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4章 踩狗屎
    “此事就拜托两位了!”

    宋长风阴恻恻地说着,目光望向了身边的两人,做了一个躬身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两人身形消瘦,脸色腊黄,看起来就象是两个病痨鬼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此刻朱礼宾在场,一定会心中暗惊,因为,这两人正是大长老的两个儿子,而且还是两名御兽师,一名擅长御使凶兽,一名却能驱使毒虫毒物。

    “宋三公子放心,这事就交给我们兄弟了!”

    两人哈哈一笑,满脸的傲然:“宋三公子,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就好,两位出手,宋某人自然放心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大笑:“在下已备好酒菜,就待为两位庆功,到时不醉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三人互望一眼,那两人身形已闪入了毒龙沟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等一众人已进入了毒龙沟的深壑里,朱礼宾拔出了腰间的苗刀,与徐秀真两人在前开路,另外的三名徐秀真的手下断后,任思豪和李子金以及萧潇月,王通和张横等人,走在几人的中间。

    深壑里光线有些昏暗,脚下的藤蔓无比的茂密,虽然这里经常有九黎族的族人进来,但地面上根本没有路,原先有人走过的痕迹,早被快速生长的植被所淹没。

    一进入深壑,气温也似乎一下子降了十几度,一股阴森的冰寒,让所有人都感觉浑身凉嗖嗖的。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他感受到了这里有一股浓重的阴煞之气,这正是这处聚阴之地特有的现象。

    阴煞凝聚,此地自然多毒物,张横却也不敢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果然,一路走来,众人看到了不少隐藏在树木藤蔓间的毒虫,有盘踞在树上的毒蛇,也有蜇伏在草丛中的蜈蚣蝎子,更有一些看起来西奇古怪的毒物。

    这让任思豪等人很是兴奋,如此品种繁多的毒虫,确实是他们从所未见。

    由于众人身上都涂抹了驱虫的药物,一般的毒虫还真不敢靠近,所以,一路上,还算平安,并没有受到多少的毒虫攻击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正走着,突然,李子金发出了一声尖叫,整个人更象是踩了猫尾巴一样,猛地蹦了起来,神情很是慌乱。

    “子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任思豪大惊,急切地问道,其他人也是连忙围了过来,脸现惊色。

    “啊呀,我踩到狗屎了,真倒霉。”

    李子金此刻总算回过了神,满脸的郁闷,不停地用脚跺着旁边的草丛。

    “狗屎?”

    众人又惊又疑,连忙朝他刚才所站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不过,一望之下,众人也是个个脸现古怪。

    不错,那里确实是有几团黑乎乎的东西,貌似看起来真的象是狗屎,一个脚印踩在上面,把那东西踩得一塌糊涂,空气中似乎也弥漫了一股奇异的恶臭。

    “嘻嘻,子金,你踩狗屎运啦!”

    萧萧月俏脸满是嘻笑,打趣道:“看来,你要发财啦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月月,你就别取笑我了,踩了这狗屎,那会发财,只有倒霉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看子金同学确实是要发财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走了过来,折了一根旁边的树枝,蹲下了身,竟然去拨那团被踩的狗屎。

    “啊呀,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萧潇月被张横这举动弄得捂住了鼻子,满脸厌恶地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她还真没想到,这个风水师这么恶心,还会去弄狗屎。

    旁边的几人也是脸现诧异,不明白张横怎么对一堆狗屎产生了兴趣?

    “张少,难道这堆狗屎有什么特别?”

    还是任思豪似是想到了什么,满脸惊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不是狗屎,这毒龙沟里也不会有狗屎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凝重,完全无视众人的怪异目光,仍然蹲下了身,细细地观察着那堆狗屎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这应该是地行龙的屎。”

    “啊,地行龙的屎?”

