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4章 存心添堵
    “这伙人是怎么回事啊,叫了天价酒,竟然还要退的,他们难道把这飞翔之海当是路边小摊吗?可以随意玩耍的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包厢门口,也已围了不少人。正是听说这里有人开了天价红酒,特意赶过来看热闹的人们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看到这伙人竟然要退货,让这些赶过来看热闹的客人,感觉非常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咦,那不是玉坛圣手栾大师吗?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?就算那酒贵点,他还能在乎这点钱?”

    人群中也有人认出了栾海良,不由很是疑惑:“玉坛圣手随便赌赌玉石,那一回不是能赚个千儿八百万的,他能在乎这点钱?”

    “啊呀,这就是你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,头上剃成扫帚型的扫把头终于走了过来:“这酒不是栾大师点的,今天是有人请栾大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啊!”

    扫把头此刻很是兴奋,在旁边做起了现场解说:“这酒是那个年青人点的,是为了讨好那个小姑娘!”

    扫把头手指点了点张横,满脸的嘲弄:“这种乡巴佬不知天高地厚,还以为这里是他们乡下的那些小摊,也敢在这里摆阔。现在好了,竟然点下了这天价酒,想撒赖退货。嘿嘿,估计那酒的价格,就算是把他卖了,也不够个零头吧!”

    扫把头终于出头了,而且把矛头指向了张横,把脏水泼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天价酒,这自然就是扫把头向施海献的计,联同西克布他们演出的一场好戏,目的就是为了让张横好看。

    古巅还在懊悔,还以为是他刚才疏忽,没有注意到服务员所说的珍藏版那几个字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哪里知道,今天他和张横就算是没叫这红酒,也绝对是会出其他类似的情况。所谓的珍藏版,那完全就是一个陷井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古巅今天他是受了鱼池之殃。

    当然,扫把头要对付的目标是张横,因此,此刻他就跳出来了,把矛头指向了张横,在旁边煽风点火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位老板啊!”

    扫把头对着古巅道:“既然是这小子为了讨好人家小姑娘,那就让这小子来付这酒钱啊!”

    扫把头确实是够毒地,开始挑拨离间起了古巅。

    他故意这样说,就是在提醒古巅,可以把这天价酒的事,转嫁到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古巅无奈地叹了口气,却仍是一脸的丧气。

    如果是换了一般普通朋友之间,有的人在这种状况下,也许真的会翻脸不认帐,把这天价酒的脏水,就泼到张横身上,还真会咬定刚才就是张横叫的酒。

    可是,古巅与张横的关系是什么?他自然知道他今后还得靠张横,那里会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不道德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扫把头的挑拨离奸,完全起不到他想象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一众围观的客人,听到扫把头的解说,一个个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人们望望满脸颓丧的古巅,又看看席上的众人,最后目光都落在了张横身上,神情都现出了鄙夷和嘲讽的神色。

    席上的众人,除了栾海良打扮比较正式,其他人包括陈俊和张横在内,都是穿着非常的随意。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,这伙人貌似也就都是工薪阶层,最多是些白领。但是,他们却是点了三百八十八万一瓶的天价酒,估计这回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唉,年青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,这瓶酒,估计他做一生都赚不到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四周议论的人越来越多,却都是在扫把头的误导下,都针对起了张横。人们或宛惜,或鄙夷,或是兴灾乐祸,倒是一时间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倒是放个屁啊!”

    扫把头见古巅不吭声,没有被他挑拨成功,立刻直接就对准了张横放起炮来:“小子,难道你点了这天价酒,就准备当缩头乌龟,让别人来为你擦屁股啊!”

    扫把头逼视着张横,把脏水就直接泼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又算是那根葱,这里有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的目光望向了扫把头,不紧不慢地道。

    “呃!你……”

    扫把头被张横的话给噎着了,一时还真被噎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扫把头确实不是这二十八楼海鲜厅的工作人员,他是飞翔之海其他部门的一名员工,确切地说,是施海的跟班。

    现在被张横责问,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幸好,旁边的西克布帮了腔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们飞翔之海酒吧的张晓斌张经理,这珍藏版,就是他们酒吧那边的藏品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道:“他刚才就是专程送这珍藏版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给扫把头临时安了个酒吧经理的身份。他自然清楚扫把头是施海的亲信,今天的事,还真省不了这扫把头。

    说着,西克布话锋一转,再次转向了张横他们:“尊贵的客人,本来,你们点了珍藏版,这是一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日子,本人能见证珍藏版开封,也是件无比荣幸的事。但是,鉴于刚才你们要退货的事!让本人非常怀疑,你们对这珍藏版的消费能力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那棕褐色的眼眸里,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神色:“所以,本人不得不提出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是印度人,本身据说是印度某个贵族的后裔,只不过,他所在的家族已败落,不得不到华夏来谋生。

    因为他具有贵族的血统,又是从小接受贵族的礼仪教养,这才被飞翔之海聘请为了这二十八楼海鲜厅的经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西克布还是个中国通,一口汉语说的溜溜的,比中国人还中国人。

    此刻,他拖长了声音,一字一句地道:“那就是,在喝这酒之前,请先把这酒钱给付了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也是得到施海授意的,他这存心是要给张横他们添堵。竟然要让张横他们在喝这酒之前,先付酒钱。
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想吃霸王餐吗?”

    见张横等人没一个支声,西克布那棕褐色的眼眸陡地一寒,语气也变得有些不善起来,鼻腔中也发出了一声冷哼:“诸位,可得考虑清楚了,我们飞翔之海可不是什么小摊小店。”

    这个印度佬威胁起了张横他们,脸色也变得非常的难看。看他的样子,若是张横他们敢有丝毫的争辩,已是不惜与他们直接翻脸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