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6章 十二诸葛神弩
    “坟风冲煞,宅地冲煞!”

    望着强生保健的老总张强,张横很是诧异,他在这位老总头顶的三花聚顶上,看到了这两样冲煞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此人的本命气运很强悍,估计他现在应该是要病倒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就让张横有些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从赖乐忠的介绍来说,张家兄弟的父亲曾是保健行业的巨头,那么,他去世后,张家兄弟应该会请风水大师看坟地的风水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张强还会犯坟风冲煞呢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但是,张横与张强毕竟不熟,有些话还真不能直说。所以,现在也只有把疑问暂时搁在心里。

    张强与几人客套几句,亲自带着众人往顶楼走去,显然,对于大厦的风水冲煞,他也是非常重视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乘坐电梯,大家上了顶楼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个阳台,那些风水布置,就都放在阳台上。

    不过,当张横他们走到阳台,看到那里放着的东西,几个人的嘴都顿时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只见,上千平米的阳台上,整整有数百平米的地方,摆着十几台大刑的机械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一共是十二台,每一台都有十几米长,看起来象是某种机床。每一台机床的中间,放着一根粗如儿臂,一头呈茅尖状的巨型箭矢。

    “十二诸葛神弩,竟然是十二诸葛神弩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,神情变得怪异无比:“怪不得这样大的煞气,原来这里竟然布下了十二诸葛神弩的风水局。”

    不错,那些大型的机床,乃是仿照古代的诸葛神弩制造的十二件风水道具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张横曾看到过有关十二诸葛神弩的介绍。

    据说,这本来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发明的一种阵法,用来打仗杀敌所用。

    不过,诸葛亮本身也是位玄门修士,而且还是阴阳家一脉的修者。他的八卦阵图闻名于世。因此,他的这个十二诸葛神弩,也是件风水道具。

    十二诸葛神弩,按天干地支中的十二地支排列,每一具神弩就是代表着一个地支,相当于是说,十二神弩,就是完全笼罩了一天十二个时辰,这是无间隙的打击。可以称得上是这世上极其厉害的杀器。

    现在,强生保健的楼顶,竟然用这十二具大杀器,对着对面的辽原大厦,其产生的凶煞之气,自然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果然,脚步刚跨入阳台的场地,一股凛冽的气流就陡地呼啸而来,把几人吹得几乎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古大师,我和张总就不陪你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脸色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在四周如此强悍的煞气影响下,他几乎透不出气来。而身边旋转飞舞的那股如刀般的煞气,更是让他全身的皮肤隐隐生痛,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冲煞。

    “嗯,我和赖总就在这里等你们吧!”

    张强虽然是东北人,体形强壮,却也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古老哥,你和叶兄弟也在这儿吧!”

    张横知道古巅也是根本受不住这里的煞气,连忙替他解了围:“那边我一个人过去看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,张兄弟,你自己也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古巅脸色煞白,他确实是也被这里恐怖的煞气给压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叶绝虽然有些不甘心,但他却也不敢违背张横的意思,所以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犹豫,举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的煞气确实是可怕,如果不是张横身上穿着魑魅所化的铠甲,只怕光凭本身的修为,要想走到前面,也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正是对面辽原大厦三片巨帆,侧面所形成的擎天巨刃的正对面,以一座三十三层楼大厦所凝聚的地脉之气,这股冲煞,绝对不是人力所能抗。

    张横可以看到,这里顶楼的地面,出现了细细密密的龟裂,显然,整座建筑的顶楼,也是受这股煞气的冲煞,出现了结构性的破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旁边的栏杆,本来都是十多厘米的自来水钢管,但是,现在有的地方竟然也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从这些现象,足以证明这里煞气威力之恐怖,连钢管都能产生裂缝,其力量有多可怕?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要亲自上前,自然就是为了查明这里的冲煞的程度。

    毕竟,利佳的冲刑,根源就在强生和辽原这两边,只有明白了这两处地方真实的情况,才有可能想出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脚步已缓缓地走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劲气怒旋,仿佛是一阵阵龙卷,在身周形成了一个个气场的旋涡。

    在张横的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四周的情形更是恐怖,煞气凝成了一片片风卷般的怒刃,狂啸暴舞,似是要把所有的一切搅成粉碎。

    纵然是张横身上有魑魅形成的铠甲,仍是感觉皮肤如同刀切般疼痛,全身的骨骼也咯咯咯地暴响不以。

    “这样可不行,否则,根本走不到那十二具诸葛神弩前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,不由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张师父他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远远的,赖乐忠和张强以及叶绝古巅四人,望着那边的张横,脸上都不禁现出了惊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那边的张横如同塑像般站在那儿,一动不动,也不知道他这是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在如此狂暴的气场混乱的地方,他孤零零地站在那儿,实在是让人感觉很怪异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惊疑不定的时候,突然,背后传来了一个人的怒喝声:“好呀,你还不肯罢休了。竟然又请来了风水师,你说,你究竟想干什么?难道一定要把大家都逼到死路,你才肯罢休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,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强身形猛地一震,陡然回过了头来,神情却是刹那变得愤怒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阳台的入口处,已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也在四十岁上下的年纪,身形也很魁梧,看起来竟然与张强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他正是张强的兄弟张辽,辽原养生的老总。

    利佳的老总赖乐忠带着几名风水师,去了强生大厦,这事立刻被辽原那边的人知道了。显然,对强生这边的一举一动,辽原方面一直有人在观注。

    所以,张辽立刻赶了过来,当面叱问起了张强。

    看到是张辽赶了过来,张强的脸色也陡地变了,他那里还会客气,一声冷哼:“老子干什么,还要你来教,这是我的地方,你别来指手划脚,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张家这对兄弟,看来是积怨太深,一见面就象是斗鸡一样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看两兄弟又要大闹一场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边的赖乐忠难以抑制地惊呼道:“啊呀,你们看,你们看,张师父他怎么了?我的天,他,他,他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