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0章 狮子大开口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让我们赔偿一千二百万?”

    西克布浑身一震,还真被张横的这翻话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西克布陡地反应了过来,那对棕褐色的眼睛,猛地瞪住了张横,脸上也露出了愤怒而嘲弄的神色:“小子,你不会是脑子烧坏了,想钱想得发疯了,竟然敢敲我们飞翔之海的竹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就只能你们飞翔之海欺客,假酒都能买三百八十八万,就不能我们向你们赔偿?”

    张横丝毫不让,逼视着西克布,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妈的,今天不赔我们,把你们这家黑店给砸了。”

    陈俊,王燕伦以及叶绝等人,顿时一个个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虽然叫得凶,却没一个人动手,其实正是因为暗中得到了张横的传音,明白张横要玩手段与飞翔之海斗一斗。

    所以,众人都强耐住性子,只是叫嚷,并没有一个人真的翻脸。

    此刻,却那里还会客气,已是一个个摩拳擦掌,要砸飞翔之海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有种!”

    西克布不屑地大笑:“那你去告啊,什么工商,什么卫生,什么消费者保护协会的,如果没有电话,我可以给你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西克布还真被张横这要赔偿的话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飞翔之海是什么?那可是外滩首屈一指的海鲜厅,背后的实力更是无比强大,貌似这里的大股东就是虹口区刑侦局局长的公子。

    从来只有飞翔之海欺负人的,还真没有人敢在飞翔之海敲竹杠的。西克布还真不信了,眼前这些人还能闹出妖蛾子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把张横这狮子大开口的一千二百万的赔偿,完全当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小子,放聪明点,如果好好说话,我们还可以商量。你如果敢威胁我们,那就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冷笑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已是非常的明显,如果张横他们不追纠,那么,刚才付的三百八十八万,还有归还的可能。要是乱来,连这三百八十八万都没戏。

    他还真有这种底气。

    然而,他正满脸不屑地冷嘲热讽,这个时候,一个人影已陡地窜了上来:“妈的,印度阿三,这里那有你说话的份,叫你们老板出来。滚!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来人已狠狠地一个巴掌,抽在了西克布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西克布做梦都没想到,竟然会有人真的敢打他,措不及防之下,顿时整个人滴溜溜旋转着,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!

    西克布如同是一只大麻代一样,撞翻了面前的桌椅,一下子摔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一阵惊呼声,人们还真没想到,这桌吃饭的客人,如此的彪悍。许多知道飞翔之海背景的人们,不禁都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操,敢打我,来人,把这些家伙给我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这回是真的发彪了,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满脸的怨毒,指着面前打他的人狂吼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西克布,形象实在是悲惨之极,满头满脸的鲜血,左边脸更是肿成了猪头,连眼睛都肿得只剩下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打西克布的正是王燕伦,他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,见这印度佬还如此的强势,自然要给他点苦头吃吃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一众保安此时也反应了过来,立刻怒喝,蜂拥着向张横他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警察,让开,快让开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突然人群外一阵哟喝声传来,人们纷纷避让,一大队警察急冲冲地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啊,警察来了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群发出了一阵惊呼,许多知道飞翔之海背景的人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警察正是施海叫来的。

    施海一直在办公室里,用监控观察着这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园园和张晓斌出现中毒的现象,他立刻意识到了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果然,之后海鲜厅里群情激愤,已是引起了众怒,情况有些失控。

    施海那敢犹豫,立刻打电话给了闻飞扬,让他叫警察过来,以免真的出现场面无法控制的情况。

    闻飞扬虽然一时没弄清飞翔之海到底出了什么事,但听到有人作乱,自然不会迟疑,连忙叫来了警察。

    “啊,钟队来了,你快把这些暴乱份子给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看到警察到来,西克布不由大喜,顿时气焰更加的高涨,指着张横等人,恶狠狠地道:“钟队,这些人敲我们飞翔之海的竹杠,打砸我们海鲜厅,还把本人给打了,你要给我们做主啊!”

    西克布神情怨毒之极,他自然是认识这些警察的,貌似他们都是飞翔之海后台大老板闻大少父亲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妈的,大庭广众之下,竟然敢打砸酒店,真他妈的想造反啊!”

    领头的警察此刻也看到了包厢里一片狼藉的情形,不由大怒,手一挥,就要命令手下的警察抓人。

    “是吗?钟队,真是好威风啊!”

    王燕伦冷笑,迎着冲过来的一众警察喝道:“人是我打的,这里也是我砸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伦哥。”

    冲过来的钟队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不错,这位钟队确实是认识王燕伦。

    貌似王燕伦乃是王红伟的专职司机,做为一名公安人员,岂能不认识明珠市公安局局长公子身边的红人?

    然而,当这位钟队目光扫过全场,看到王燕伦身后的张横时,再次身形狂颤,一张嘴也刹那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是您,您竟然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钟队额头上的汗珠如雨而下,整个人都有种要瘫软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位钟队,正是当日在阳春白雪的时候,与闻飞扬和进幽大德在一起,却被张横痛奏了一回的那个钟鸣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,所谓的在飞翔之海闹事的主,竟然会是张横这个煞星。

    那天在阳春白雪,不仅是他被张横奏了,甚至连闻大少也没能幸免。最后,人家却是一点没事,而他和闻大少却如同是丧家犬一样,灰溜溜地走人。

    此刻,竟然再次遇到张横,如何不让他心中惊骇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,眼前这位张少,那是能与王红伟称兄道弟,甚至连刘春禹也要送他数码金卡的牛皮人物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顶级大少,钟鸣那里还有先前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刹那,钟鸣的身体陡地矮了半截,腰已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,原本凶狠的神情,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谦卑和恭敬:“张少,不好意思,不知道是您在这里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钟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好连连向张横道歉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一举动,却是把四周所有的人全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呃,钟队,你,你,你这是?”

    西克布还在期待着钟鸣上前收拾这些人,此刻看到这副情形,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,如同是看到了鬼一样,神情骇然之极:“他,他,呃?”

    西克布的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,一时你你你他他他的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