧异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算命,也不看相,只是有些事想问问兄弟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打量着眼前的年青摊主,神情凝重:“我叫张横,请问先生贵姓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摊主更加讶异了,上上下下打量了张横半晌,这才道:“我叫叶绝,不知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叶绝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神情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激动。

    摊主这个叶姓,让他猛然想到了叶问天前辈。

    难道他就是叶前辈的后人?

    张横的心震动了,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问道:“请问叶兄弟,你的老家是不是在当年明珠市的市郊和平村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自称叶绝的年青人却是陡地警惕了起来,神情也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但立刻反应了过来,显然,叶绝对陌生人抱着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也不迟疑,双手捏动,做出了一个个古怪的姿式。

    “啊!你,你,你怎么也会这感应诀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叶绝震惊了,他满脸震骇地望着张横的双手,神情古怪之极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们这是打什么哑谜?”

    旁边的古巅以及夏清莲姐弟等人却是一个个看得满头雾水,不知道张横这是与摊主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你肯定就是叶老前辈的后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那里有功夫回答古巅,他无比激动地一步跨前,已紧紧地握住了叶绝的手:“叶兄弟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叶绝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青玉,递到了叶绝面前:“叶兄弟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叶绝仍是怀着一丝警惕,但他还是满脸狐疑地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当他想要仔细看看这块青玉是什么时,手中陡地一震,青玉猛然闪烁起了一阵青光,他整个人却是如遭电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叶绝发出了一声惊呼,脸色刹那变得震憾无比:“曾祖父,竟然是曾祖父的物品。”

    不错,青玉在与他接触的刹那,产生了某种感应,一股意念猛地传入了他的意识里,让他看到了许多场景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我终于找到你了,叶前辈有灵,小子总算没有负你所托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是激动莫名,握着叶绝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青玉虽然上回在传达了所有信息后,变成了一块普通的玉石。

    但是,它其中仍残留着一丝叶问天的意念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丝意念只有叶家血脉之人,才能触动,即使是张横也无法开启。

    此刻,眼前的叶绝,果然启动了这青玉中的意念,足以证明,他就是叶问天的后人。

    遍寻多日,动用了无数的关系,找不到一丝线索的叶家后人,竟然在这里意外地相遇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兴奋之极?

    “啊,他就是张兄弟你所说的叶前辈的后人?”

    古巅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,顿时惊喜无比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走,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把拉起了叶绝,喜难自胜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

    叶绝心中也有无数的疑问想问张横,当下,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,收起地摊,跟着张横他们向旁边的一家酒店走去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叶老前辈的情况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包厢里,众人围坐在一起,张横把他在楼凶凶地下室的情况,以及后来让赵君儒以及古巅他们打听来的事,详细地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当年你们叶家遭难,后来听说叶前辈的一个小孙子被人救走。只是,之后就没有了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叶兄弟,那你现在还有什么亲人,你们这些年又是怎么过的,怎么不回和平村?”

    张横把心中的疑问全部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唉!张横哥!”

    叶绝轻轻地叹了口气,说起了一些当年的事。

    原来,叶家当年遭难,叶问天的小孙子叶长河确实是半路被人所救。

    只是,当时正是乱世,他半途又与救他的人失散,流落街头。

    之后,靠着乞讨,这才渡过了难关。

    后来稍稍长大了些,便靠当年爷爷所传的一些给人算命看相的手段谋生。

    叶长河的经历无比的坎苛,他也曾回所住的和平村看过。

    然而,那时的叶家已完全变成了一片白地,而且,还有倭岛的走狗,仍在寻找叶家的后人。

    所以,叶长河那里还敢再逗留,从此远走天涯。

    幸好,他后来遇到了一位船工的女儿,两人结为了夫妻,这才为叶家留下了后代。

    叶长河是叶绝的爷爷,他在六十多岁的时候就过世,生下一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,叶绝的父亲也是时运不济,他与妻子在一次意外中身亡,从此就只留下了叶绝一人。

    叶绝也曾听爷爷说起过当年老叶家的事,他一人闯荡江湖,想到了曾经的老家,所以,前几年这才回到了明珠,也想看看当年的家乡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七八十年过去,一切物是人非,他这个后辈又没有认识的人,根本就找不到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此,他就流落在街头,靠着当年家传的这些算命看相测字的本领,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竟然在今天会遇到当年曾祖父所托寻找他的张横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你比我小一岁,今后你就是我张横的亲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是满怀的感慨。

    叶问天当年为抗击倭寇,抛头颅,洒热血,最后被倭岛人害死在楼凶凶的地下室里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后人却饱尝人间辛苦,如今更是只剩下了叶绝这一根独苗。

    幸好,老天有眼,没让叶家绝后,今日更是让自己找到了他,也算是能完成对叶前辈的承诺。

    张横是决意要好好照顾叶绝,让叶家重新发扬光大。

    席边众人听着叶绝的过往,也是一个个感叹不以,一时间,整个包厢里气氛很是压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古巅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来电显示,古巅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怪异,他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张兄弟,进幽二德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:示意古巅接听:“他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然而,古巅接听了电话,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内容,神情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