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1章 巫神塔
    展现在张横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高塔,整体都是用一种漆黑的岩石砌成,一共有九层,每一层都有三四米高,整座巨塔足足有三十多米,直插云霄,确实是给人一种无比震憾的感觉。

    高塔的形状并不象中原地带那样,呈尖形,而是象埃及的金字塔,正对这一边的面呈现出一个梯形的模样,塔顶的部位,也是平而齐,上面似乎矗立着什么雕像。只不过,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远,看不清上面雕镂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从正面望去,每一层塔上,都雕刻着无数的图案,有的是狰狞的兽类,也有的是手拿枪茅的少数民族,每一幅图像都非常的逼真,充满了一种古朴厚重的历史感。

    然而,望着这座巨塔,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座巨塔,竟然与当日他在老何山上,被冯慧敏用风水阵陷入幻境,在那片荒原上,看到的那个矗立着十二巫祖像的高台非常的类似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望着这座黑色的巨塔,张横体内的巫力真元似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,变得活跃起来,仿佛是受到了某种刺激,在体内急速地流转不息。

    这与当日在恒大赌石场的时候,感应到产自新疆的玉石时,有些类似,只是此刻这种真元的燥动更加的清晰和激烈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心中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日在恒大赌石场时,因为感觉到这种异样,他就对此次新疆之行,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此时,再次感受到这种体内真元的燥动,更是让他惊异莫名了。

    虽然,张横也曾想过,自己得到的天巫传承,与九黎族的巫族信仰,可能有着某种联系。毕竟,天巫传承中也有个巫字。

    只是,对于天巫传承的来历,张横本身就是西里糊涂。所以,此刻自己体内的感应,实在是让张横很震动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是九黎族巫王寨的巫神殿,又称巫神塔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徐秀真看到张横神情有异,以为张横是被这座巨塔的宏伟气势给震住了,连忙向他解释道:“这塔据说是元古九黎族的族人迁移到这里时,当时族中的大能所建造,是他们族人祭祀巫神的地方。平时这塔并不容任何人进去,只有每年祭祀之时,才会开放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,他心中其实很想进里面去看看,想弄明白,为什么这塔会让自己体内的巫力真元起感应,它的内部到底会有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听了徐秀真的话,却也只能把这一份好奇,深深地埋在心底了。不管怎么说,这里可是九黎族的祭祀巫神的圣地,外人要想进去,估计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。

    车子绕着广场的这座巨塔转了半圈,扎哈长老的车终于停在一处木楼前。

    这座木楼就在巨塔的后面,这里正是巫王寨中几位长老的住所,每幢木楼也比其它的族人大了好几倍。而且,木楼所用的木材,也是上好的圆木,看起来很有气势。

    “尊贵的客人,这里就是老朽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走下了车,候在了木楼前。

    几名仆人打扮的男女,也都从木楼里走了出来,恭敬地站在了扎哈长老的身后,恭迎张横他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扎哈长老。”

    王通和张横一起下了车,向扎哈长老行了礼,这才随着他向木楼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张横要走上木楼楼梯的时候,他突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微微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立刻,他看到在右边离此不远的一座木楼上,二楼的一个平台处,正有一个年青人,用阴厉的目光望着这里。

    “宋长风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宋长风。

    虽然,刚才已是知道,这里有北方宋家的人,但宋家会是这位三公子在此,却仍是让张横感觉意外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想不到你竟然也来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边,宋长风的眼眸里陡地腾起了怨毒的光芒,神情也刹那变得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他也是想不到,会在这里遇到张横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上次让你嚣张了一回,这回看你怎么死?”

    宋长风狠狠地呸了一口,转身进入了那间木楼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,张少认识宋三公子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扎哈长老也看到了这一幕情形,不由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在下当日与宋三公子是有些过节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那张少要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提醒了一句,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宋家三公子的性格,他还是比较了解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,这位宋家三公子,是族中大长老巴图的贵客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九黎族四大长老,一直是分成相对立的两派。大长老巴图和四长老,曾经想拥护另一位族中贵族为新巫王。

    但是,终究是因为如今的巫王,有陈孝达所在家族背后的支持,登上了族中领袖之位。

    扎哈是族中的二长老,他与三长老一起,是支持现在的巫王一派,因此与巴图长老处于对立面。

    如今的九黎族,虽然表面四位长老和平相处,但其实暗中的争斗从来没有间断过。甚至这次陈孝达开采的新玉矿,彼此也是为此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巴图大长老敢与巫王对立,自然也是有着底气,因为他的背后,也是得到了来自上京某个家族的支持。

    只不过,陈孝达所在的陈家,不仅扎根在这里多年,又有上京王家做后盾,所以,巴图大长老的后台,还真不敢当面对着干,只能依靠九黎族内部的争斗,逐渐消弱陈孝达对这里的掌控。

    说到底,玉矿如此丰厚的一块肥肉,实在是让人眼红,自认是有点实力的,都想占点光。

    北方宋家的人,就是大长老巴图邀请来的贵客,名义上是为了解决这次玉矿所遇到的困境,但扎哈和陈孝达也都看出来了,这是他想借此机会,在玉矿的事上,争取更多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陈孝达会邀请张横来此的原因。

    陈孝达就是采用了以茅制茅的手段,来扼制大长老。

    不是吗?你请来了北方宋家的风水大师,那么,我就请南方这边的风水师,到时,看到底是谁能化解玉矿的难题。

    只是,扎哈长老也是没有想到,孝天王请来的这位风水师,竟然与北方宋家的三公子原本就有怨隙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他却也不再多说,引着张横和王通两人,进入了木楼的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上是一处宽敞的客厅,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,四周的摆设更是非常的精致,许多都是铜器和金银器,显然扎哈长老在这里的生活过得不是一般的奢侈。

    按照当地的习俗,宾主席地而坐,一边几个穿着民族服饰的少女,端上了酒水和时鲜水果。

    扎哈长老正要劝酒,这个时候,木楼外传来了一阵暄哗声,有人叫道:“听说王通也来了,他在哪里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