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5章 土豪
    “霸王餐我们可没这个本事吃!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开口了,目光从场中一众人脸上扫过,最后落在了扫把头和西克布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张横还看不出来,这事有阴谋,张横那就真是傻瓜了。虽然,他到现在为止,也是猜不透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,但是,这明显就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井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张横,心里也是跟明镜似的,自己今天这是被坑了。

    细细回想这事的经过,看似没什么破绽,好象就是因为古巅和自己等人没有注意到珍藏版这三个字,才引起的误会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仔细想起来,这事处处破绽。

    首先,那个女服务员根本没介绍珍藏版的价格。其次,西克布进来后,也完全没有提起价格的事。

    甚至一进门后,就当着他们的面,直接开了瓶。

    直到那个时候,才提起了这珍藏版的天价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从服务员到西克布,他们从一开始,就是在设局,就是不想说那酒的价格。

    直到酒打开,一切都成了事实,他这才说出这酒的天价。

    现在,更是要让自己这边,先付钱再吃饭,这完全就是给自己这边添堵,是要自己这边难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也更冷了。

    “这酒虽然贵点,但本少还没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地道,说着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来,甩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啊,他竟然真的要付这笔巨款?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听到张横这翻话的人,顿时一个个满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这个看起来象是工薪阶层的年青人,竟然说天价酒他还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是吹牛吗?还是这年青人神经有毛病?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三百八十八万,这可是人民币!”

    张晓斌终于忍不住了,在旁边嘲讽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确实是没有一个人相信,眼前这个身上一身地摊货,看起来象打工仔的人,可以拿出这天价的酒钱。

    但是,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情形却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,怎么可以要你付这钱,我们有。”

    自天价酒的事情发生后,夏清莲一直处于一种难以喻意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酒就是为她而叫的,却是让古巅处于了如此尴尬的境地,夏清莲感觉很是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拿出了银行卡,要付这酒钱,夏清莲总算回过了神来,她急急地向张横说着,一边连连摧促身边的弟弟李飞:“阿飞,快把卡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姐!”

    李飞也有些愣神,他还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经姐姐一摧,也猛地反应了过来,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金卡。

    上回在恒大赌石场,他得到一枚墨玉,那可是卖了好几千万,这笔钱几乎没用过,要付天价酒,确实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啊呀,张少,李少,怎么可以让你们付钱,我来,我来!”

    还没等众人回过神,一边的栾海良已站了起来,抢着把手中的一张卡递了过去:“这点钱,我来付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的妈!”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,这回是真的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天啊!这是伙什么人?竟然拿三百八十八万的天价酒当儿戏,几个人抢着要付帐。

    我的妈?难道这些人都是扮猪吃老虎的富二代或官二代?这才会把钞票不当钱,把三百八十八万的巨款当废纸?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刹那惊呼一片,所有人的神情都变了,望向张横这边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争着付酒钱的举动,已完全震摄了大家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难道这小子身边都是些有钱没处花的土豪?”

    张晓斌和西克布互望一眼,也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弄出一个天价酒,肯定会让张横这一桌人鸡飞狗跳,个个惊惶莫名。

    那知,人家这些人貌似完全不在乎这三百八十八万。

    天啊!这到底是些什么人?

    “阿莲,海哥,你们都不用跟我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摆手,目光望向了西克布:“刷卡吧!”

    上次在赌石场,那粒玻璃种翡翠,卖了一千多万,除了付赌石款外,这次又付了四百五十万的房款,他手中现在还有近五百万,要付这笔天价酒的钱,确实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好,好的!”

    西克布总算回过了神,向旁边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服务生便拿来了一台刷卡机,替张横刷起卡来。

    一阵数字跳跃,刷卡机已把三百八十八万给划走了。

    “哇,真是土豪!”

    四周人一片窃窃私语声,现在,大家总算是相信了,眼前这伙人还真不是盖的,确实是有消费这极品天价酒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!”

    古巅满脸的感激,神情却是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张横愿意付这笔巨款,虽然是解了他的围。但是,古巅心里却很是歉意,貌似这都是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古老哥,难得有这样古董级的世界名酒,我也是想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转向了席中众人:“大家别拘束,都尝一尝这级品名酒。”

    “草!这小子不是个风水师吗?他怎么身上会有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扫把头眼眸陡地一眯,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本来,设下一个天价酒的陷井,把矛头指向张横,这个计划是非常完美的。

    以张横的身份,就算是真的把他卖了,也付不出那三百八十八万块的天价酒钱。

    到时,张晓斌就可以肆意地侮辱张横,甚至还可以狠狠地整治他一顿,这样也就可以为施海出口恶气了。

    但是,张晓斌做梦都没想到,这个被施海根本没瞧在眼里的乡巴佬,竟然真的可以付这笔巨款。

    而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:这小子拿出了这笔钱,那么,接下来想要借天价酒羞辱他,整治他的计划,貌似就要泡汤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微一转念,张晓斌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嘲弄之色,心中暗道:“嘿嘿,小子,你有种,还真愿意做冤大头,喝这酒!”

    那就让你先当只大肥羊!要收拾你,有的是机会!嘿嘿,装吧!看你装b装到什么时候,看你是不是会被雷劈!

    虽然震惊于张横的有钱,但是,扫把头心念却是滴溜溜地转了起来,他今天接受了施海的命令,是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张横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小子竟然有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施海本在期待着看一场好戏,现在,看到张横刷了卡,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续尔,他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阴厉:“嘿嘿,小子,今天就算你身上有上千万,也让你变成穷光蛋。”

    施海眼眸里闪过了一抹狠色,他已想到了对付张横更狠毒的办法,貌似这里是他的地盘,张横这是孙猴子捏在了如来佛的掌心,他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