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6章 龙涎香
    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,深壑里的光线更加的昏暗,四周的景物都变得朦胧起来,山勾里似乎腾起了雾气,让视野更加的模糊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挨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挑了起来,目光望向了身边的萧潇月。

    树下的山猫越围越多,好象仍有不断的山猫从远处赶来,以这样的情况,只怕一旦天完全暗下来,就是这些畜生发动攻击的时候。

    到时,躲在树上的人,绝无幸免。

    “小月月,我背你走。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道,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?”

    萧潇月一时却不明白张横的意图,被他这话给说糊涂了:“往那儿走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离开这儿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与她细细解释,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道: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!”

    萧潇月心中充满了狐疑,但张横几次在毒虫口中救她,却让她无来由的对张横充满了信任。所以,她咬了咬牙,最后还是乖巧地伏在了张横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小心了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一声,身形猛然跃起,朝着旁边的一棵大树纵去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二品后期的力量,背个人在树上跳跃,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这一举动,却是把四周徐秀真以及王通等人吓着了,几人大惊失色:“张少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但是,他们的疑问还没解开,一幕让所有人无比骇然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随着张横的跳跃,正围困在树下的那些山猫群,陡地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嘶吼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的山猫都猛地动作了起来,竟然朝着张横他们的方向,奔了过去。原本围在王通徐秀真等人树下的山猫,竟然全部都离开了,追着张横他们的身形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一情形把所有人惊呆了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,这些畜生可能是被小月月身上什么东西给吸引了,我现在带小月月引开它们。”

    远远的,传来了张横的叫喊声:“你们趁机离开,我会带小月月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遥遥,已是离得很远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王通和徐秀真等人面面相觑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连忙叫喊道。

    但是,声音袅袅,似乎已听不到张横那边的回音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正背着萧潇月在树木藤蔓间飞跃。

    幸好,毒龙沟的植被无比的茂密,以张横的身手,在上面飞跃,并没有多少阻碍。

    只是,让他心中震动的是:随着他的离开,所有的山猫如同是嗅着荤腥的野猫一样,紧追不舍,回头望去,竟然数量不下上百头,黑压压的一片,看起来实在是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“看来,果真是小月月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些畜生。”

    看到后面这副情形,张横已完全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背潇萧月走,就是想验证自己的想法,现在,果然吸引了所有的山猫前来追踪,这就证明了他的想法没错。

    用力一跃,终于窜到了深壑的一块巨石上,张横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月月,你仔细想一想,你身上到底带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样跑,总不是办法,张横趁下面的山猫还无法威胁到自己,停下了身形,问起了萧潇月:“或者是说,你身上带了什么东西是我们没有的?”

    “我到底带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潇月此刻也已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貌似她也看到了,下面的山猫确实就是在追着他们走。

    所以,她也竭力地思索着,一边下意识地在身上搜寻起来。

    陡地,萧潇月娇躯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煞白一片:“啊,张少,我知道,是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从腰间摘下了一个香囊:“这是我们先前进毒龙沟的时候,路上遇到九黎族的一个小姑娘,她在兜售这香囊,我感觉好玩,就顺手买了一个挂在身上,当时,你们都没有人买,只有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萧潇月急急地说着,张横刚才那句话提醒了她。

    “是这东西吗?”

    张横接了过来,拿到鼻间嗅了嗅,脸色顿时也变了。

    香囊上带着一股幽幽的清香,有萧潇月身上的体香,更有一种特殊的异香。

    “龙涎香,这是龙涎香,怪不得毒虫和猛兽都会追着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眼眸陡地暴缩:“看来,肯定是那家伙动的手脚。”

    龙涎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香料,制作的工艺更是无比的复杂,在玄门秘闻中,有过记载,据说要用上百种珍稀的香料炼制而成。对于虫蚁兽类,具有特殊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一旦虫蚁或兽类,嗅到龙涎香的气味,就如同是人类吸了毒的瘾君子,会不惜一切地追寻着这种气息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那些毒虫毒物会攻击小月月,也怪不得那些山猫象附骨之蛆一样追着不放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凛然无比:“原来小月月身上带着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明白了发生在萧潇月身上怪异事件的原因,也立刻确定了一件事,这极有可能是宋长风那家伙在暗中使阴招。而且,想暗算的并不是萧潇月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不是吗?龙涎香并不是普通之物,只有玄门中人才会使用。

    萧潇月一个普通的大学生,在这里无仇无怨,自然不会有人会愿意化如此大的代价,用龙涎香来害她。

    只有自己与宋长风有仇怨,这家伙在发现自己来到这里后,绝对想报复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宋长风的手段是如此的卑鄙,为了报复自己,竟然不惜使用龙涎香,他这是想让与自己在一起的所有人陪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脸色变得凛然无比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手一翻,身上魑魅化为的衣服,已把手中的香囊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正在下面追蹑的山猫群陡然发出了一阵震天的嘶吼,在这一刻,它们竟然失去了那股异香的来源。

    “嗯,山猫群虽然是追蹑龙涎香而来,但是,它们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陡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:“那么,是不是说,还有人在背后操纵呢?”

    张横在与朱礼宾的闲谈中,现在也已知道了一件事,九黎族的族人中,有擅长驱使猛兽和毒虫的人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山猫群成群的出现,这绝对也是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无比,他那里还会犹豫,手一招,一面巫祖幡已悬浮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天巫叱令,祖巫借法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,手指轰然一指。

    刹那,巫祖幡光芒大作,一个朦胧的虚影浮突在了幡面上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