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0章 巫王寨
    张横自然没忘了,在龙翔酒业的事上,自己与宋家那位三少结下了怨隙。现在,这里又有宋家的人,看来,这次的新疆之行,确实是有些波折。

    不过,陈孝达在这里号称孝天王,自己受他邀请而来,自然也不必怕宋家。

    此处天机已被遮蔽,要想探察已是不可能,只有等撒满万人大祈福仪式举行过后,看是不是有窥探天机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中充满了期待。说实话,他以前确实也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,能有如此的经历,对于他来说,也是一次非常难得的经验。

    见张横和扎哈长老已交流完毕,陈孝达微笑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扎哈长老就是他刚才打电话叫来的,本意也就是想让他与张横之间,对玉矿出现的情况交流一下,以便张横心中有底。

    “小张,你现在对我们玉矿出事的来笼去脉都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陈孝达目光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是的,陈叔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:“现在这里天机被遮蔽,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端倪,只有等万人祈福大仪式举行过后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陈孝达道:“仪式还要两天才会举行,这样吧!小张,这两天没什么事,你就在寨里玩玩,全当是出来旅游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向了徐秀真:“徐队,这几天张少的保护工作就交给你了,你安排几名兄弟就跟着张少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正在一边警戒的徐秀真一个立正,肃然答道。

    “小张,九黎族在这里有一百零八寨,不过,那些小山寨没什么好玩的,只有巫王寨比较有特色,你就去那儿玩玩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还是非常关心张横,更不想自己请来的这位风水师出事,所以给了张横一些建议。

    他与巫王寨的关系密切,因此,在巫王寨就相当于是他的老本营,张横在那里玩,他也放心。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小张到巫王寨,那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又转向了扎哈长老,慎重其事地拜托道。

    “孝天王放心,张少去了我们的巫王寨,那就是我们的贵客,老朽一定会好好招待。”

    扎哈与陈孝达交往多年,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的亲近,自然是满口的答应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与陈孝达告别,坐上了徐秀真的跃野,跟着扎哈长老回巫王寨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无论是住陈孝达的别墅,还是去巫王寨,都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不过,能参观一下巫王寨,领略这里的九黎族风土人情,自然是比回陈孝达的别墅好。

    这回,陈俊并没有一同去,而是王通在几名保镖的陪同下,一起去了巫王寨。

    王通刚从大学毕业,他也是最近这段时间来到这边,对这里的一切也都感觉很新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这次来这边,还带了几名同学一起过来,说是来考察这里的风土人情,如今就住在巫王寨。

    一行人乘坐两辆跃野,跟着扎哈长老前行,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远远地就看到了巫王寨。

    在地图上,巫王寨只不过是一个标识了如同太阳的一个斑点,但是,实际的巫王寨却是占了整整的一座山脉。一条简易的山间公路,直通山寨门口。

    寨门前依旧是用粗大的木栅栏围成了屏障,一左一右两座高大的寨楼,呈犄角之势,守望在寨门两侧。

    任何从山下公路上进来的人和车辆,都无法逃过这两座寨楼上嘹望人员的监视。

    一路上山,张横敏锐地感觉到,两边的树林中,有不少的暗哨,有的藏在大树的树洞中,也有的隐蔽在巨石后,对于上山的人员和车辆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不过,有扎哈长老的车子在前开路,一行三辆车却丝毫无阻,很顺利地来到了山上寨门前。

    巫王寨的守卫比先前看到的任何一个山寨都严密,巡视在寨楼上的人员,除了背上背着弓箭外,手中的武器竟然是微冲,比刚才在其他寨前看到的那些人,用的是猎枪等土制的火器,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张少,巫王寨每年都能从孝天王手中得到一些武器的补充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神情有些异样,一边的徐秀真解释道:“所以,在整个九黎族中,巫王寨这边的武器装备是最精良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目光却在四周细细地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巫王寨虽然建在山上,寨内的居民也仍保持着他们古老的生活方式,这从他们居住的楼房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这里的九黎族人,所住的仍是传统的木楼或竹楼,整座山寨并无水泥钢筋的建筑,依然保持着那种天然的纯朴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的建筑却并不是杂乱无章,每一幢木楼或竹楼,都按照一定的规划分布。

    车子进入寨子,一条大道直通前面,这些木楼就分布在大道的两边。每隔一段距离,又会有横向的道路,纵横交错,就仿佛是蜘蛛网一样,把整个山寨连成了一片四通八达的交通要塞。

    如果不清楚这里地形的人,说不定还真会迷失在这处看起来有点象迷宫一样的山寨里。

    细细地观察着四周,张横的心中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他虽然一时看不出山寨这如同蛛网的道路有什么特殊之处,但是,他却已隐隐地感觉到,这些道路,显然并不是随便开辟的,应该是经过了精心的布置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里其实是一个复杂的风水阵势。

    张横听陈俊说过,九黎族人并不讲风水,但是,从眼前的情形来看,他们无疑对风水是了解的,只不过,因为风俗和习惯的不同,他们对于风水的理解,是用另一种方式来体现的,那就是星相占卜。

    从刚才与扎哈长老的交流中,张横知道,九黎族人信奉巫神,而四大长老就是四位在族内最有声望的巫师,他们掌握着整个九黎族的祭祀和星相占卜。

    当然,从天巫传承中,张横也清楚,星相占卜之术,与风水也是息息相关,说到底,无论是风水还是星相,或是占卜预测,都离不开阴阳之术,这些都是阴阳数术中的某一项秘法。

    正心中寻思着,这个时候,前面扎哈长老的车子,已开到了一处视野开阔的广场上。远远的,一座奇异的建筑,也映入了张横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眯,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他被眼前这座奇异的建筑给震动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