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6章 孝天王
    叶绝的测字,完全印证了张横心中的那种预感,让他警觉起来,对这次新疆之行,也充满了戒心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,递到了叶绝面前:“叶兄弟,这是给你的测字报酬。”

    “呃,张横哥,你这是?”

    叶绝有些傻眼了,他还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拿报酬给自己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叶兄弟,你怎么忘了,命不能白算,否则,这是消福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,拍了拍叶绝的肩头:“所以,就算你是我的兄弟,我也不能让你给我白算命,我可不想消自己的福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,无论是看相算命或是看风水,从来都是没有白看白算的。这是阴阳行当里的规矩,否则,让人白算了命,白看了相或者是白看了风水,这是消自己的福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叶绝终于回过了神来,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这才把那张百元大钞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钱是小意思,但阴阳行当的规矩却不能破,更不能消了张横的福。所以,叶绝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份报酬。

    预感到新疆之行存在着凶险,张横也不敢带叶绝同往了,决定自己一个人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和陈俊悄悄地离开了明珠,踏上了去新疆的路。

    离陈孝达所说的万人撒满大祈福只有一周的时间了,张横和陈俊终于启程,他们必须在万人祈福仪式前,赶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坐飞机直达新疆,早有车子等在那儿,把他们送到了和田。接下来的路,却不怎么好走,完全是奇曲的山路,车子也换成了越野车。

    奔波了一天一夜,终于进入了一座山脉中。

    和田地处维吾尔自治区最南端。南枕昆仑山和喀喇昆仑山,北部深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。东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且末县相接,西连喀什地区。

    陈孝达的这个玉石矿,就在喀喇昆仑山的深处,这里还是保持着原始未开化的面貌,到处是茂密的原始森林,高山密林中,生活着许多以寨为单位的少数民族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里的少数民族据说是元古九黎族的后裔,他们在这里已居住了上千年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陈俊向张横介绍起了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张横很是诧异,他当然知道元古九黎族是什么,那是传说中蚩尤所在的部落,算起来应该是古苗中三苗之一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苗人都生活在苗疆,怎么现在在新疆如此偏僻的雪山深处,还会生活着这么一支古苗九黎族人呢?

    而且,听陈俊所说,这次要举行的万人祈福仪式,就是九黎族后裔各部落组织的,看来,这支古苗九黎的族人,人数还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支九黎族的后裔族人,到底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,其实谁也说不清。”

    陈俊沉吟了一下:“不过,我住在这里好几年,曾听他们的族人说起过,他们之所以会迁移到这里,据说是巨鹿之战后。当年他们的族神蚩尤被黄帝战败,其中一部分族人不甘投降,有的遁入深山,也有的远走天涯,他们这一支,就是远走他乡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就在这喀喇昆仑山的深处安了家,以至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陈俊继续道:“他们还保持着原始的崇拜,信奉的就是撒满教,而且,他们的首领是巫王,下面还有四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生活在这里的九黎族共有一百零八寨,人数不下数万。”

    陈俊显然对这里的情况很了解:“本来,他们与外界隔绝,不过,近数十年来,这才渐渐与外面有了联系。自从在那边发现了玉矿后,更是与外界的联系密切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俊哥!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陈叔他是上京人,怎么能与九黎族的族人关系搞得这么好,甚至可以在他们那里开矿?”

    张横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孝天王本来就与上一代的巫王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问起关键的问题,陈俊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:“以前,这里的玉矿,是由九黎族的族人自己开采。因为他们采用的是最原始的开采方式,所以产量极低。基本上所有的玉石,都是卖给了孝天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孝天王果然有手段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自然也是知道,陈孝达在这里有孝天王之称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这一带,共有四大天王,都是玉石矿的巨头,可以说,这一带的玉石矿,就全部控制在四大天王手中。

    “不过,十几年前,九黎族老巫王去世,整个九黎族为新一代巫王争个头破血流。”

    陈俊接着道:“整个九黎族一片混乱,是后,是孝天王帮现在的巫王夺得了首领的位置,从此孝天王与九黎族的关系就无比的密切起来。甚至,这边的玉矿,也全部交给了孝天王,与他合作开采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发现的新矿,以前开发的旧矿,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陈俊的眼眸里闪烁起了炽烈的光芒,显然,对于孝天王能掌控这里的玉矿,他是无比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有些异样,他还真没想到,陈孝达与如今的九黎族关系竟然如此的紧密。

    说话间,车子已开到了一处山沟,这里竟然建着一座别墅,远远的,几名身上配戴着武器的彪形大汉,已在示意他们停车。

    “到了,张少,这里就是孝天王在此处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陈俊向张横介绍道。

    果然,当那几名彪形大汉,看到车子里的人是陈俊,立刻闪了开去,并没有做任何的检查,就让车子开入了别墅。

    走下车来,陈俊带着张横向别墅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观察了四周,心中却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看出了什么风水上的问题,而是隐隐的,张横感觉这别墅的四周,戒备无比的森严,许多角落里,都有凌厉的目光在注视着这边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个地方还真不象外面那样太平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咕噜了一下,更加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走入别墅,在一楼的大厅里,陈孝达正安然地坐在那儿喝茶,在他的对面,还坐着一个年纪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的年青人,两人似乎正在交谈,茶几上,堆放了一大叠文件。两人一边看着文件,一边在争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张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俊带着张横进来,陈孝达与那年青人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笑着向张横挥手打招呼:“小张,一路辛苦了,还习惯这里的气候吧?”

    “陈叔,没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道:“我别的本事没有,但年青力壮,赶点路还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年青人就是好!”

    陈孝达大笑,这才转向了对面的年青人:“小张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王通,红伟的堂弟,刚从大学毕业,学的是建筑和设计,现在就在这里帮我,你们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好,我听红哥说起过你。”

    王通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张横,神情中现出很是好奇的样子。

    显然,对于张横如此年青,却是位风水大师,还是让他感觉很惊疑。

    “王少,你好!”

    张横伸手与他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张,你也坐,我和阿通正在看玉矿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指了指对面的椅子:“你也来参详参详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