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8章 天机隐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感应着四周的气场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这里的空间浑沌一片,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,把这里的一切全部蒙蔽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伏以神尺司南上的指针,也出现了诡异的倒转,指向的并不是正常的南和北,而是东与西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绝对是违背正常原理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司南针是与地球的磁场保持一至,如果出现乱转,狂颤等现象,说明,这里的磁场混乱,气机狂暴,有煞气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,象现在这样,竟然倒转过来,指向了绝不可能的东西两个方向,这还是张横第一次遇到,也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天巫之眼完全失效,竟然变得浑沌而模糊,这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到底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,心头的震惊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迟疑,目光望向了面前的地势,他要看看,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特异之处,以至于自己的这些底牌都完全失效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,张横的神情却再次变得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这片山坡所处的地势,其实在四周群山围绕的地理中,显得有些低陷,视野向远处望去,东边正好是喀喇昆仑的一条支脉,连绵不绝,起伏迭荡,仿佛是一条奔腾的巨龙。虽然覆盖着皑皑的白雪,但远远望去,却如同是一条银龙腾空而来,气势很是磅礴。

    再看山坡的南边,正是昆仑山的另一条支脉,因为是在雪线之下的山,所以,满山的苍翠,层叠的原始森林,把这一支脉点缀得如同是滚滚绿涛翻腾的绿色海洋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南边的这一山脉,却恍然如同是一条绿色的巨龙,正向这边曲扭摆舞,飞腾而来。

    “双龙戏珠之局,这个玉矿所在的地点,正是双龙戏珠局中的明珠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,已隐隐地看出了这里地势的格局:“怪不得这里会有玉石矿,原来这处山坡正是双龙局地脉灵气汇聚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为什么如此地脉灵气汇聚之地,会变成凶兆显示之所呢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的疑团越来越甚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到,在山坡下,有一处被平整出来的平地,那里还有鞭炮以及香烛燃烧过的痕迹。再看旁边散落的一些黄纸和旗幡,这里应该就是当初陈孝达他们开矿前,祭天的所在。

    甚至在前面的山坡石壁上,还隐约的残留着一大滩血渍,因为时间已很长了,血渍变得有些黑乎乎的,看起来很是恶心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没忘了,当日陈孝达说过,他们祭天时,出现了凶兆,最后连祭祀用的五畜都突然撞壁自杀。

    这才引起了他们的恐惧,从而停止了准备要开挖的玉矿。

    张横细细地观看着,可他怎么也猜不透,好好的一处双龙戏珠的风水宝地,就会现出凶兆?

    “张少,扎哈长老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山坡下又驶来了两辆跃野车,几名身穿奇异服饰的人,护卫着一个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者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陈孝达连忙向张横介绍道:“张少,这位就是扎哈长老,是九黎族中的四大长老之一,是我们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已向那边的老者挥手打招呼:“扎哈长老,不好意思,让你辛苦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孝天王客气了,天王有事招唤,老朽岂敢不来。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哈哈大笑,走上前来,与陈孝达见礼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显然确实是不错,气氛显得很是融恰。

    他的汉语说得还算是流利,虽然语气有些怪腔怪调,但张横还可以听得懂。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从明珠那边请来的风水大师张横张少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指了指身边的张横:“别看张少年纪还青,但在钱塘以及明珠一带,已是大有名气,而且,破解过许多风水上的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,张少,失敬!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的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,神情中现出了一丝惊疑。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也是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扎哈长老,身形消瘦,看起来象是个垂幕的老者。

    但是,他眼神却深遂无比,透射着一抹凛冽的光芒。

    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:这位扎哈长老,全身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黄光,他竟然是位玄门的修者。而且,从光芒散发的强弱程度,他的力量绝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一个还处于原始状态的九黎古族遗留部落,一名长老就是位达到了二品后期的玄门修者,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让张横心中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扎哈长老望着张横的目光,此刻也是现出了诧异之色,显然,他也感应到了眼前的年青人,有些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张少,如果你有什么疑问,可以问扎哈长老,我们的玉矿,最初的时候,就是扎哈长老和族里的几位长老一起,对此进行过占卜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道:“因此,扎哈长老是最熟悉这里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九黎族的长老就是族中的巫师,每一名巫师都具有占卜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是陈俊来此之前,曾跟张横说过的。

    而且,九黎族这边没有风水之说,他们相信的是巫师的占卜。

    张横的天巫传承中,其实也包括了占卜这一学问,只是,因为境界未到,占卜方面的知识,他只是知道个大概,如今并不算精通。

    此刻,听陈孝达说这位扎哈长老,就曾对这里进行过占卜,显然,他在占卜方面,应该会有独到之处,这顿时引起了张横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小子有个疑问想请教长老您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不知为何此地气机倒转,仿佛是天机被蒙蔽了,在下竟然无法探察。”

    张横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张少,看来你果然是高人。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,脸上现出了愁容:“不过,张少,你可听说过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回答,他顾自说了下去:“异兆现,天机隐,凡夫俗子何以问?”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您是说天机被蒙蔽,就是因为那异兆出现的原故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古怪无比。

    扎哈长老的这句话,张横自然听说过,而且,是记载在玄门秘闻中的一段有关于武则天的故事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里的情况,竟然会牵涉到天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