    这回是轮到所有人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,这绝对就是地行龙的屎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目光变得炽烈起来:“地行龙是一种巨型的蜥易,不过,它有元古龙的血脉,所以,是一种非常稀罕和难得的凶兽。”

    张横娓娓而言,心中其实也是非常的震动。

    在天巫传承里,百品灵媒中就有地行龙的记载,它是排名前十的存在,可以说是百品灵媒中非常强悍的毒物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在这巫王寨的后山,竟然就会有地行龙。

    虽然,现在只是看到了一堆屎,但张横却已确定了这种只属于传说中的物种的存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地行龙做为百品灵媒排在第十之物,它的全身都是宝,别的不说,就拿它的屎来讲,也是极其珍贵的灵药。

    在西游记中,曾记载唐僧重病,孙悟空用白龙马的屎尿当药引,从而治好了他的病。

    地行龙做为拥有元古龙种血脉的奇异之物,它的屎尿也具有同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这堆屎粪中,蕴含了浓重的灵气,而且,屎粪堆中,隐约有点点的金点闪烁,这正是元古龙种血脉所蕴含的特殊能量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少,你说这是地行龙的屎,很值钱?”

    李子金还有些不信,跺了跺鞋上的脏物,不无讥讽地道:“那这东西就送给你了,我可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不要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一凝。

    “当然啦,你喜欢就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子金有些恶作剧地大笑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李同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客气,立刻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牛皮纸,然后仔细地把地上的这堆屎给收拾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望着张横那小心翼翼的动作,一个个神情变得更加的怪异。旁边的萧潇月更是俏脸上满是鄙夷。感觉上,这人很是有哗众取宠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信,这所谓的地行龙的屎,会是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甚至她还真没听过什么地行龙,也许只有在那些网络小说中,才会有这种动物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有任思豪的神情很是异样,望着张横的眼神多了一抹莫名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来说,也许真把地行龙当成是小说中编造的动物。但是,任教授浸淫药物多年,曾翻阅过无数的古藉,他确实是在一本古书中看到过有关地行龙的记载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无法从一堆屎上,辩认出这东西是不是真的是地行龙所拉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年青人,却如此的肯定。那么,他又凭什么判断出来呢?

    难道这个年青人,有着不同寻常的本领?

    任思豪对张横突然感到了好奇。

    收拾了地行龙的屎,张横心中偷着乐,也不管众人异样的目光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又行进了大约半个小时,前面出现了一片茂密的阔叶林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突然,前面的藤蔓一阵狂颤,在一大从阔叶藤植被里,猛地窜出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踏着藤条枝叶,飞也似的向这边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显然是有什么东西被大家的脚步声惊动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蜘蛛,体形竟然有小孩子脸那么大,全身长满了毛茸茸的黑色绒毛,八只长腿如同是八根尖刺,形象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它在藤条枝叶上飞腾,如此大的身形,却仿如没有重量一般,速度无比的迅速。

    “黑寡妇,这是黑寡妇,大家小心,这东西剧毒,咬一口能毒死一头牛。”

    朱礼宾脸色微变,手中的苗刀哗啦啦舞成了一片,斩断了前面的藤蔓树枝,以阻止这玩意的靠近。

    “哇,这么大的黑寡妇,我的天!”

    萧潇月却是显得无比的兴奋,不由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神经也是够大条的,面对如此恐怖的蜘蛛,竟然丝毫没有畏惧。

    “快拍照,把这东西拍下来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激动的大叫,手忙脚乱地按动了挂在胸口的照相机快门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研究药物的科学院院士,他虽然也见识过不少毒虫毒物,但象现在这么大的黑寡妇蜘蛛,还真是头一回见到,所以,显得无比的振奋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只黑寡妇蜘蛛陡地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怪啸,身形猛然一跳,竟然从藤蔓上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,它背上原本隐约的一圈图案,被透入深壑的阳光照耀,变得无比的清晰起来,现出了一张类似人类女子的面孔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张面孔似乎是活的一样,竟然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狞笑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萧潇月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,她还真没想到,这只大蜘蛛背上的图案是如此的可怕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黑寡妇已陡地化为了一道黑色的闪电,向她直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朱礼宾大喝,手中苗刀刷地直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黑寡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他的苗刀还是差了一线,只是斩断了它的一只节肢。

