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1章 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巴图大长老面前的酒席被他猛地一把推翻,席上的酒菜顿时摔了一地,一声愤怒之极的咆哮,也陡然响起:“畜生,杀了我儿哈巴尔和阿布鲁,老夫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钟,今天的巴图大长老正在宴请贵客,所以,他的心情本来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刚才,一名奴仆惊恐失措地前来汇报,说是大少爷哈巴尔和二少爷阿布鲁的魂灯灭了。这顿时让巴图大长老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九黎族的族人,有一项秘法,尤其是长老的亲人,都会在家里留下一盏魂灯。

    如果那人出了事,那么,留在家里的那盏魂灯,就会熄灭。

    魂灯有仆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候,一旦有任何的变化,都会立刻报告上来。

    巴图大长老做梦也没有想到,他的两个儿子,竟然会一起魂灯熄灭,这也就是说,他最信任最有出息的两个儿子,竟然在外出事了。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巴图大长老猛地反应了过来,也明白了是谁害死了他的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宋长风想要对付进入毒龙沟的张横,当时,巴哈尔和阿布鲁两兄弟刚好在场。

    两人当场就自告奋勇,说是此事就交由他们去办,保证人不知鬼不觉,就让那个外来的风水师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当时的巴图大长老也不在意,他自然知道自己两个儿子的手段,貌似在毒龙沟那个地方,还真没有多少人是他两个儿子的对手。所以,他就放心地让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却是等到了他们出事的消息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怒交加?

    刹那,整个木楼里的气氛,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,旁边伺候的奴仆们,个个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他们最清楚自己这位主人的脾气,貌似他不顺心的时候,谁要是出差错,那就绝对是自寻死路,这几年,已有好几十个奴仆,因为惹他生气而被他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奴仆噤若寒蝉,那里还敢有人透大气,生怕此刻惹上了巴图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节哀,血债必然要用血来还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边坐着的一个中年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,向巴图劝道。

    这中年男子正是今天巴图招待的贵客,来自上京,是上京某个世家的一位主事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年来,巴图大长老一直与他们合作非常密切,这次九黎族这边发现新的玉矿,对方更是派来了一位重量级人物,想借此事在此处获得更多的利益。

    说实话,大长老巴图就是当年反对新巫王上位之人,虽然最后因为新巫王有陈家的支持,他想自己成为巫王的念头落空,但是,这些年来,他一直不甘心屈居一个长老之位,仍是有所图谋。

    这次新玉矿的事,又给了他一次机会。所以,这段时间来,他们一直在暗中图谋。

    只是,巴图大长老做梦也想不到,在这紧要关头,自己的两个儿子竟然出了事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此人的劝说,他却那里能忍住心中的悲切,向着那中年男子微微躬了躬身:“还请楚先生助我,不报此仇,我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大长老的事,就是我们楚家之事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楚先生的男子,微微颌首,神情变得凛然起来:“我们楚家一定全力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巴图长老,我们宋家也必然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身边坐着宋长风,此刻他终于也插上了话:“阿布鲁兄弟和巴哈尔兄弟,是为我而出事,在下对不起他们。但是,大长老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在下就算是过刀山,趟火海,也是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两位这话,阿布鲁和巴哈尔死得其所。”

    巴图长老满脸悲切:“在下在这里先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巴图的目光变得怨毒无比,目光望向了木楼外,神情变得狰狞之极:“畜生,敢杀我儿,老夫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阿涕,阿涕!”

    正在为萧潇月疗毒的张横,猛地打了两个哈涕,心头更是一凛。

    “怎么,哥们又被人恨上了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,脸上现出了苦笑:“看来,这次新疆之行,果然是凶吉难测。”

    刚到这里的第一天,无非就是到毒龙沟来游玩一下,就闹出了这样的事端,几乎丧命在此。张横对这次在新疆的旅程,已是提高了百分百的警惕。

    总算把萧潇月身上的毒素控制住了,细细地探察了一翻,感觉上已是没有大碍,张横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望望似乎还在昏迷的萧潇月,张横心中叹息,他自然也知道,这小姑娘其实早已醒来,只是因为害羞,所以才装做仍在昏迷。

    他也不说破,望望天色,收拾了一下四周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只烈焰冰蚕,也已被魑魅给杀死,现在成了张横的战利品,他又在四周的毒虫尸体堆里,挑选了几样比较珍贵的毒物,全部放入了羊脂白玉盒中。

    做好了这些,张横重新把萧潇月背了起来,向来时的路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已是黑夜,整个毒龙沟一片漆黑,藤蔓草丛中无数的毒虫躲藏其中。不过,对于张横来说,经历了刚才那恐怖的一战,这里的毒虫他还真没多少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经过阿布鲁尸体的时候,张横也不客气,又在他身上搜索了一翻,竟然也在他身上找到了一卷羊皮卷,另外还有一枝式样古怪的笛子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把它们收为了己有。

    这次毒龙沟之行,虽然是凶险无比,但收获却也是不少。不说从那两个家伙身上搜来的东西,光是烈焰冰蚕和毒龙蜥这两只超级毒物,就让张横欣喜不以。

    有这两只毒物,自己今后又可以炼制不少高阶的巫符巫篆,对自己的修行是大有益处。

    刚走出数里,这个时候,前面远远地传来了火光,隐约的还听到有人在叫喊。

    “是朱礼宾和徐秀真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心中也是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毒龙沟内遍布毒虫毒物,即使是九黎族内伺养毒物的族人,也绝不敢在夜晚进入。

    但是,朱礼宾和徐秀真他们,为了寻找自己,不惜黑夜入内,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感动。

    果然,当张横迎着火光的方向走出不远,便遇到了朱礼宾和徐秀真带领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秀真一见张横,顿时喜出望外,猛地一把扑了过来,与张横来了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这个出身军旅的粗汉,脸上难以抑制的惊喜,甚至连眼眸里都有温热的东西在洋溢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没有想到,竟然还能看到活着的张横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之所以冒着危险,黑夜时入毒龙沟前来寻找,也只是求一个心安。

    毕竟,当时是张横带着萧潇月引开了山猫群,这才让他们安然出了毒龙沟。没有张横当时的举动,只怕今天他们所有人都走不出毒龙沟。

    走出深壑的时候,外面谷口,王通以及李子金和任思豪等人正急得团团转,甚至扎哈长老,也亲自等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和萧潇月竟然活着出来,几人也是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不过,扎哈长老带来的一个消息,却是让所有人的兴奋劲,如同是刹那被浇了一盆冷水,大家的脸色陡地都变得难看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