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7章 通灵兽体
    嗡!

    巫祖幡暗芒急闪,一个怪异的人影浮突在了幡面上。

    只见,那是一个鸟身人面,乘两龙的怪人。正是句芒,在十二巫祖中,被称为东方木之祖巫。

    句芒全身散发出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刹那溶入了四周的藤蔓植被中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意识里,出现了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。他只觉,自己的意识仿佛已与四周的植物溶为了一体,可以借助这些植被的感知,观察到这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木之祖巫,可以溶入植物的灵感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感慨,却那里会有丝毫迟疑,思感沿着这种奇异的感觉,向远处延伸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好啊!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搞鬼。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神情一凛,心中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此刻,在奇异的思感下,他终于发现了异常。在离此百多米外的一片树林中,一个身穿九黎族族人服饰的男子,正骑坐在一头山猫的背上。

    这头山猫比普通的山猫大了一倍,额头上隐隐的还有一个王字的图案,正是一头山猫王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这头山猫王,却象是家养的小猫一样,无比的乖顺,竟然让那男子骑坐在背上,带着他向前缓缓地行来。

    再看那男子,一张消瘦的脸,眼眸碧蓝,如同是野兽的眼瞳一样,闪烁着妖异的光芒。在他的嘴里,似是含着什么东西,正竭力鼓吹着,一缕若有若无的尖锐啸声,回荡在树林里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家伙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低咕了一句,身形却是再次腾跃而起,向着感应的方向潜了过去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越是靠近那人,四周山猫的嚎叫更烈,甚至连他坐骑的山猫王,也陡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全身毛发倒竖,露出了攻击的姿式,显然,山猫凭着灵敏的嗅觉,已感应到了张横的接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通灵兽体。”

    当双方不到十米的时候,张横的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已洞察到了对方的异样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猛地一眯,心中很是讶异。

    坐在山猫王上的男子,浑身散发着一团血褐色的光芒,而在他头顶三花聚顶中,代表本命气运的光团里,竟然浮沉着一头野兽的虚影。

    这正是通灵之体的特征,而头顶的野兽虚影,更是印证了他是位与兽类可以通灵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位兽类的通灵者,这也就解释了,此人竟然可以驱使野兽。

    “哼,敢阴本少,那就别怪本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,手指已是陡地一弹。

    刹那,背包里的羊脂白玉盒里,一道细如发丝的晶线猛然弹射了出去,没入了黑暗的树林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些畜生会变得如此的狂燥?”

    坐在山猫王背上的男子,正是白天宋长风所派出的两人之一,他的名字叫哈巴尔,此刻感受到四周群兽的燥动,心中也是很惊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具有与兽类通灵的本领,可以从这些山猫的叫喊中听懂它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明明刚才一直在追踪目标,突然间就失去了方向,好象目标一下子消失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怎么可能?难道对方已发现了龙涎香的阴谋了吗?

    哈巴尔沉吟起来,正想再上前看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咆哮陡地从跨下传来,原本如家猫般温顺的山猫王,猛地象是发疯了一样,怒吼狂嘶。

    “畜生!你想造反……”

    哈巴尔大惊,连忙喝叱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,一幕让他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山猫王猛地掉过了头来,张开血盆大口,向着哈巴尔狂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哈巴尔做梦也不会想到,山猫王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反水,措不及防之下,整个人顿时被甩了下来,摔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还没等哈巴尔反应过来,山猫王发疯似地扑了上去,咔嚓一声,已是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喉管。

    顿时,可怜的哈巴尔的脑袋,以一种诡异的角度,被折成了两截,鲜血喷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是到死都不明白,以他通灵兽体的御兽能力,竟然会被御使的兽王咬死。

    只是,他那里知道,现在的这头山猫王,已是真正的发狂了,在它的脑袋上,灵犀已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山猫王纵然凶猛,却那里经受得住灵犀的钻脑之痛,顿时让它陷入了癫狂的状态,这才会不分敌我,把哈巴尔给一口咬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敢阴本少,这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心中也是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如此惨烈的情形,他确实也是在现实中第一次看到。不过,想到这家伙的阴毒,张横却也没有丝毫怜悯之心。

    对敌人的怜悯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张横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。

    偏头望了望背在身后的萧潇月,见她昏昏沉沉的,似是处于昏睡中。张横心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萧潇月的昏睡,自然是张横造成的,为了避免让她看到一些不该看的血腥场面,张横对她使用了昏睡符,让她暂时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哈巴尔一死,山猫王疯狂,四周的山猫群顿时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原本围绕在山沟中的山猫群,四散奔逃,转眼间便消失在了黑暗里。

    “嗯,这家伙身上看来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从树上跳了下来,向被咬掉了脑袋的哈巴尔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通灵兽者,可以驾御野兽,除了本身的特殊外,张横看到他嘴里刚才含着什么东西在吹,所以,他要看看他身上到底带了什么奇异之物。

    果然,一翻搜索,张横在这人的身上发现了一卷羊皮卷,还有一个骨哨。

    羊皮卷上写的都是些古怪的字体,如篆似符,张横一个字也没看懂。

    但是,羊皮卷上画了许多兽类的图案,似乎这本羊皮卷与野兽有关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把它收入了背包里。

    骨哨只有拇指长短,漆黑的颜色,触手冰寒,如同是某种玉质。细细看去,它雕成了一只龙头的模样,龙嘴正是可以吹哨的哨口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敢轻易偿试吹,就把它也放到了背包里。

    正想起身离开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四周响起了一阵如同是下雨般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四周的藤蔓草丛,也陡地诡异地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凛,连忙举目望去。但是,一望之下,他的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:“俄滴神!这是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