    黑寡妇嗤啦一声尖啸,速度不减反增,仍是直扑萧潇月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徐秀真手中的微冲怒吼起来,一梭子弹疯狂地扫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顿时,枝叶狂飞,木屑乱溅,子弹把四周的藤蔓扫成了一片破烂。

    可是,如此密集的子弹,并没有扫中黑寡妇,这东西身形在空中一折一扭,已没入了一大片阔叶从中。当它的身形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是在萧潇月的身前不足米许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萧潇月此刻已完全惊呆了,整个人僵在了当场,失去了反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眼看她就要被黑寡妇咬中,就在这个时候,嗖的一声异响响起,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,正狂扑过来的黑寡妇,咔嚓一声,全身爆起了一团汁液,身体已被当头剖成了两半,摔落地来。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张横,在千钧一发之际,他用伏以神尺尖端的刀刃,把扑过来的黑寡妇斩为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萧潇月总算回过了神,满脸的惊骇,好不容易缓过了气,望向张横的眼神却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她做梦也没想到,这个被她鄙视的江湖骗子,竟然在她最危急的时候,出手救了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的出手,也完全把她给震动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连微冲都无法击中的黑寡妇,竟然就被他用这怪异的尺子给斩杀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萧潇月的俏脸一阵暗红,为自己对张横的误会感到了羞愧。

    这个被自己认为是江湖骗子的年青人,他才是真正的高人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萧潇月讷讷地向张横道:“谢谢你,张少。”

    李子金,任思豪等人也是满怀感激地向张横道谢,每个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张横无所谓地摆了摆手,他也不客气,把黑寡妇也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东西排不入百品灵媒,但也算是剧毒之物,他可不会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好身手!”

    朱礼宾的目光微微一凝,望向张横的眼神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想到,张横的出手竟然比他还厉害。

    “俄滴娘,这里的毒虫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望望张横正在收拾的那只黑寡妇,李子金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近视眼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任教授,我看这里真的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王通脸色难看,不由把目光望向了任思豪。

    王通对这次来毒龙沟冒险本就不怎么愿意,他学的是建筑设计,对这里的毒虫毒物可没有兴趣。只是碍于同学和老师的面子,只好一同前来。

    此刻,刚入这深壑,就遭到了这样可怕的毒虫攻击,他的心中确实是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“嗯,这里的毒虫确实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任教授扶了一下眼镜,脸上却是现出了一抹绝决:“不过,这也是难得的机会,别的地方,肯定看不到这么奇特的物种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显然也是个科学疯子,为了他的药理研究,还真没把危险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,大家一定要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补充了一句:“衣袖裤管都扎得紧一点,尽可能不要把皮肤暴露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进毒龙沟之前,众人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,不但身上都带着防身的刀具,而且,也都抹了防毒虫的药物。

    只是,这里的毒虫的强悍,还是出乎了大家的想象,就以这只黑寡妇为例,竟然被惊动后,就主动攻击,实在是凶悍之极。

    没能说服任思豪,王通很是无奈,只好随着众人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只是,有了刚才的经历,众人也更加的警惕起来,每个人都拔出了防身的刀具,一边拨弄藤蔓,一边缓缓向前。

    萧潇月和李子金也没有了先前的兴奋劲,神情很是凝重。徐秀真和他的几名手下,与朱礼宾一起,也更加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然而,让众人意想不到的事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一路前进,不时有毒虫从藤蔓或树丛草堆里窜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:这些毒虫好象只对萧潇月特别感兴趣,每一只窜出来的毒虫,首先瞄上的目标就是她,对其他人似乎兴趣缺缺。

    一连好几次,除了最初的那只黑寡妇外,之后的一条铁线蜈蚣,斑纹血蝎,攻击的目标都是萧潇月。

    仅仅不到半个小时,她就遭遇了三次凶险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