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2章 萧潇月
    外面的叫声立刻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,让张横诧异的是,说话的竟然是个女子,而且一口京腔子,显然应该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任教授和小月月他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楼上的王通,一听到木楼外的声音,连忙站了起来,向楼下迎去。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,二楼的入口处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年纪在五六十岁的老者,头发已有些微白,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一脸的书卷气,在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他们与王通一起走了进来,和扎哈长老见了礼。

    几人显然已与扎哈长老很熟,应该已是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然后都坐到了王通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张少,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通转向了张横:“这位是华北科学院的院士,任思豪任教授,也是我在学校时的导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指了指那两个年青人:“这是萧潇月,华北大学的高材生,我的学妹,这位叫李子金,任教授的得意门生,她和萧潇月一起,这次跟着任教授出来考察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张少,南方钱塘来的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王通最后指着张横给任思豪等人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任思豪等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,脸上露出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,王通介绍的风水师这个名头,让他们感觉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貌似在一般人的想象中,所谓的风水师都是年纪至少在四五十岁的中年人。象张横这样只有二十多岁的年青人,确实是很少见。

    “任教授好,萧同学,李同学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与几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几人这才回过了神来,任教授朝张横微微点头。但是,萧潇月和李子金两人却是冷哼了一声,转过了头去,竟然不愿理会张横。

    尤其是萧潇月,俏脸上露出了不屑和鄙夷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于这两位天之骄子的大学生来说,知道眼前的年青人是位风水师,他们立刻把张横给列入了江湖骗子的行列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观念中,算命看相断风水,这完全就是欺蒙拐骗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们的冷漠,张横不由耸耸肩,却也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萧潇月他们的到来,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萧潇月,她虽然不待见张横,席间根本把张横当成了空气。但是,她是个很健谈的潲女,她满脸兴奋地说起了在这里的见闻,对九黎寨的风土人情大为赞赏,对这里保持着原始状态的环境,更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嘻嘻,扎哈长老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萧潇月转向了扎哈长老:“听说你们这个巫王寨的后山还有一些禁地,我们刚才去玩的时候,那个向导一定不肯让我们进去,扎哈长老,您能不能通融一下,就让我们进后山那里走一走哦!”

    萧潇月说着,脸上露出了女儿家的撒娇模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月月,不是不能让你们去,而是后山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抚须微笑:“其实跟你们说也不要紧,后山多毒虫和猛兽,那是我们族人捕捉毒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九黎巫族还保持着一些古老的传承,族人会伺养各种毒虫毒物,用以日常的狩猎和防身之用。

    而巫王寨的后山,那里就是毒虫毒物出没的地方,一般外人确实是禁止入内。

    “嘻嘻,扎哈长老。”

    萧潇月却是不依道:“您可知道,我和教授都是搞药物研究的,毒虫毒物,也是我们这次考察的范围。要是不去看看,我们这次可就是入宝山空手而回了,这可是终生的遗憾哦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一边的李子金也连忙附和道:“扎哈长老,您就同意让我们进去看看,我们还是有分寸的,而且,基本的防护也是懂的,一定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目光转向了任思豪教授,想让他也跟扎哈长老说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扎哈长老,我们确实是搞药物研究的,这次能来到这里,看到这里保持着原始的状态,发现了许多以前不曾看到过的物种,我们都非常的兴奋。所以,真的想进那后山的地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?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沉吟起来,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。

    后山的禁地,确实是禁止外人入内,更重要的是,他也怕这几位王通一起来的朋友,出危险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有了什么事,他也难以向陈孝达这位孝天王交待。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在下也想去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也开了口。

    对于毒虫毒物,张横自然也是非常的感兴趣,貌似他的天巫传承中,许多毒虫毒物,就是巫符和巫引的巫媒。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手头上也有了一些百品灵媒中的毒虫,但是,随着如今修为的进阶,他确实也是感到有些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如果有机会可以寻找到一些毒虫毒物做为补充,这也是张横所愿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一边的萧潇月见张横竟然也想凑热闹,不禁满脸的不屑:“这可不是去闹着玩的,难道现在的风水师也搞药物研究了?”

    她确实是不待见张横的这个风水师职业,感觉张横要一起去,这完全就是个累赘。

    张横被这个有些刁蛮的女子弄得哭笑不得了,貌似自己可没招她惹她,咋就让她这么不待见自己呢?

    “哦,张少也想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的眉毛陡地一挑,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。

    稍倾,他终于点点头:“既然如此,老朽就让人带你们去玩玩吧!”

    如果对任思豪他们,扎哈长老还有些不放心,但是,对于张横一起去,他就比较放心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光,早在玉矿的时候,就看出了张横是个不同寻常之人。有张横同去,确实是不必再为任思豪等人的安危担心。

    “好耶!谢谢扎哈长老您啦!”

    萧潇月顿时兴奋得拍手叫起好来,而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也有了一些异样。

    她自然可以看出来,扎哈长老之所以同意,就是因为张横开口的原故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人明明是个江湖骗子,扎哈长老怎么会对他如此的器重呢?

    一时间,萧潇月满心的疑惑,她固有的观念,对社会上那些风水算命先生的偏见,让她对张横有着很深的成见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下午二点多钟,眼见扎哈长老答应,萧潇月他们已是兴奋的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当下,几人喝干了面前酒水,便要告辞去往后山的那片禁地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无奈,站起身来,走到了木楼的后面窗口:“你们稍等一下,我叫人一同陪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那里下面是个练武场,正有一大伙族人在练武。

    “阿布杜尔拉!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朝着下面叫了一声,叽哩呱啦地说了一大串他们九黎族的土语,屋里的人却是谁也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正在练武场上练武的人群中,一个年青人立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年青人年纪在二十岁上下,一身虬结的肌肉,身形很是魁梧,一张黝黑的脸,显得特别的英武。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是,他竟然使用的是一柄青龙偃月刀。刀光如练,舞得如同车轮一般,显然他在这刀上的功夫,已是浸淫了多年。

    年青人听到扎哈长老的叫唤,立刻把刀插到一边练武场的架子上,飞也似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便出现在了木楼的二楼上,躬身向扎哈长老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扎哈长老又用土话叽哩呱啦地与他说了一通,年青人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,目光望向了旁边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张少,任先生,这位是我们族中的勇士,对后山的情况比较熟悉。这次就让他带你们进去吧!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向张横等人道:“进入那里,希望你们一切听他的,那里实在是太危险。”扎哈长老还是忍不住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才转向了那个年青人:“阿布杜尔拉,这几位尊贵的客人,他们的安全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扎哈长老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的是,这年青人竟然用很流利的汉语回答道。

    然而,一边的张横,望着这年青人,神情却是变得异样起来,眉毛也不禁陡地一挑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