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6章 挖好了坑
    “古大师,张真人给在下的那张符,它突然自己焚烧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按下通话键,话筒里便传来了进幽二德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可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古巅忍不住想笑,但语气却变得惊慌起来,心中暗道:“看来你果然是逃不出张兄弟的神计妙算啊!”

    现在的古巅,真的想开怀大笑。因为,进幽二德电话的内容,早在张横的预料中。

    按照张横的猜测,进幽二德绝不肯放弃那幢楼凶凶。所以,在得到那张符,他以为有了保障后,必然会再次去探察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早就挖下了坑在等他。楼凶凶后院所设的风水阵,绝对会给进幽二德好好地喝上一壶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给他的那张符,其实并不是什么驱煞避邪的符,而是一张火符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进入那个风水阵中,就会被触发。

    估计现在的进幽二德应该是成一头烤猪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切都如张横预料,此时此刻的进幽二德,确实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因为楼凶凶地下有他太爷爷日记中所说的宝藏,他自然是不肯就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趁着大白天太阳正烈,就带了一众打手重新回到了楼凶凶。

    那知,就在他进入后院时,顿时陷入了一片可怕的幻境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:他当成是救命符的那张符篆,竟然猛地燃烧了起来,刹那把他烧成了一团火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的那些打手抢救及时,只怕他真的就会被烤熟。

    遭到如此的下场,进幽二德这回是真的吓破了胆,他以为这是又受到了楼凶凶里那诡异东西的攻击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连忙打电话过来,想问问古巅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古巅电话里那惊惶的声音,进幽二德大骇,连忙急急地道:“古大师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唉,进幽先生,张真人不是早就让我交待过你,那符只能暂时让你避开妖孽的侵扰。现在,想必是你又去招惹它了,这才让那符被毁。”

    古巅满是无奈的道:“如今,已是没有办法了,进幽先生,你还是安排后事吧!”

    古巅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,就对着话筒胡诌起来,存心是要把进幽二德给吓出心脏病。

    他上回被进幽二德劫持,吃了不少的苦头,心里自然对这家伙满是恨意。现在,有这样的机会,他那里会错过,吓也要把这狗日的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果然,一听古巅让他安排后事,进幽二德手一抖,差点就把手机给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古大师,您帮帮我啊,拜托了,拜托了,您一定要帮我啊,让张真人救我啊!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这回是真的急了,连称呼也用了一个您字,悲切地向古巅求恳起来。

    他可以对别人狠心,但关系他这条狗命,他已是被吓得六神无主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进幽先生,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帮你。”

    古巅拿捏起来,语气变得很是无奈:“上回张真人就说了,一切还得看你自己,没有人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,古大师,您说,怎么看我自己,只要您说,这回我一定全部答应,绝不会违背了。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进幽先生,确实是只能靠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古巅心里乐开了花,声音却变得更加的凝重:“张真人说过,谁沾染了这幢凶楼,谁就会倒霉,你还记得那句双煞之局人必绝的话吧?”

    古巅继续道:“只要你还是这幢楼的主人,那么,就绝对逃不脱人必绝的命运。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古巅故意拖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,古大师,您快说,除非什么?我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几乎要喊古巅爷爷了,迫不急待地摧促道。

    “进幽先生,其实问题很简单,你把这房子卖掉,让别人来替灾。”

    古巅放低了声音,似是怕人听到一样:“这是张真人后来跟我说的,如果不是看在进幽先生是倭岛友人的份上,我还不准备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!真的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一时还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进幽先生,听不听由你。”

    古巅道:“我可是跟你说了真话,张真人当时确实是这样说的。不然,你让我想其他办法,我可没那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古巅也不与他罗嗦了,闲扯了几句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嗯,古老哥,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在一边竖起了大拇指,很是赞许。

    古巅与进幽二德的这翻对话,张横全听在了耳里,而这一切也是张横事先吩咐古巅让他这么说的。现在,进幽二德已一步步走入了挖好的坑里,张横的心中也是无比的畅快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都是张兄弟神机妙算。”

    古巅也是很得意,能狠狠地吓唬进幽二德一回,让这家伙向自己低声下气地求恳,他也是感觉无比的解气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!”

    张横和古巅相视大笑。

    屋里的几人有些莫名其妙,他们并不知道张横和古巅正在对付进幽二德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却也不隐瞒,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,一切就要揭晓了,也不怕大家知道。

    因此,他就当故事讲给大家听,也让众人当笑料乐一乐。

    已是到了晚饭的时间,有进幽二德这剂猛料当席间的话题,这餐饭大家吃得很是痛快。

    叶绝喝醉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一个人流浪,孤独惯了,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遇到了张横,却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如兄弟般的亲情。尤其是张横身边的这些人,都把他当成了小弟弟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中暖暖的,多年来积郁在心中的那份孤独和寂寞,在今夜彻底地倾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喝得大醉。

    叶绝在明珠没有住房,他如今暂时住在一家防空洞改建的小旅馆里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能让他再住在这里,当下,把醉薰薰的叶绝扶上了车,要带他回邯郸街的那个套房。

    反正那房子有三室一厅,如今夏清莲姐弟住那儿,叶绝正好与他们一起住,彼此间也好有个照顾。

    车子开往邯单街,但是,刚开出不久,张横的眉毛陡地凝了起来。感觉上,后面似乎有一辆车子正鬼鬼祟祟地跟着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,瞄上自己了呢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陡地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果然,那辆车子一路尾随,一直跟到了邯郸街那边。“不给点教训,还真当哥们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向王燕伦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王燕伦也早已注意到后面有车子跟踪,此刻脸色很是难看,得到张横的指示,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转了个弯,开进了一条横街。

    当那辆车子跟着开进来的时候,突然发现,转过弯的地方,张横的车子已等在了那儿,李俊和张横王燕伦三人,已走下了车,从另一个街口,堵住了退路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