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1章 不知好歹
    场中陡地出现了一片诡异的气氛,所有看到那位领头的警察如同便秘样的神情,一个个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气势汹汹进来的警察,在看到那位年青人后,顿时象老鼠见了猫一样蔫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个年青人有着恐怖的背景?

    “妈的,怎么搞的,是什么人不长眼,在这里闹事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人群后又是一个声音叫嚣着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是闻大少来了,是闻大少来了。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,人群纷纷让出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立刻,一个年青人满脸愤怒地走了进来,这人正是闻飞扬闻大少。

    闻飞扬刚才接到施海的电话,又惊又怒,他还真没想到,竟然会有人敢在他的飞翔之海砸场子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迟疑,连忙赶了过来,此刻心中更是窝着一团邪火,准备好好收拾来闹事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边走着,一边叽哩呱啦地大爆粗口:“妈的,是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,是不是活得不耐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他后面那个不耐烦的烦字还没从喉咙底里吐出来,神情却是陡然剧变,身形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:“呃,张少,是您,您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闻飞扬终于看到了张横,却是顿时吓了一个哆嗦,心头大骇。

    就算他是傻瓜,也看出点端倪了,貌似这么多人把张横他们围在那里,这岂不是说,今天的事,就是与这位煞星有关吗?

    俄滴神!

    闻飞扬心头大震,差点一头栽倒。他可没忘了在阳春白雪吃的憋,现在对张横早就心里有阴影了。

    “啊,是闻少,您来了,您得给我作主啊!”

    正惊骇间,突然脚下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叫喊,却是张晓斌在这个时候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被西克布一酒瓶砸破了脑袋,现在还有些迷糊。但是,见到了闻飞扬,却如同是见到了救星,他那里还会迟疑,立刻指着那边的张横叫嚣起来:“闻少,就是这家伙污陷我们,想破坏我们飞翔之海的声誉,闻少,你可不能放过他!”

    张晓斌满脸怨毒地叫嚷着,心里却已是狂喜不以。他自然清楚闻飞扬这位局长公子的脾气,貌似闻少最是护短,平时若是有手下人被欺负了,那绝对是要十倍百倍地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今天,飞翔之海竟然被人欺到头上了,那么,等着这些人的,估计就是闻少的雷霆震怒。

    所以,张晓斌已是能想象接下来这伙人的悲惨下场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下一刻,一幕让他无比震骇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混蛋,你这不长眼的东西,去死,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闻飞扬陡然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,猛地跳了起来,指着还趴在地上的张晓斌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一边怒喝着,他穿着皮鞋的脚已是毫不留情地就朝着张晓斌的脸,没头没脑地踹了过去:“操,给老子闭嘴,给老子滚,不然老子踹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!闻少!”

    张晓斌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他会遭到闻飞扬的毒打,一时间在地上滚起了葫芦,惨叫悲呼,惊恐之极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妈!”

    闻飞扬的这一举动,再次震憾全场,人人神情怪异,个个脸色异样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出今天的苗头不对,貌似闻飞扬对眼前的那个年青人,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果然,一顿乱踹,把张晓斌踹成了一瘫烂泥,闻飞扬这才总算停下了脚,走向了那边的张横。

    刹那,他脸上的表情也完全变了,顿时堆起了馋媚的笑意,腰也象是虾米一样,几乎弯成了九十度,谦卑之极,恭敬之极。

    “张少,不好意思,不知道是您在这里,这些家伙有眼无珠,不认识您,多有得罪,我在这里给您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闻飞扬以一种无比卑微的姿态,连连向张横道起歉来。

    “闻少,我可没这么大面子敢接受你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:“今天本少可是差点就交待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张少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闻飞扬浑身剧震,差点就直接瘫软,他已从张横的语气中,听出了眼前这位张少很生气。

    陡地,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又转过身来,望向了西克布,神情刹那变得凛冽无比:“西克布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闻少,事情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现在心中也是惊惶无比,他那里敢有丝毫的隐瞒,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酒是张经理从酒吧带过来的,我也想不到竟然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西克布这个家伙还是挺圆滑的,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张晓斌身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去死!”

    闻飞扬却是大怒,他那能听不出这家伙在推卸责任,还没等他后面的话再说出来,一个大巴掌就掴了过去。

    叭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巴掌声,可怜的西克布再次被打了个狗啃屎,一下子被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回,他的整张脸都成猪头了,两边脸上都印上了清晰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“张少,对不起,这事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一巴掌抽倒西克布,闻飞扬又转过身来,连连向张横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里没事了,大家散了吧!”

    一边的钟鸣也回过了神来,连忙与带来的警察一起,把围观的人群劝散。

    开玩笑,闻大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给人家陪礼道歉,这事是好说不好听,他可不愿这么多人看闻少的笑话。

    人群哗然,但有警察驱赶,还真没有人敢再逗留,大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外面散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在监视屏幕上看到这边的情形,施海浑身剧震,一张脸也刹那变得煞白无比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长了三个脑袋,也是绝不会想到,事情竟然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堂堂的明珠虹口区刑侦局局长的公子,闻大少竟然会如此的畏惧那个乡巴佬?

    难道,这家伙在明珠也有着强大的背景?除了韩家之外,这小子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厉害的靠山?

    否则,以闻少的身份,岂会对他如此的恐惧?

    一时间,施海真的被震呆了,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由。

    “这位陈燕建陈先生,你稍等。”

    那边,警察把一众客人赶出去,但是,张横却是叫住了陈燕建:“等会还有点事要麻烦您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陈燕建一怔,但终于点了点头,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闻少,今天的事,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目光一凝,望向了闻飞扬,神情凛然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