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7章 抱不平
    果然,西克布的那张黑脸已比锅底还黑了,一对棕色的眼眸中,闪烁起了鬼火一样的光芒:“这位朋友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你这样污限我们的珍藏版有问题,如果今天你不能给出证据,那么,就别怪我们飞翔之海翻脸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这个印度阿三的汉语还真是说得溜溜地,连俗语都能一套一套地往外搬。但是,他的神情却已是非常的不善。

    “操!三百三十八万的酒竟然是毒酒,我**!”

    这边,叶绝和陈俊以及王燕伦等人已是怒喝,一个个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他们本都是闯江湖出身的,那里会管这里是什么地方,眼见张横一脸痛苦的样子,已是怒不可歇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想造反了不成?”

    张晓斌冷笑,与西克布互望一眼,眼眸里都闪过了一抹狠色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愁找不到机会,收拾张横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竟然闹出个毒酒事件来,这岂不是自己撞铁板吗?

    两人那里还会犹豫,一声厉喝:“保安,把这几个家伙给我抓起来,看他们污陷我们飞翔之海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这边闹出这么大动静,早就惊动了保安,一群七八个身穿制服的保安,蜂拥着冲了进来,向张横他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看一场全武行就要上演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大喝在人群中响起:“我说飞翔之海欺人也太甚了吧?人家都痛成这样,你们不快叫医生,竟然还要打人,难道就不怕人心寒?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跃众而出,朝着西克布等人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旁边也有不少人附和道:“看他痛得满头大汗,好象不是装出来的,应该先送他去医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竟然还有人出来打抱不平,西克布和张晓斌很是诧异,两人转过了头来,神情不善地斜瞄着那年青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叫陈燕建,广洲某广告公司的经理,这次到明珠出差办事,今天与朋友一起在这里吃海鲜。”

    年青男子满脸的正气,他也不畏惧,自我介绍着,一边再次怒道:“我想,你们飞翔之海也不是什么黑店,人家客人既然喝了你的酒,出现了反应,你们这样不分青红皂白,就说人家是污陷,这也太不讲理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天下讲不过的就是一个理字,如果这酒没问题,你们怕什么啊?”

    与陈燕建一起来的几名客人,显然也都是对西克布他们霸道的行为很是看不过去,一个个纷纷插嘴道:“除非你们的酒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西克布和张晓斌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飞翔之海虽然背景无比的雄厚,但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,却也怕惹了众怒,否则,众口烁金,要是真的因为今天的事,把声誉给毁了,他们也不好交待。

    所以,两人强忍着怒气,朝着陈燕建他们喝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事情不是明摆着吗?”

    陈燕建道:“这人喝了酒后,出现了反应,那么,要证明他是不是假装的,只要检测一下这酒有没有问题,事情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人痛成这副样子,你们还不先送他去医院,要是真的出了事,这么多人在现场,你们脱得了干系吗?”

    陈燕建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西克布和张晓斌两人却是迟疑了起来,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这酒真的有问题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仍是双手捂着肚子,满脸的汗水,神情更是痛苦之极:“不信的话,可以让他们喝一杯试试,如果他们喝了没事,就证明是我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妈的,要是你们敢喝这酒,就证明这酒没问题!”

    叶绝和陈俊以及王燕伦等人一个个神情愤然,在旁边附和张横道:“印度佬,你敢不敢喝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可以!”

    西克布与张晓斌交换了一下眼色,两人同时点头。西克布道:“那在下就叫人来喝这酒,看是不是会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两人是绝不会相信,他们的这个珍藏版会有问题,杀了他们都不信。所以,倒是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价酒竟然出现了中毒的事情,现在,更是要检验这酒是否真的有问题。此事顿时再次引起了轰动,整个海鲜厅的客人,几乎都拥到了张横他们所在的包厢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,西克布的目光从身边一众人身上扫过,最后落在了那名女服务员身上:“嗯,园园,你去试试!”

    “啊!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为园园的女服务员一愕,脸色大变。她本名高园园,在这飞翔之海也已做了三年的服务生,是这海王厅的领班。

    只是,她怎么也想不到,西克布竟然会挑她去喝那酒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园园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飞翔之海的海鲜厅里,西克布有着绝对的权威,园园可不敢违背这位高级管事的命令。

    望了望桌子上的酒杯,园园径自走向了夏清莲的位置。

    刚才的酒,除了张横喝过一杯外,其他人的面前酒杯根本没动过。园园却是选择了同为女子的夏清莲。

    叶绝等人也不阻止她,一众人拥着张横让开了位置。

    园园伸出了手来,握住了那只高脚玻璃杯,心中无来由地就是一阵忐忑。

    虽然园园也绝不相信,这酒会有问题。但是,被四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着,却还是让她感觉非常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稍稍迟疑了一下,园园终于端起了杯子,轻轻地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气氛陡然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。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园园身上,每个人的脸上,也都现出了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好象没事啊!”

    刹那的凝滞,终于有人在旁边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这小姑娘已喝了一口了,好象没什么异常啊!”

    有人附合。

    “看,她又在喝了,而且是大口地在喝了!”

    议论声更大了些,声音也渐渐变得有些高亢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园园在浅浅地抿了一口后,咋巴了一下嘴,好象感觉并没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她大胆地喝了起来,咕咚咕咚地连灌了好几口,看她的神情,好象很是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诸位,大家看到了吧!”

    张晓斌肆意的大笑声响起:“你们看,我们的服务员,已喝了好几口了,没什么事吧!”

    “这也就是说!”

    张晓斌的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,手指也是猛地指到了他的脸上:“这小子所谓的这酒中有问题,完全就是污限,他这是想用这低劣的技俩,吃这霸王餐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张晓斌肆意地狂笑着,神情陡地变得狰狞而怨毒:“敢败坏我们飞翔之海的名声,敢在我们飞翔之海撒野,小子,你这是活得不耐烦了,兄弟们,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晓斌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她狂吠的兄弟们给我上的那个上字,还在喉咙底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清脆刺耳的乒乓声响起,紧接着,传来了一个女子的痛吟声:“啊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