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3章 天价
    “第一次有人喝?”

    西克布一说,包厢里的众人感觉更加诧异了,不由人人惊奇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尊贵的客人们!”

    西克布笑容可掬:“这珍藏版的拿破伦一八八六,在我们飞翔之海也仅此一瓶,售价三百八十八万!所以,自建城以来,还是第一次有人喝!”

    西克布还在喋喋不休,介绍着他所说的拿破伦一八八六。但是,听到他报的价格,包厢里的所有人脸却陡然变了。

    “三百八十八万!”

    古巅浑身剧震,一张嘴却是顿时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怎么可能?这是什么酒?是不是搞错了!”

    夏清莲惊呆了,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旁边的栾海良和张横以及陈俊等人,也是表情陡然一僵。

    众人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西克布报出的这个珍藏版的拿破伦一八八六红酒,竟然会是如此的天价。

    这也太离谱了吧!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望向了栾海良和陈俊。

    他本身并没有参加过多少高档场所的酒会,因皮,对于奢侈品的价格确实是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但是,栾海良和陈俊他们却都是经常出入高档场所的,想来他们应该会有所了解。所以,张横问询地看向了他们。

    然而,栾海良和陈俊互望一眼,也是茫然地摇摇头。显然,他们对于这样的天价酒,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三百多万一瓶的酒,这买的是酒还是黄金?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搞错了,就是三百八十八万!”

    西克布仍保持着那笑容可掬的姿态,向着众人微微的躬身,这才继续道:“珍藏版拿破伦一八八六,全世界的价格都是三百八十八万,而且还是有价无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古巅总算回过神来了,却象是屁股上装了弹簧一样,蹦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一张脸也已涨成了紫黑色:“你别当我们是乡下佬,拿破伦一八八六我以前也喝过,只要一千多块钱一瓶,怎么可能会要三百八十八万块?你这是想宰我们吗?”

    古巅已是怒不可歇,很有爆走的冲动。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来飞翔之海的海鲜厅吃饭,还会出现这样的怪事。

    一瓶千多块的拿破伦一八八六红酒,竟然被报价三百八十八万,这是想抢截吗?

    “西克布先生,是不是真的搞错了?就算是极品的百年茅台,上回也只是在拍卖市场拍出一百多万的高价,这酒怎么可能会要三百多万?”

    栾海良终于也忍不住开了口。

    栾海良是海鲜厅的常客,与西克布的关系也相当的不错。貌似他这位玉坛圣手,走到哪里,都是很受人欢迎的。只是,今天西克布报出的酒价,也实在太不可想象了。

    “拿破伦一八八六确实是只要一千多块钱一瓶。”

    栾海良沉吟着道:“西克布先生,这是不是真的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!栾先生!”

    西克布一听,却是做了个夸张的动作:“我明白了,不是在下搞错了,而是你们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栾先生,你说的那个拿破伦一八八六,那是普通的酒,它确实是只要一千块左右一瓶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解释了起来:“但是,今天这位先生叫的珍藏版,却与那些普通酒不同。因为,这是当年真正的拿破伦一八八六时期,酿制的酒,距今已百多年,据在下所知,如今世界上存量不会超过百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珍藏版的酒,定价三百八十八万,完全公道,而且还是有价无货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笑得更加的灿烂了,在珍藏版这几个字上,特别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百多年前的酒,这是古董!”

    这回,连栾海良和陈俊等人也吃惊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!”

    古巅更是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他的脑袋瓜子都有些短路,这一瓶酒,都能买上一幢房子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是搞错了,我可没有叫这样的酒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古巅猛地回过了神来,立刻转向了那名女服务员:“我刚才没有说要这样贵的酒,我要的是普通的拿破伦。”

    “啊!先生,您这话就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脸色也是微微一变,但仍保持着谦恭的态度:“刚才这位老板说,要最好的红酒。而这酒就是我们这里最好的,所以我才推荐给了他。这位老板刚才也是同意,我这才会去拿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女服务员目光望向了西克布:“我们的经理,也是听说了有人要了珍藏版,这才会亲自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西克布点头:“正是因为有人点了珍藏版,在下这才亲自过来。因为这是我们飞翔之海自开业以来,第一次有人要这珍藏版,我想,这应该是非常有纪念意义,所以我要亲自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呃!可是,可是!我根本不知道珍藏版会是这个价啊!”

    古巅这回是真的傻眼了。他现在也总算有些明白了,貌似是自己把珍藏版这种天价酒,当成了普通酒,这才会闹出这么大的乌龙。

    古巅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。这珍藏版是古巅真的消费不起的天价酒!

    虽然说他这段时间,因为有张横的帮助,也赚了些钱,齐荣资以及施舒铧都给了一百万。

    但是,这瓶酒却要三百八十八万,就算他把这些年的积蓄全部算上,也是不够,除非是把他自己给卖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让古巅接受?

    “西,西,西克布先生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古巅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满脸愧疚地望向了西克布:“刚才确实是我的错,不知道这珍藏版与普通酒不一样。不过,这酒我确实是消费不起,所以,西克布先生,麻烦您把这酒给我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退了?”

    西克布顿时做出了一个无比震惊和夸张的动作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头摇得如同波浪鼓:“哦,对不起,这位先生,很抱歉,您的要求恕在下无法答应。因为,这酒现在已经开瓶了,如果您不要,我们根本无法再进行第二次销售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酒不能退!”

    西克布仍保持着恭敬的态度,但语气是斩钉截铁,丝毫没有婉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啊,不能退!”

    古巅身形一僵,这回是真的要哭了。

    那瓶酒在西克布进来后,确实是当着大家的面,打开了瓶盖。按一般的常理,开了封的酒,确实是不能再退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今天的这瓶天价酒,他古巅是无论如何都得买下来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所有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脸色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说在场的人,无论是栾海良还是张横或是夏清莲姐弟,现在也都是有钱人,拿出几百万,还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说要让他们拿三百八十八万,喝一瓶酒,众人谁也没有这种气魄。

    这不关钱的问题,而是值不值得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大家都感觉有些辣手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今天看你怎么办?敢跟本少斗,本少就让你和你的朋友们倾家荡产,这一辈子都后悔吃这顿饭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施海正望着面前的一个监视屏幕,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狞笑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