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2章 够狠地
    “张少,今天的事,确实是我们飞翔之海的错,以张少您千金贵躯,别说是一千二百万,那怕是最多的钱,也是无法弥补对您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闻飞扬哪敢说半个不字,他刚才已从西克布那里,知道了张横提出的陪偿要求,现在是连连答应。

    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,闻飞扬的话,却已是把旁边的陈燕建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俄滴娘,一千二百万的赔偿,人家就这么连屁都不敢放一下答应了,这位张少的来头,绝对的恐怖啊!

    然而,让陈燕建更加想不到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闻少,我们这里还有一位朋友,被你们飞翔之海的人给打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陈燕建,神情变得很是难看:“你看,陈兄的脸都肿起来了,这帐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陈燕建刚才被张晓彬打了一拳,现在半边脸都是乌青,看起来确实很悲惨。

    他本还以为今天要自认倒霉,谁叫自己当出头鸟,去管闲事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张横竟然为他讨起了公道,陈燕建的心中一暖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也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

    闻飞扬沉吟起来,有些不好说怎么赔偿。

    不是吗?脸上打了一拳,平时能赔对方几百块钱,都已算是多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张横,闻飞扬还真不敢说赔几百块,甚至几千块他也感觉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因此,一时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闻少,俗话说打人不打脸,揭人不揭短,陈兄是做广告生意的,最注重的就是形象,你们把他的脸打成这副样子,那就是影响了他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凛然:“更是破坏了他的形象,这绝不是小事。如果没个百把万的赔偿,本少绝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张横再一次来了回狮子大开口,要让闻飞扬赔偿陈燕建一百万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他对陈燕建在刚才的情况下,敢出头主持公道,心中也是非常的感激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他自然是要为陈燕建争取利益。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,今天不狠狠地敲闻飞扬一竹杠,张横是绝不会罢手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这翻话,却已把陈燕建惊得嘴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我的妈,脸上一拳就是一百万,这一拳挨得太值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恨不得刚才那姓张的家伙能多打他几拳,嘿嘿,这可都是钱啊!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张少,应该的,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闻飞扬心里那个叫苦,但是,面对一脸凛然的张横,他还真不敢说个不,只好连连点头,肚子里却已是把张晓彬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就多谢闻少。”

    赔偿的事宜解决,张横也不愿跟闻飞扬多罗嗦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张少,那我就不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闻飞扬如奉大赦,暗暗擦了一下额头的汗,恭敬地向张横鞠了个躬,退出了房去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今天招惹的是张横这个煞星,闻飞扬心里一直忐忑无比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日就是因为与这煞星发生了冲突,从而得罪了王红伟。他的心中已是惊恐无比。

    王红伟要对付他,那还是小意思。最让他担心的是他老爹的前程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因为他与王红伟的交恶,从而影响到了他老爹的升迁,那他就是闻家的罪人,别说他老爹饶不了他,只怕闻家在仕途上的每一个人,都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与王红伟之间的间隙还没弥补,今天又发生了再次与张横闹矛盾的事,这岂不是火上加油。

    以张横与王红伟的关系,一旦此事再让王红伟知道,只怕他闻飞扬是真的永世不能翻身了,要被王红伟彻底地恨上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只想尽快平息张横的怒气,把事情了结,以免留下后患。

    “嗯,对了,闻少,今天的事虽然本少可以不追纠,但是,请你转告想要暗算本少的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闻飞扬要退出房去的时候,张横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冷: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之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不是傻瓜,从今天所遇到的事情中,就已意识到了,飞翔之海背后有人是针对自己,这才会弄出天价酒的阴谋来。

    甚至,他也想到了要暗算自己的人是谁,极有可能就是施海那家伙。因为,他从栾海良这里,已得到了飞翔之海几位股东合作的内幕,貌似施海就是股东之一。

    飞翔之海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其实就是闻飞扬的飞字和施海的海字各取其一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虽然得到了一千二百万的巨额赔偿,但却也是要警告一下施海那家伙,否则,施海还以为自己蒙在鼓里呢!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张少,您放心,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闻飞扬额头上的汗再次滴了下来,连连答应,这才胆战心寒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走出房间,闻飞扬的脸色已是变得无比的难看,眼眸里也陡地闪过了一抹狠色:“妈的,姓施的,你他妈拉的屎,让老子来给你擦屁股,你这是想害死老子啊!”

    闻飞扬现在心里也跟明镜似的,今天的事绝对就是施海在背后搞的鬼。否则,西克布和张晓彬那有这个胆敢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已是怒火蒸腾,向着施海所在的办公室冲去。

    施海的父亲虽然是钱塘外经贸局的局长,但是,他的母亲却是地道的明珠人,而且与闻飞扬的母亲年青时是闺蜜。

    所以,闻飞扬才会与施海合作开这家飞翔之海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施海竟然敢暗算张横,差点闯下大祸,已是让闻飞扬对施海充满了恨意。他这回是决意要与施海算算帐,免得以后真的被这家伙害死。

    施海做梦都没有想到,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这次阴谋,不但最终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而且,他今后在明珠,只怕是没有立足之地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,张横他们重新摆上了酒宴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饭还是要吃的,经刚才那么一闹,大家也确实都饿了。

    张横把陈燕建以及他的几个朋友也都请了过来,准备好好地谢谢刚才陈燕建仗义出手。

    拿到了一百万的赔偿,现在的陈燕建心情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广洲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,但以前也就一年有个十万的年薪。这一百万赔偿,几乎就是他十年的工资,他这一拳,挨的确实是太值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次他来明珠,更是准备来这里开拓新市场的,本来,他心里一点都没底,不知道该在明珠这个人生地不熟,又没有任何人脉和关系的大城市开展工作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这次意外的出手,却是让他看到了开拓新市场的希望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