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4章 真金不怕火烧
    “好重的煞气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眯,心中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握住赖乐忠的手,他感受到了对方身上传来的一股浓重的煞气。

    再看他头顶,三花聚顶代表宅地气运的光氲中,外面笼罩着一层汹汹的灰褐色,幸好,里面一层,仍有霞光在蒸腾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原本的宅地气运非常强大,却是受到了外来煞气的冲刑,这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。

    而且,外来的煞气很强烈,以至于已影响到了他本命气运都变得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位赖总的风水问题还比较严重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诸位,欢迎你们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与三人握了握手,满脸的微笑:“古大师,今天能把您请来,很是荣幸,我这里的事,就得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客套,开门见山地就说出了自己这边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里,那里,赖总客气了,我古巅肯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古巅与他寒暄着,几人便走向了利佳大厦。

    “好布局,好一个真金不怕火烧,好一个金印局。”

    望着面前的大厦,张横微微点头:“怪不得这位赖总的宅地气运本身是如此的强悍。”

    不错,整座利佳大厦,就是一个风水局。

    从外形来看,利佳大厦下面十层,全是框架结构,而且,朝南的这一面,一色的玻璃幕墙。

    从下面看去,这底下的十层,就象是一层层柴火架起的火篝。那些玻璃幕墙横竖的铝合金窗,就是这个巨大火篝的柴木。

    而正午的阳光,照射在玻璃幕墙上,蒸腾起的焰芒,无疑就是这巨大火篝的火焰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再往上看,上面二十层,呈现一个正方体的形状,仿佛是一枚悬天巨印,架在这巨大的火篝上。

    这正是另一个风水格,被称为金印局。

    整个利佳大厦,就形成了这样一个特殊的风水阵:一枚悬在火篝上的金印。

    如果对于别人来说,这样的风水格局,其实是利大于弊,但是,对于赖乐忠这位炎火格命理的老总来说,他坐镇这里,却是恰恰符合了他的命理,对于他的事业大有利助。

    显然,当年替他设计这座大厦的风水师,也是一位高人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一时也猜不透,利佳大厦既然有如此强大的风水阵镇压,为什么它还会受到如此浓重的煞气冲煞呢?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跨入大厦,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司南针已疯狂地旋转了起来,表明这里的煞气确实是很浓重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本身风水阵的镇压,只怕这座大厦早就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叶绝和古巅也已感受到了这座大厦的煞气,两人都不由眉头皱得很紧,脸色也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心中存着狐疑,张横他们已随赖乐忠进入了里面。

    利佳大厦下面几层是商场,不过,张横他们直接进入了直达顶楼的电梯。

    赖乐忠的办公室就在顶楼上,他很客气地把几人请入办公室,泡上茶,这才道:“古大师,不瞒您说,我这里的问题很严重,因为,这几年来,我请了不少的风水师都来看过,虽然大家都明白问题出在那儿,但就是无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听荣耀集团的齐总,说是请古大师您布置了一个风水阵,效果非常好,这才想请您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道。

    “哦,赖总,那您的问题出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古巅心中也是很好奇。

    按照赖乐忠的说法,他请过无数风水师,也找到了问题的原因,怎么就会无法化解呢?

    那么,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“古大师,您看!”

    赖乐忠也不迟疑,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图纸,铺在了三人面前的茶几上:“这是我们利佳大厦四周的格局图纸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指点到了图纸上,开始向三人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图纸是一幅俯视的全景图,以利佳大厦为中心,描绘了四周的地形地理以及各种建筑的形状,旁边还有详细的说明。

    仔细地看了一下,张横三人已是明白了赖乐忠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图纸上,利佳大厦左右两边,各有一幢高楼,因为建造的时间比利佳大厦迟,所以,这两座高楼有三十三层,比利佳大厦还高三层。

    左边的这幢高楼叫强生大厦,右边的高楼名为辽原大厦,备注中可以看出这两座大厦都是保健企业在明珠的总部。

    只是,辽原大厦的形状很特别,从外表看,就象是三片直插云天的巨帆,正穿云破雾,要远航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应该也是请高人精心布置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只不过,辽原大厦这三片巨帆的切面,正对着那边的强生大厦。

    巨帆外形的建筑,从侧面来看,就象是三柄巨大的斩刀,刀刃面直对强生大厦,这自然是一种冲煞。

    “古大师!”

    见三人都看清了图纸,赖乐忠无奈地耸耸肩:“说来我们利佳大厦是受了鱼池之殃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强生大厦先建起来。”赖乐忠开始解释道:“之后,辽原养生集团也在我们右边建起了大厦。说来也是好笑,强生保健集团和辽原养生集团,本来是一家子。强生保健的老总张强,辽原养生的掌舵人张辽,是两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父亲创建了张氏保健,曾经是国内保健行业的龙头老大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微微叹息:“只可惜,老爷子去后,他的两个儿子分割了张氏保健,从此各立门户,张强成立了强生保健,张辽也创办了辽原养生,从此分道扬镳,成为了竞争对手。这次双方在这里建总部,自然也都有比一比的意思。只不过,强生保健先建起来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继续道:“辽原养生之后才把总部搬到这里,却是针对强生保健的总部,采取了一些措施,那就是把大厦建成巨帆模样,并把侧面如同刀刃的一面正对着强生大厦。他们这是有意而为,是想从风水上冲煞对方,以在竞争中取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古巅微微点头,脸现沉吟之色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他已被赖乐忠这象故事般的情节给吸引住了。甚至张横和叶绝两人也是如此,一个个满脸期待地望向了赖乐忠。

    “事实也确实如辽原养生所料那样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倒不卖关子:“当辽原大厦建成后,强生保健的生意果然受到了冲击,在双方的竞争中一落千丈,业绩不断减少,市场份额也被辽原养生占去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这顿时引起了强生方面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继续道:“只是,他们一时也查不出什么原因。后来,经高人指点,这才明白,是他们总部的风水遭到了辽原养生的冲煞,这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意,以至被竞争对手抢了先机。”

    强生保健顿时大怒,终于做出了反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