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6章 万人祈福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号角声响彻整个山区,黑压压的九黎族族人,在各寨寨主的带领下,集聚于山坡下,一个个虔诚地望着前面的高台。

    高台有十数米,形如一个梯形,上面矗立着一只青铜大鼎,熊熊的火焰在鼎内燃炽,一柱青烟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四位长老分居四方,手中各握一根巫仗,正喃喃地祷告。

    高台上,一位脸上戴着一个黄金面具,手中握着一根黄金手杖的人,傲然而立,接受着下面上万九黎族族人的膜拜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意外的是,这个人穿着一身金色的衣裙,从打扮来看,竟然是个女子。只是因为她戴着黄金面具,看不出她有多大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小张,她就是九黎族的现任巫王彩云飞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和张横王通等一众人,站在高台的左边,这里是观礼贵宾的席位,他们今天受邀做为万人撒满祈福仪式的外宾,在此观看。

    在三人的身后,任思豪以及李子金和萧潇月等人,也一个个翘首而望。能参与这样隆重的九黎族祈福仪式,让几人都感觉非常的新鲜而兴奋。因此,一个个都显得无比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巫王真的是女的?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惊讶,听彩云飞这个名字,显然应该就是个女性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当然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:“九黎族还保留着许多古老的习俗,在族内女子的地位并不比男子差。因此,由女子担任巫王这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指又指向了高台的那只巨鼎:“你看,那个正在火焰上跳舞的女子,正是九黎族的圣女。”

    巨鼎有三四米高,鼎足之下仍有两米左右的空间,因此,鼎下也燃烧着熊熊的烈焰,但在这火焰中,却有一个身穿白色衣裙,面蒙白纱的女子,在火焰中跳舞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熊熊的烈焰在她脚下炼燃,但她就是赤着足,在火焰中起舞,那狂窜乱舞的火焰,不仅没有伤及她,甚至连她身上的衣服,也丝毫没有被烧着。

    张横早就注意到这个女子的存在,并立刻洞察到,这个女子之所以能在火焰中起舞,完全是因为她的身上,佩带了一件可以避火的法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看到这女子的第一眼,张横心中突然有一种难以莫名的感觉,仿佛这个女子,他非常的熟悉,让他有种难以喻意的亲近。

    当时张横很是狐疑,他自认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女子,纵然是她蒙着面纱,看不到她的面貌,但从她的气质和身姿来看,张横也想不出自己何时遇到过类似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,她偏偏就是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,有一种让自己难以莫名的亲近。

    看了好久,也没看出点端倪,张横也就只好把这疑问埋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此刻,听陈孝达说,这女子竟然是九黎族的圣女,这却是再次震惊了张横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最初以为她应该是族中的巫婆一类的人物,那知,现在陈孝达竟然说她是族中的圣女,这实在是有些出乎意外。

    正心中诧异,这个时候,突然心头一凛,一种警兆猛然升起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扫,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阴沉:“这就是那巴图老家伙吧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台上四位长老之一的一位老者,正目光怨毒地望着他,眼眸里满是恨意。

    那老头年纪在六十多岁,身形很是魁梧,虽然张横以前并没有见到过他,但立刻想到了这人肯定就是大长老巴图。

    除了这老家伙,也没有其他人会如此的仇恨自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目光一扫,张横又看到了另一个老熟人,在高台右边的另一处观礼席上的宋长风,他也正恶狠狠地望着这边,神情很是不善。

    “巫神佑我,保佑我们九黎族万代昌盛。”

    突然,高台上的巫王,高举手中的黄金法杖,高声吟唱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,她手中的黄金法杖暴起万道金光,把她笼罩其中。这一刻,她仿然是降世的神灵般,浑身充满了威严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“巫神佑我,保佑我们九黎族万世昌盛。”

    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呼喝声,黑压压的九黎族人虔诚地膜拜着,吟唱着,滚滚的声浪汇成惊天的气势,震得大地都似乎在颤动,声势实在是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呜呜呜的号角,咚咚咚的锣鼓,以及各种法器陡然响彻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撒满万人祈福仪式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:“好恐怖的信仰之力,竟然真的可以搅动天机!”

    不错,随着这上万人的祈祷,场中一团汹汹的气运蒸腾如沸,刹那弥漫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顿时,天空中形成了一团狂暴的气旋,缭绕旋舞,在上空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地剧震,空间振荡,原本笼罩在这一片区域被屏蔽的天机,在这时象是被搅动了一样,出现了松动,并且,这种松动在不断地扩大,仿然要把覆盖在这里的阴云驱散。

    “信仰之力,原来竟然可以达到这样恐怖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暗惊,第一回真正感受到了信仰之力的强大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他却也无遐再感慨,与陈孝达交换了一下眼色,悄悄地退出了贵宾席。

    陈俊和徐秀真两人,带着几名护卫,也跟着张横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自己的职责,他要借万人祈福仪式揭开天机屏蔽的机会,探察这片玉矿的真实情况,以便给陈孝达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一众人迅速离开现场,蹬上了喀喇昆仑山的一座支脉,这里已是玉矿所在山坡的顶峰,张横就是要在这里,对此地进行风水探察。

    走出不久,已是离开了祈福的现场,位置也已登上了雪线之上,眼前变成了一片皑皑的白色,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目光落到手腕的伏以神尺,却看到它上面的指针仍是处于东北两端,显然,天机屏蔽虽然破开了一线,但并没有完全消除。

    而且,四周的气机依旧混乱,要想凭天巫之眼来洞察,也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嗯,就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张横却已是胸有成竹,他来此之前,早就想到了该用什么方法来探察这里的风水地理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他和陈俊以及徐秀真等人,蹬上此处山脉的最高峰时,他开始做出了指示。

    “俊哥,徐大哥,你们帮我护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手一拉,已从背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大捆刚香来。

    刚香是一种特制的香,每一根都有手指粗细,长有半米,看起来就象是一根细棍。

    他也不迟疑,脚踏奇异的步伐,沿着雪线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每踏出九步,他就顺手把一根刚香插在了雪地上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雪地上蜿蜿蜒蜒地插了数十枝刚香,如同是一条长蛇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看去,这些刚香正好是四十九枝,每一枝刚香间的距离几乎相等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张横陡然停步,神情凝重无比,手指轰地一指,一点火星弹向了身边最后的一根钢香。

    刹那,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在下一刻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