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8章 天崩地裂
    “不好,快走,俊哥,徐哥。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,朝着前面的陈俊和徐秀真等人大喊:“这里要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俊以及徐秀真等人,正密切地关注着张横的一举一动,并观察四周的动静,以防有人打扰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张横大喊,一时却那里能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们问出第二句,这个时候,地下猛然传来了剧烈的摇晃,轰隆隆的闷响也刹那响彻,仿佛一头元古的凶兽在地底苏醒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这回就算是陈俊他们是傻瓜,也意识到了这里是真的出事了,他们那里还会迟疑,连忙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果然,刚跑出一段路,远处的高山上,轰隆隆地响起了震天的巨响,仿佛是山崩地裂一般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,几人的脸色刹那变得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只见,远处的喀喇昆仑山上,许多山峰上原本皑皑的雪峰,正在以一种万马奔腾之势,倾泄而下,汇成了滚滚的雪流,把天地映得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雪崩,这是雪崩,地底的震动,已引起了远处喀喇昆仑山许多山峰的雪崩。

    幸好,玉矿所在的地势还仅仅只是雪线之上,积雪并不厚,否则,引动雪崩的地方肯定就是这里,在场的几人绝难幸免。

    明白了情况的严峻,所有人骇然惊魂,拼命地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张横也丝毫不敢逗留,追着几人往下狂冲。心中却也是后怕之极。

    自己这次的探察实在是太冒失了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冒然使用大衍之术,推演此地被天机屏蔽的地脉地气,以至于触发了原本被人暗中布置的逆转大衍乾坤术,最终导至地下二黑五黄凶煞的爆发。

    问题并不仅仅这些,此刻,地底的二黑五黄煞气冲天而起,不但引起了一场地震,引发了四周山峰的雪崩,更可怕的是,这股煞气,与九黎族族人万人祈福仪式形成的信念之力,相互冲撞,这更将引起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果然,抬头望去,天空已完全变了模样,一团巨大的气流旋涡赫然出现,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在怒转狂旋,似乎要把四周的一切全部搅碎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半山腰上,宋长风正带着他的几名手下,向山上冲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身形在这一刻陡然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他也感觉到了地底传来的震动,更是看到了远处喀喇昆仑山许多山峰上的雪崩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骇然惊魂的是:天空中出现的异象。那恐怖的气流旋涡,越旋越大,越旋越急,如同是整片天空要塌下来了一样,正轰隆隆地向下压来。

    “天啊!那小子做了什么,怎么会引起如此的天相?”

    宋长风心头大骇,一张脸已是没有了人色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他那里还敢再往前冲,也顾不得身后的那些人了,掉转屁股,就往山下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,巫神在上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祈福仪式的现场,黑压压的九黎族族人,此刻也完全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天空中出现的巨大旋涡,就象是一个恐怖的黑洞,要把所有的一切吞噬。

    四周狂风大作,山体震动,突然间,这一片地域,就象是面临着世界末日,处于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神啊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祭台上,面带黄金面具的巫王,以及正在火焰中怒舞的圣女,还有四大长老,也是个个变色,一个个停止了祈福仪式,骇然地望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自九黎族迁移到此处以来,从所未曾见到过。尤其是,此刻还是在进行万人祈福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,这是要天亡我九黎吗?”

    一个不祥的念头,陡地浮起在了巫王和圣女以及四大长老的心头,几人的身形都不由自主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刻几乎九黎的所有族人都在这里,要是天空中那恐怖的旋涡突然降落,只怕无一能幸免,会被全部搅成粉碎。

    这不是天亡九黎又是什么?

    正骇然间,突然,一声轰隆隆的巨响响彻,前面远处玉矿所在的地方,一柱冲天的黑黄二气,轰然暴舞,夹杂着滚滚的血光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刹那,天动地摇,所有或站或跪的人们,被地底传来的巨大力量给震得身形不稳,一个个如同是风中的落叶一样,踉跄着摔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万雷轰鸣,极光暴耀,地底冲出的凶煞之气,终于冲上了天际,与那狂旋怒转的巨大旋涡,正面撞击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野里,刹那变得一片雪亮,仿佛是太阳在头顶爆炸了一样,刺得一下子全部成了目盲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无数人的凄厉悲呼响彻,却完全被淹没在了这天地的轰鸣中,耳边只剩下了嗡嗡嗡的轰然巨响,大家的耳朵也在这一刻失聪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已跑到了山脚下,身形被空中产生的那股巨大的压迫力给一下子震得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感受着四周爆乱的气流,眼前一片刺目的光芒,耳际嗡嗡的雷鸣,几乎要把他震晕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不是普通人,死死咬牙坚持,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情形竟然会变成如此的恐怖。天威之下,个人的力量,确实是缈小的如同蝼蚁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停止了,仿佛是过了刹那,又象是经历了千年,轰隆隆的巨响绵绵不绝,好象整个世界已完全毁灭。

    当一切静止,张横从那昏昏沉沉的感觉中有所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睁眼四望,整个人顿时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周围的一切已完全变化了。

    远处,原本皑皑的喀喇昆仑山上,许多山峰露出了岩石的本色,刚才的那场雪崩,让它终于显现了山脉的本体。

    近处,玉矿所在的地方,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洞,方圆有数里,因为还有一段距离,张横无法看到地洞里的情形,只看到滚滚的雾气,从地洞里直冲而出,在天际形成了一柱烟气。看起来状观无比。

    目光向下望去,原本那边正在进行祈福仪式的山坡上,现在却是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做为祭台的高台,已轰然垮塌,那只有数人高的青铜大鼎,也摔到了一边,原本熊熊燃炽的火焰,只剩下了袅袅蒸腾的烟气,形象很是荒凉。

    再看最初在祭台上的巫王他们,也不见了身形,也不知被倒塌的祭台埋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祭台下,黑压压的九黎族人,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上,整片祈福的现场,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摇了摇脑袋,张横总算松了口气,细细感受了一下身体,并没有发现有受伤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离玉矿最近,受波及也是最大,但是,他并没有在这次恐怖的异相中受到伤害。那么,离得更远的那些九黎族人,显然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,他们之所以横七竖八地躺倒在那儿,应该是被震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连忙搜索起了陈俊和徐秀真他们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四望,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僵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