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8章 家丑外扬
    “赖总,我们先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望望几人炽烈的目光,张横有些疲惫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脚踏气眼,凌空踏步的那翻经历,张横的消耗确实是不少,此刻已是有些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!”

    赖乐忠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叶绝和古巅两人更是连忙关切地扶住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赖总,我们也去你那儿坐坐。”

    张强两兄弟互望一眼,又是各自冷哼一声,看对方很是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欢迎欢迎。”

    赖乐忠知道两人的心思,自然也不能把他们排除在外,连连答应。

    当下,一众人乘电梯下楼,向利佳大厦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赖乐忠的办公室,几人在待客沙发上坐下,大家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您看这个问题有没有解决的办法?”

    还是赖乐忠最先忍不住,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赖总,要化解天刃地煞之局,也是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目光却是望向了张强和张辽:“不过,关键还是在两位张总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,在我们身上?”

    张强和张辽一震,脸上露出了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自从不想再在风水上斗,也是请过不少的风水师来化解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是内地还是港台甚至是海外的风水师,请来的高人不知凡几,但在看了现场后,无一不是摇头叹息,随后就无奈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眼前的这位张大师,竟然说有办法,还说关键在他们身上,这实在是让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您说,我们该怎么办,才能让您可以化解这个风水局。”

    张强和张辽几乎异口同声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急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落在了张强两兄弟身上:“在下有一个问题,不知该不该问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家兄弟又是一怔,似乎已想到了张横会问什么,脸色不禁都是一阵古怪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破解这个斗风水留下的隐患,挽救如今正处于艰难境地的企业集团,两兄弟现在也只有暂时抛下前嫌,来一回合作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两兄弟互望一眼,都点了点头:“张大师,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,我们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点头,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在下想知道,为什么你们本是亲兄弟,却会闹得这么僵,甚至都要在风水上生死相搏,恨不得把对方置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?”

    张强和张辽互望一眼,脸色刹那都变得很是愤然,然后,两兄弟再次冷哼一声,再也不愿看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,一边的赖乐忠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,一时冷了场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还是我来说吧!”

    沉默了好半天,张辽终于开了口:“这畜生害死了父亲,你说我岂会与这畜生再做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旁边的赖乐忠以及古巅和叶绝不禁脸色骤变,他们还真没想到,张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张家兄弟相互仇恨,这在业内也不是什么秘密。只是,两兄弟如何结的仇,却是很少有人知道,他们从来都不曾说起过。

    此刻,听张辽竟然说是张强害死了父亲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赖乐忠震惊?

    “你才是畜生,我怎么会害父亲。”

    张强顿时如同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猛地跳了起来,脸红脖子粗地吼道:“我只是为父亲求药,那里会去害他?小浑蛋,你才是真正的畜生,竟然在我们强生大厦对面造这样的建筑,存心是想害死我,妈的,老子可是你大哥,你竟然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。”

    张强手指都指到了张辽的鼻子上,两兄弟一下子就剑拔弩张,相互指责对方,又要打起架来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,你们这是准备打架呢?还是准备要解决问题?”

    张横在一边看不下去了,不由厉声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,张大师!”

    张强两兄弟一怔,这才回过了神来,貌似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,更不是吵架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人悻悻地怒视了对方一眼,又都转过了头去,很是愤然不平的样子。

    望着两兄弟的神情,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,感觉上,这两兄弟好象怨隙很深。

    但是,听他们的说话内容,似乎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在内。

    本来,这种关系到别人家庭**的事,张横不该再问。不过,为了破解这个天刃地煞局,张横却还不得不插手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放缓了语气:“两位张总,恕我直言,如果照你们现在这样的态度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。所以,我看这样吧!你们两人,先由一个把事情说清楚,等会另一个再作解释和补充。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两兄弟又是冷哼了一声,但对张横的话却不敢违背,张辽道:“好的,张大师,那就由我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师,本来家丑不可外扬,但是,现在我们辽原养生已到了这样的地步,也不能再遮遮掩掩了。”

    张辽道:“十年前,父亲突然生病了,而检查出来的结果非常的不好,是绝症。”

    张辽脸上现出了一丝悲色,语气也变得沉重起来:“当时,我们都急了,到处为他求医,甚至到美国欧洲等几个国家,也都去过。但是,却是没什么见效。按专家的说法,父亲最多也就能撑两年。可是,他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几剂药,说是什么神药,可以救治父亲。”

    张辽恨恨地望了张强一眼,语气中充满了愤恨:“那知,父亲吃了那药后,病情顿时变得严重起来,在吃药后的第三天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张强一听,一张脸顿时又涨得通红,猛地站了起来,似是又要争辩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,被张横凛冽的目光硬生生地逼了回去,终于还是强忍着没有再说什么,很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说是他的药害死了父亲。”

    张辽脸现愤慨:“而且,父亲病重弥留的最后三天,他竟然没有来看望父亲,直到父亲走后,他才出现。你说不是他心虚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目光望向了张强:“张总,那你怎么说,现在你可以说了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强身上,听了张辽的话,众人望向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不过,每个人的心中却也都想知道,这位强生的老总,对于害死父亲,他会有什么说法?

    貌似看刚才他的态度,他好象也是有很大的怨气一样。

    那么,这其中会有什么隐情或误会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