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9章 御灵笛
    右边的藤蔓丛中,窜出了一条形如壁虎的东西,但是,它的体型比一般的壁虎要大上一倍,而且,全身有一道道金色的纹路,看起来很是华丽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去,这东西的四条腿上,竟然都有龙一样的爪子,虽然因为体型实在太小,也就四五十厘米长短,它的那四只爪子显得有些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它的这副模样,张横的心头大震:“毒龙蜥,竟然是百品灵媒中排行二十四的毒龙蜥。”

    能列入百品灵媒的毒虫,无一不是这世上罕见的极毒之物,更何况是能排到二十四名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那只毒龙蜥的迅速爬近,它所经之路,已只剩下了一片焦土。无论是植被还是挡路的岩石或毒虫,全部化为了灰灰。

    它并不象烈焰冰蚕那样,身上有火焰和寒毒,但是,它的体液,能对任何一切东西造成腐蚀,所有被它碰到的物品,全部被腐化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这只毒龙蜥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只烈焰冰蚕已逼近了张横设下的火圈,堆在旁边的那些毒虫的焦尸,根本无法挡住它前进的脚步,在它靠近的刹那,全部燃烧了起来,火圈的尸体堆中立刻出现了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团焰芒爆起,烈焰冰蚕终于进入了火圈。但是,火圈的烈焰,也对它丝毫造不成伤害,却仿然如同是火上加油一样,让它身上的焰芒变得更加的炽烈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玩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他那敢让这东西扑来,手中伏以神尺一抖,尖端猛地闪过一道刀芒,向着烈焰冰蚕直斩而落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冰芒暴闪,一团寒气迎面扑来,烈焰冰蚕竟然吐出了一口寒气。

    刹那,空气都仿佛是被冻结了,斩落的伏以神尺刀片上,陡地结了一层冰晶,张横的动作在这一刻出现了瞬息的凝滞。

    下一刻,烈焰冰蚕以一种诡异的姿式,已闪过了伏以神尺的怒斩,化为一道白光,飞扑张横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背后陡地传来了一阵惊呼,却是昏睡中的萧潇月猛地惊醒了。

    烈焰冰蚕浑身散发的那股彻骨的冰寒,让她的昏睡符刹那失效,她终于清醒过来,也看到了眼前恐怖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张横现在那有时间理会背上的萧潇月,厉喝一声,全身的衣服如同是流质般陡地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声怪异的尖啸,飞扑而来的烈焰冰蚕已被那团流质给包裹在了其中,曲扭摆舞着,却那里还能挣脱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张横利用身上的魑魅铠甲,把烈焰冰蚕给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战斗还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右边的藤蔓丛中那只毒龙晰也已迅速逼近,一对血红色的小眼睛里,闪烁着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毒龙蜥陡地张开了小嘴,几粒黑色的珠状雾象是子弹一样射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眼前金光一闪,毒龙晰在同一时间,已化为一道流光,向张横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拼了!”

    张横怒吼,手中的伏以神尺轰然光芒大作,嘴里也猛地吼出了一声震天的蛙鸣。

    被包围在毒虫圈里,张横已无遐做出其他任何的反击,面对两头超级毒物的扑击,他只有拼命的一途,使出了天巫传承中的五圣戏,而且是蝎子戏与蟾蜍戏并用,这是准备肉搏的打算。

    呱!

    口中吐出的蟾蜍音,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,冲向了射过来的那几粒黑色珠状物,手中的伏以神尺却已化为一条虚幻的蝎尾,猛然扎向了毒龙蜥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手腕剧震,伏以神尺砸中了飞扑而来的毒龙蜥。这看起来小小的一只东西,力量却是大的惊人,几乎让伏以神尺难以握住。

    幸好,伏以神尺不愧是宝物,一击之下,已是把它当头击落,一蓬黑汁爆开,地面上刹那被腐蚀出了足足有米许方圆的范围,嗤嗤嗤的异响乍起,把岩石都腐出了一片焦黑。

    张横蹬蹬蹬倒退数步,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,只觉胸口一阵气闷,喉头有股血腥味直冲上来。

    “操,这玩意力量这么恐怖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暗自震惊,不过,他此刻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,连忙转身,望向了身后的萧潇月。

    刚才在搏击毒龙蜥的时候,他把萧潇月甩了开去,以免她被波及。但四周都是毒虫,张横实在是不放心她。

    幸好,转头一望,萧潇月仍在自己布成的火圈内,那些被阻挡在火圈外的毒虫,一时还无法伤及她。

    “小月月,你没事吧?”张横伸出手来,想把她再拉起来背到背上。

    但是,手刚触及她,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:“啊,你,你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错,张横突然发觉,萧潇月有些不对劲,在火光的掩映下,她的脸正在急剧地变黑,原本清秀俏丽的姿容,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萧潇月似乎挣扎着想说什么,但她的舌头已僵硬了,竟然说不出一个字来,只剩下了呜呜呜的怪叫。

    仅是这会儿功夫,她的脸色已变得更加的漆黑,如同是青面鬼一样,完全没有了人色。

    “不好,小月月你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,心头更是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敢迟疑,一把抱住了萧潇月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在她身上仔细地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毒龙晰,是它的毒珠。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颤,脸色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刚才毒龙蜥在扑来的同时,射出了几粒毒珠,虽然被张横的蟾蜍音吹落,但还是有一枚射到了萧潇月身上。此时此刻,萧潇月的右胸胸口,正有一点漆黑的小洞,汩汩的黑血从那里流出来。她之所以会出现中毒的现象,正是中了这一枚毒珠。

    “小子,想不到你这么强悍!”

    远处的岩石上,阿布鲁看到了这一场战斗的全部过程,眼见张横竟然一人恶斗两只超级毒虫,还是让他逃过一劫,阿布鲁的脸都微微扭曲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想到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战力如此的变态。

    “不过,小子,今天你死定了,我一定要让你为哈巴尔陪葬。”

    阿布鲁的眼眸里满是怨毒,他再次把那根奇异的笛子横到了嘴边,就欲吹奏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这只横笛,是一件得自元古的法器,名为御灵笛。凭着他通灵虫体的奇异体质,可以用这御灵笛招唤来附近一些罕见的极毒之物,刚才的烈焰冰蚕以及毒龙蜥就是被他引来的。

    此刻,他准备再招唤一些可怕的毒物,攻击张横,今天,张横不死,他是绝不会罢休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