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5章 神文
    撒满万人祈福仪式将在两天后举行,接下来的日子,张横并没有再出去,而是一直呆在了陈孝达的别墅里,把那天从毒龙沟中获得的烈焰冰蚕以及毒龙蜥好好地处理了一翻,收集了所有的材料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闲着,化了一天的时间,把羊皮卷上的那些古怪文字,分别画在了纸上,取了其中的几个,让陈孝达请认识九黎族土着文字的人辩认。

    然而,得到的结果却是让张横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陈孝达请来的人,对于这些古怪的文字,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认出其中的含意。甚至看不出它们到底属于什么体系的文字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更加的疑惑,一时还真猜不透这两卷羊皮卷的奥秘了。

    又到了给萧潇月检查的时间,张横背起了背包,走向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现在,萧潇月有陈孝达专门派遣的两名女生照顾,情况也比以前好多了,体内的余毒已基本解除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身体还有些虚弱,张横每天照例来给她复查一遍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很温暖,萧潇月懒洋洋地坐在躺椅上,在阳台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一抹金色的余辉透过窗户,洒落在她身上,让她清秀而俏丽的脸庞,似乎镀上了一层金光,整个人也变得迷幻般的神圣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颤,一种莫名的情绪也猛然充塞了心头,脑海中也现出了当日为她疗伤的情形。

    顿时,那旖旎的一幕,在张横意识中呈现,让他的喉头一阵干涩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哥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潇月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转过了头来,看到正痴痴望着自己的张横,不由俏脸上露出了娇羞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呃,小月月。”

    张横总算回过神来,不禁老脸一红,心中暗骂自己精虫上脑了,竟然在这个时候浮想翩翩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刚才出现的那种**,张横的心陡地一震,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自从当日在老何山上,被冯慧敏的三煞阴火几乎弄得欲火焚身。虽然最后因为火丹而逃过了那一劫,但是,自那以后,张横感觉自己的内心,似乎对**的渴求越来越强烈了,许多时候都会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冲动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萧潇月,竟然又产生了这样的**,张横的心猛然醒觉:自己看来确实是被三煞阴火给影响了心智,以后在这方面得千万注意,否则,真要闹出点事来,那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张横走了过去:“小月月,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嗯,张横哥哥,我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萧潇月娇羞地低下了头:“张横哥哥,谢谢你这几天来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的身边虽然女孩子不少,但是,他与她们的接触,还真是从来没有一个是纯萃的情感交往。甚至可以说,包括与他有肌肤之亲的王馨兰在内,他与那些女孩子,还从来没有正正式式地谈情说爱过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方面,他确实是很木讷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寂,萧潇月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是个清纯的少女,也是从来没有谈情说爱过。但是,这次在这偏僻的九黎族,却遇到了张横,还与他发生了旖旎的一幕,这在她如白纸般的情感生活中,已是抹上了重重的一笔。

    只是,她也不知道该如何与眼前的这个男子相处。貌似彼此的相识,也就两天的时间,一切的一切,却完全脱离了原本的轨迹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房门被推了开来,王通以及李子金和任思豪教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房中神情异样的两人,都不由很是惊异。

    “是任教授。”

    张横总算回过了神,感觉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是个机灵的人,立刻想到了什么,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纸来:“任教授,我刚想有事向您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小张遇到了什么难事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任思豪奇怪了,连忙接过了纸张。

    然而,一看到那纸张上的东西,任思豪的眉毛也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这是什么好玩的东西?”

    一边的王通和李子金也被任思豪这神情给吸引了注意力,两人好奇地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一看那纸上的内容,也是脸现异色。

    不错,那张纸上所画的,正是张横从那两卷羊皮卷上抄录来的怪异字体,虽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但看起来实在是象天书,几人还真没看到过这样的字体。

    “小张,你拿出来的这些古怪文字,我以前似乎看到过,好象是一处从商朝出土的文物里,有类似的字体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脸现沉吟之色,好半晌这才道:“我似乎还记得,这类文字被称为神文,据说是古时用于祭祀神灵才会使用到的特殊文字。”

    “神文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讶异。

    自己的这两卷羊皮卷是从九黎族大长老的两个儿子身上搜来的,从他们使用的手段来看,这两个家伙明显是得到了使用御龙哨和御灵笛的秘法。而且,极有可能就是从这两卷羊皮卷中所获得。

    那么,这岂不是说,他们应该认识这羊皮卷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可是。为什么任思豪教授,却说这些文字是古代祭神用的神文呢?

    “小张,你等一等,我好象记得,那份资料我就带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想了想,匆匆地走出了房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再次回来,手中已多了一份日记本。

    “小张,你看,这些文字是不是与你画的差不多?”

    任思豪显得有些兴奋,手指指向了摊开的日记本中,那里果然也画着一大串怪异的字体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很象。”

    张横和王通以及李子金等人互望了一眼,脸现讶异。

    甚至一边的萧潇月也凑了上来,细细地端详了半晌,用力地点点头:“张横哥哥,我看这字体与任教授的就是同一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道:“当年,我也是感觉这种字体特别的古怪,所以,把它给描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目光陡地一凝:“小张,你的这些字又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我那天晚上,在毒龙沟的时候,在一道山壁上看到的。当时感觉很好奇,所以就描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睁眼说起了瞎话,他可不敢把这些字体真实的来源说出来,更不想任思豪这位科学院的院士,卷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里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脸上露出了感叹的神色:“只可惜,要再进毒龙沟是不可能了,否则,我也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:“小张,这些字我虽然没有研究,但是,我有一位老同学,就是专门研究这些古文字的,当年我得到这些字,就是他告诉我这是神文,如果你下次有机会去上京,我带你去拜访他,也许他能看得懂其中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亮:“那就多谢任教授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看到了有解开这些字体的希望,还是让张横非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对于能御使百兽和毒虫毒物,张横心中其实也充满了好奇。该是什么样的秘法,才能驾御这些野生的东西呢?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,两天之后,撒满万人祈福仪式终于开始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