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7章 天刃地煞
    赖乐忠的惊呼,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当大家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却是刹那人人震憾。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的张横,确实是做出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。

    只见,他正身形缓缓踏步向前,走向前方。但是,他所踏的地方,并不是阳台的地面,而是空中。

    真的就是空中,他每踏一步,身形就缓缓地升高半尺,就好象他的脚下,有一架无形的天梯,他正踏着天梯在向半空走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惊骇?

    “呃,天啊!他是神仙?”

    张强和张辽两兄弟浑身剧震,一张嘴刹那张成了蛤蟆,满脸的骇然。

    凌空踏步,这不是传说中的神仙,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张兄弟他,难道?”

    古巅身形剧颤,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。他也被张横这近乎神迹的手段给惊着了。

    幸好,他也算是一位闯荡江湖的风水师,却不象张强兄弟和赖乐忠那样对此刻的情形一无所知。刹那的震惊,心头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再次剧震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果然了不起,太牛了。”

    叶绝脸色变得古怪莫名,心中的震动也是无以复加:“他竟然可以在如此暴乱的煞气狂流中,找到气眼,看来,张横哥的感应,确实是已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叶绝心中暗呼,他已看出了张横能凌空踏步的原因。

    四周的煞气狂流,看似暴乱无比,但是,它仍然遵循着一定的规律。

    而且,每一道煞气凝成的气旋,都会象龙卷风的风眼一样,形成一种真空。这在风水中被称为气眼。

    如果能在煞气狂流中找到气眼,那么,因为气眼与四周空间存在着压强的差别,就能让物体在气眼中停留。

    这就是张横可以凌空踏步的原因。他的每一步,都是踩在了此处暴乱气场的气眼上。

    只是,要从这样狂乱的气场里,寻找到每个气旋的气眼,又是谈何容易?叶绝自觉是没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果然,张横缓步而行,一连踏出了十二步,终于稳稳地站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已离阳台的地面有两三米高,猎猎的煞气吹拂着他的身形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是降世的神人,还真有一种凛凛不可侵犯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嗯,十二诸葛神弩,果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,眼眸里也是一片晶亮。

    他刚才之所以停下来,就是意识到,强行硬闯煞气乱流,并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最后,他终于探察到了这处暴乱气场的气眼,这却是让他灵机一动,尝试着脚踩气眼,看是否能避开混乱的气场。

    那知,踩上气眼,身形却就这么凌空悬浮了起来,这也是让他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这一次尝试,让他亲身体会了自然界力量的神秘,也让他对风水中气的流转,更多了一种直观的认识。

    此刻,细细体味着脚下气流的汹涌澎湃,张横的心也是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平静了一下心绪,张横总算没忘了,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,是探察此处煞气的冲刑程度。

    现在,身在高空,底下的强生和利佳以及对面辽原三座大厦的情形尽收眼底,他那里还会犹豫,天巫之眼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空中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大约在空中站立了十几分钟,张横终于已把上空的煞气冲刑了然于胸:“这是一个天刃地煞的极凶之局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辽原大厦,那巨帆的侧面,形成的三柄擎天巨刃,正是形成了风水局中的天刃杀。

    而这边强生的十二诸葛神弩,布成的十二地支煞局,正是地煞格。

    天刃地煞,两相冲刑,针锋相对,已让这里完全成了一片煞气凝聚的极凶之地。

    怪不得利佳处在中间,纵然有篝火炼金印的风水局镇压,仍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在天巫传承中,天刃杀和地煞局,这是两个极凶杀局,在众多的风水局里,可以算得上无比强大的风水格。

    以这两大凶煞造成的冲刑,岂会是小事?

    微微皱眉,张横却也不再迟疑,又顺着原来的方向,一步一步从高空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走回到赖乐忠他们面前时,几人看他的目光已完全不同了,多了一抹发自内心的敬畏,甚至是崇拜。

    开玩笑,能象神仙一样凌空踏步的人,赖乐忠以及张强两兄弟,纵然都是商界巨子,却仍是让他们感觉自己的渺小。

    现在,赖乐忠也看出来了,这三位风水师中,其实是这位叫张横的张师父,才是真正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在明珠,一般称风水师为师父,只有真正的高人,才会被尊称一声大师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您看这里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愣了半晌,赖乐忠总算回过了神来,带着一种恭敬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张强和张辽两兄弟,也是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,神情中现出了迫切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两兄弟斗风水斗了这些年,也都感觉到了这样做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自从当年辽原用那座巨帆样的大厦,造成对强生的风水冲煞,最初的时候,确实是让强生受到了很大的损失,夺得了一部分的市场份额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强生的反击,那十二具诸葛神弩,也对辽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双方所受的冲煞越来越重,不仅两座大楼都出现了结构上的问题,而且,两兄弟的身体,也有了一定的影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两年来,两兄弟经营的强生保健和辽原养生,在业绩上不断下降,甚至已开始出现了负增长。市场的份额,更是被其他保健养生的企业不断瓜分,已渐渐地感到了不支。

    这让两兄弟意识到,他们这样斗下去,这是伤敌一千,自伤八百,完全是自相残杀,也是在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可是,两人想停手,已是不可能,不但这两处的风水局已成型,想要改变,绝对没办法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以这两处风水冲煞造成的恐怖煞气,别说是想去拿掉那十二具诸葛神弩,只怕是靠近,也不是随便那个风水师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辽原大厦的造型已成形,要想改变,除非是把整座大厦推倒重建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不可能办到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两兄弟也已是骑虎难下,只能维持现状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听说张强这边请来了风水师,张辽如此风风火火赶过来要与他吵架的原因。他们之间本已形成了默契,再不想在风水上斗下去了。

    此刻,两人看到了张横近乎神迹的手段,心中却是陡地充满了希望。也许,眼前这个年青的风水大师,能破解这个死局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两兄弟变得迫切无比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