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6章 变故
    “西克布先生!”

    全场震惊,张横目光望向了面前的西克布,冷冷地道:“现在我们可以喝这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客人,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喝了,在下竭诚为你们服务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一张黑脸上挤出了灿烂的笑容,神情再次变得恭敬而谦卑起来。一边说着,一边以一种极度优雅的贵族礼仪,向席上众人弯了弯腰:“很荣幸能为您服务!”

    西克布双手捧着酒瓶,走向了席间。他亲自上前,为每人面前的高脚玻璃杯中,倒满了酒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血色如同血浆般的酒汁,注满了玻璃杯,折射出炫人的红光。在雪白的餐桌布的掩映下,显得异样的刺眼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望着桌边坐着的众人,看着注入他们杯中的那血红色的酒汁,神情都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一瓶三百八十八万块的酒,大概也就能倒个十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每一杯酒,那都是要近四十万块钱!

    近四十万块啊!就算是一般的豪华宴席,也能好好地办上一场了。但是,现在却只值一杯酒。

    那么,这杯酒的滋味又该是如何呢?

    所以,场边观看的那些人,还真是心里痒痒的,真恨不得也能有这样的机会尝上一口。

    席上的众人一时也有些默然,如此昂贵的酒,纵然是栾海良和陈俊,也是第一次品尝,感觉很是怪异。尤其是四周还有这么多人在围观。

    张横却仍是一脸的淡然,饶有兴趣地端祥着面前的酒杯,目光中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尊贵的客人,请品尝这百多年前,法国拿破伦一八八六时期酿造的酒!”

    西克布微笑着,态度无比的谦卑:“这才是真正的珍藏版极品酒,能见证这样的酒开封,这是我的荣幸!”

    “嗯!大家请!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端起了酒杯,向身边众人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接着,张横也不客气,拿起杯子,一仰脖,咕咚咕咚地就直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啧啧啧!糟蹋啊,这么好的酒,竟然就这么给糟蹋了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嘘嘘声,所有看到张横这般牛饮的人,个个心疼地皱了皱眉头,都有种扼腕叹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牛吃薄荷,不辩滋味,喝这样的世界名酒,那有这样糟蹋的?

    但是,让他们更无语的事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一口饮尽杯里的酒,张横咋吧了一下嘴唇,目光望向了西克布,一脸很是无辜的表情:“西克布先生,这酒好象不咋样啊,不甜不酸也没多少酒味,咋喝起来还不如雪碧啊!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西克布也无语了,他只有拍额暗叫神的份了。

    遇到这样奇葩的主,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啊,我的天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叹息声,人人望向那边张横的眼神都满是异样。

    三百八十八万一瓶,近四十万块钱一杯的珍藏版。这小子竟然象牛吃薄荷,滋味都不辩一下,就这么吞到肚里去了。真他妈是糟蹋!

    “乡巴佬就是乡巴佬,这素质,这品味,就算是再学一百年都学不象啊!”

    张晓斌的神情中充满了嘲讽的神色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更加的不屑和鄙夷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喝啊!”

    擦了擦嘴角的酒渍,见桌边几人都用怪异的眼神望着自己,张横还有些后知后觉,手一挥,很是大气地道:“大家喝啊,不用客气!”

    不过,刚说了一句,张横的脸色陡然而变,后面的话更是变成了一声痛哼:“啊哟,肚子好痛,我,我,我肚子痛!”

    “啊!张横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张横叫肚子痛,夏清莲大惊,连忙站了起来,要去扶张横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,这,这酒有问题!”

    张横嘶哑着声音,脸上豆大的汗珠已是滚滚而下,神情更是痛苦之极。

    “啊,这酒有问题?”

    夏清莲娇躯剧震,一张脸色刹那变得骇然无比:“那怎么办,张横哥,你没事吧,你不要紧吧!”

    夏清莲有些语无伦次,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靠,酒里有问题?”

    旁边众人尽皆变色,陈俊,王燕伦以及栾海良古巅等人猛地站了起来,个个神情大变。

    “什么?酒里有问题?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听到这一句话的人,不禁个个愕然,谁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当看到张横满头大汗,一脸痛苦的样子,大家却也愕然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酒里怎么会有问题?”

    张晓斌也是吃了一惊。但是,这家伙立刻反应了过来。猛地指向了张横:“哈哈,小子,你这是想吃霸王餐吧?想污限我们的酒有问题,从而想蛾诈我们吧?”

    张晓斌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,眼眸里更是闪过了一抹狠色:“嘿嘿嘿,小子,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们飞翔之海是什么地方,竟然敢在这里撒野,玩这样的把戏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竟然敢在我们飞翔之海撒野,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!是不想活了啊!”

    几名海鲜厅的工作人员,经张晓斌一提醒,立刻也都反应了过来,一个个叫嚣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打死这家伙,让他败坏我们飞翔之海的名声!”

    有两人更是气势汹汹地逼了上来,就要找张横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那有这么巧的事,这酒怎么可能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旁边围观的客人中,也有人表示怀疑:“貌似这酒可是要近四百万块一瓶!怎么可能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看来确实是这人在玩把戏,想白喝。”

    有人附和:“只不过,这种技俩玩的也太没有水准了吧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望向张横这边的眼神,却也是再次都有了变化,多了一抹鄙夷。

    也有幸灾乐祸的,在一边嘿嘿笑着,看起了好戏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还真是好戏连连。原本听说有人开了一瓶三百八十八万块的珍藏版,大家还都好奇,是那一位土豪有这样的大手笔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原来是搞了乌龙,把珍藏版,当成了普通酒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后面的情形更是精彩。一个看起来象打工仔的年青人,竟然眉头都不皱一下,就付了这巨款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是一场雕斯逆袭的好戏,但是,现在这位雕斯演出了一场霸王戏,竟然说是这酒中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位仁兄,是想利用这种借口,来白喝这瓶珍藏版。

    嘿嘿,正如那位扫把头说的那样,这种技俩也实在是太低劣了些。

    别说这里是飞翔之海,别说这酒需要近四百万一瓶。就算是路边的小摊,喝的是几块钱一瓶的老白干,也绝不会允许被人这样污限!

    那么,这人接下来会有什么下场呢?他这是要偷鸡不成,蚀把米吧!

    旁边围观的客人,许多人望向张横的眼神中,多了几分怜悯。

    谁都清楚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接下来肯定是要悲摧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