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4章 解不开的谜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枪声持续了近十几分钟,一众人手中的枪都换了两个弹匣,但是,雾气中的那些人影,似乎还在活动。

    这让风伯大感意外,已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停,马上派几个人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风伯厉喝,下令道。

    黑暗中有几个人小心翼翼地窜了出去,向那边靠近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传来了一阵惊呼:“不好,风伯,雨师,我们中计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被围住的那片地方,除了那四辆残破不堪的跃野车外,还有就是在地上正摇摇摆摆走动的几个木头小人,那里还有张横他们的身影?

    “果然中计了,这是中原那边的傀儡术。”

    风伯和雨师两人,走到了近前,看到这一幕情形,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被人迷惑,白白地被牵制在这里,却让真正的敌人给逃走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他们确实已离开了包围圈,用傀儡像牵制住了追踪自己的那些人,张横带着大家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十数里,便遇到了前来接应的陈孝达的队伍,这下,众人总算是安全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次全亏你了,否则,大家说不定全得交待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徐秀真和王通以及朱礼宾等人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伏在张横背上的萧潇月,更是心中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张横的表现,确实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不仅是他的勇敢和机智,更有他超乎寻常的手段,这让所有人感觉他越加的显得神秘了。

    “小张,对不起,这次都是我失策。”

    来到陈孝达的别墅,他也没有睡,依旧在大厅里等着众人。

    一见到张横,陈孝达满脸的歉意:“我也没想到,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陈叔,这不关你的事,是宋家三公子太阴险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摆摆手,神情中闪过一抹凛冽:“不过,我绝不会就这样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陈孝达叹了口气,脸色变得更加的凝重。

    巫王寨发生的事,虽然他事先并没有预料到,但是,这却让他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。

    他自然也是清楚,九黎族内部矛盾重重,尤其是大长老巴图颇有野心,再加上这几年他的背后得到上京某个家族的暗中支持,行事也越来越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这次新玉矿的开采,也正是巴图一意推荐北方宋家的人参与,这才闹出了祭天时出现凶兆,天机被屏蔽的事端来。

    正是为了抑制大长老和北方宋家的气焰,陈孝达这才会从明珠请来张横,准备用风水师对风水师的方法,来打压他们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刚到这里,就出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,更是把巴图与己方的矛盾直接尖锐化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也是他不愿看到的,但却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一切的矛盾早就存在,只是张横的事情却是一根导火线,把原本遮掩的那块遮羞布直接揭了开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好事,终于让他看清了现在的形势,也好提前做好安排。

    众人被安排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,张横却完全没有睡意,这次在毒龙沟得到了许多东西,当时来不及处理,正好趁现在这个时候好好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从巴哈尔以及阿布鲁身上搜来的几件东西都摆到了面前,张横细细地察看起来。

    两本羊皮卷上的内容根本看不懂,上面如符如篆的字显然是九黎族的土着语言,张横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含意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好把这两卷羊皮卷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起那只骨制的哨子,张横拿在手中细细地把玩着。

    这东西触手冰凉,恍如玉质,整体却雕成了一个龙头的模样,看起来很是古朴。

    一缕巫力真元透入其中,整个骨哨顿时腾起了一层淡淡的暗芒,表面上也闪烁起了无数若有若无的纹路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应该是件法器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:“看当时那家伙使用这东西,好象能御使那些山猫,这极有可能就是一件可驾御兽类的奇异法器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意念已缓缓地探入骨哨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骨哨陡地一震,光芒暴逸,一阵呜呜呜的怪异响声,也猛然响彻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心中大震,他已是预感到了似乎要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骨哨的呜声,无数影像也如同是潮水般浮突了出来,印入了张横的意识里。

    “御龙哨,号令百兽!”

    喃喃地念道着意识中出现的信息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果然是一件传自元古的法器。”

    不过,看到信息的最后,张横的脸色却是陡地一僵,因为,信息中只介绍了这只御龙哨的作用,并没有使用之法。

    这与他的想象有些出入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的法器,都有蕴含其摧动的秘法。象眼前这只御龙哨,只有介绍其作用,并无使用秘术,这完全与一般的常识不同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,再次把那两卷羊皮卷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秘密应该在这两卷羊皮卷中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他想到了一个可能,那就是使用这东西的秘法,有可能记载在羊皮卷中。

    只是,他根本看不懂这上面的文字,现在也只有望卷兴叹的份。

    收了御龙哨,再次拿出那根奇怪的笛子。

    情形也同先前一样,当他的巫力真元侵入,意识灌注其中的时候,笛子也出现了异相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笛子里出现的信息,也仅仅只是介绍了它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只笛子名为御灵笛,可以驾御毒虫毒物,但要配合使用它的秘法方可。

    然而,笛中并无使用之法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制造这两件法器的前辈高人,是出于什么目的,竟然把法器与使用的秘法分开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心中猜测着:“现在,只能有机会请人破译这两卷羊皮卷,或许能解开其中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是让他更加的郁闷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