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9章 疯狗
    “不,不,这酒绝对没问题!”

    痛得蜷缩在地上的张晓斌,此刻象是突然吃了兴奋剂一样,猛地站了起来,脸色狰狞,大叫大嚷道:“这酒是我亲自配制的,怎么可能有问题,这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四周哗然大作,人人用惊愕的眼神望着张晓斌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珍藏版,竟然是你配制的?”

    陈燕建身形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天啊!百多年前酿造的珍藏版,难道是可以配制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场中顿时炸了窝。

    这位飞翔之海酒吧的经理,他说的话貌似实在是太出格了。

    “住嘴!张经理,你中毒脑子烧坏了!”

    西克布脸色大变,却也是立刻意识到了张晓斌所说的话,是多么的不靠谱,连忙厉声喝止道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就向旁边的几名保安和服务员喝道:“快,快叫救护车,快送张经理去医院,他中毒太深,可能脑子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很清醒,我脑子怎么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张晓斌却象是疯狗一样,叫嚣着,猛地推开了去拉他的几名保安和服务员,神情狰狞地向陈燕建冲了过去:“小子,谁叫你多管闲事,妈的,老子奏死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是一拳打向了陈燕建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晓斌,确实是恨透了这个出来打抱不平的家伙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不是他出头,刚才张横他们早被保安抓起来了,那里还有现在这验证毒酒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陈燕建是恨之入骨了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陈燕建怎么也没想到,张晓斌会突然发难,措不及防,顿时给他一拳击中了左脸,痛哼一声,整个人蹬蹬蹬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肯定是你做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张晓斌似是变成了疯狗,一拳打退陈燕建,再次叫嚣着,向张横冲了过去:“小子,肯定是你做了手脚,那酒是我用红茶加酒酿配制的,怎么会中毒,你他妈的到底搞了什么鬼,老子奏死你!”

    “啊!俄滴天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这回是真的惊呆了,人人表情古怪,或惊怒,或愕然,或是难以置信,但每个人望向张晓斌这边的眼神,充满了豪不掩饰的鄙夷和愤怒。

    “泥马,原来百多年前的珍藏版,是用红茶和酒酿配制出来的啊!”

    人群哗然:“还买三百八十八万块一瓶,泥马,这那是卖酒,这是抢劫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原来飞翔之海就是这样宰客的,就是这样赚钱的。泥马,真当我们都是冤大头啊!”

    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“泥马,这是黑店啊!怪不得上回我喝的八二年的拉菲,味道怪怪的,估计也是他妈的用酒酿和红茶配制出来的吧!”

    附和的人越来越多,人群已有些骚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诸位,不要听他乱说,他中毒了,脑子可能烧坏了!”

    西克布大急,一边叫喊着,一边却也是什么也顾不得了,猛地窜上前去,操起手边的那只珍藏版的酒瓶,就朝张晓斌头上狂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要奏死你!”

    张晓斌疯狂地叫着,正冲向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没冲到张横面前,脑袋上挨了西克布的一大酒瓶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号响起。

    酒瓶炸裂,张晓斌的脑袋瓜子顿时开花,整个人却也如同是烂麻袋一样,软软地瘫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,你竟然敢砸我!”

    昏死前的张晓斌,手指指向了西克布,满脸的惊愕和骇然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这家伙还没意识到,他那张臭嘴所说的话,给飞翔之海造成了什么样恶劣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诸位,这里的事已经解决了,大家散了吧!”

    西克布恶狠狠地望了张晓斌一眼,这才向四周喊道:“今天给大家造成的不便,本人深感歉意,希望大家原谅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还真怕情绪激动起来的人群闹事,所以,连忙一边向众人解说着,一边已是指挥餐厅的保安以及服务人员,开始劝解围观的人群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,此时此刻的客人们,在听了张晓斌的那翻话后,确实是人人愤怒,一时间却那里肯听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餐厅闹哄哄的,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望着四周吵吵嚷嚷,情绪激动的人群,回头再看看满头是汗,急得成了苦瓜脸的西克布,张横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躺在地上的张晓斌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晓斌,形象自然是悲惨之极,他的脑门上,被西克布一酒瓶砸了个大洞,汩汩的鲜血,已把他整个人染成了血人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去,他那张得大大的眼睛里,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,再加上那因极度痛苦而扭曲的脸,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恐怖和诡异。

    “敢跟本少斗,这就是下场!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心中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不错,这珍藏版,突然变成了毒酒,这自然就是张横玩的手段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当西克布和张晓斌出现,弄出一个天价酒的时候,张横就已意识到,这是自己被这飞翔之海的人给坑了。

    但是,那时已是无法挽回,貌似整个过程看起来就是滴水不漏,完全是因为自己和古巅误把珍藏版,当成普通酒了。这才引起的一场误会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自然不能就这么被人阴了,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把事情搅浑。

    于是,张横这才在喝了那酒后,演出了突然象是中毒的一场戏。

    至于那服务员园园在喝了那杯酒后,也突然出现中毒的现象,这自然也是张横玩的把戏。

    以张横如今的修为,悄悄使用巫咒,以园园这个普通人的体质,根本无法察觉,就已是中了招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也知道园园是遭了渔池之殃,是被西克布当成了试验品,所以,他却也不能害了园园。

    就在暗中对她下手的同时,张横也使了点手段,那就是对她施加了一个清肠咒。

    张横已看出来了,这个叫园园的女孩子,身上有点隐疾,而且还是难以启齿的妇科病。

    他这一个清肠咒,正好给她暗中治疗。这回她是因祸得福了,经过这次喝毒酒的事件,她身上的隐疾将不药而愈,而且,从此绝不会再生这种隐疾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张横给她的一点好处,弥补她受痛苦的回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张晓斌要试酒的时候,张横再次玩了点手段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张横的手指缝里,正捏着一粒小珠子。

    这正是当日从碧眼蟾蜍身上取下的两粒眼珠子之一,里面蕴含了一个**咒。

    张晓斌正是中了张横的**咒,这才会突然发狂,不但说出了他配制珍藏版的事,而且,还象疯狗一样乱咬人。以至最终被西克布给一酒瓶砸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自食恶果,得到应有的报应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还在那边劝解一众客人的西克布:“西克布先生,你们飞翔之海制造假酒,而且还以近四百万的价格坑客人,这事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西克布此刻正被混乱的局面弄得有些焦头烂额,突然听到张横在后面责问,不由一愣:“你什么意思?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,这事我会调查,到时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?嘿嘿,调查个屁!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不屑:“事情不是很清楚了吗?这位张经理,不是亲自喝了这酒,然后中毒了吗?而且,他亲自承认的,这酒就是他用红茶和酒酿配制出来的假酒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就是说,你们飞翔之海海鲜厅,明摆着就是坑人,是宰客。”

    张横提高了声音:“按照消费者保护法,制假售假,以一赔三。所以,你们得向我们赔偿这酒的三倍价格,一千二百万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