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1章 地底大裂缝
    玉矿所在的地方,出现了一条地底大裂缝,而且里面竟然有人工雕凿的痕迹。这顿时引起了各方势力的兴趣。

    九黎族和陈孝达两方的人马,都决定派人下去探察一翻。

    双方如今表面上还保持着合作,因此,在决定下去探察后,两边也进行了协商,准备一起组队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,各种所需的物资和设备,都被送了过来。双方的人选也都挑了出来,最终组成了一支三十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九黎族那边有十五人,全是族中的精英,四位长老以及巫王各方都派出了自己最得力的手下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想不到的是,队伍中竟然有一个女子,而且,正是九黎族的圣女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自然也已知道了有关圣女的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九黎族圣女名叫萧若鲜,据说年纪还只有十八岁。

    圣女在九黎族中有着崇高的地位,她是圣洁的化身,也是族中巫神的代言人,一般情况下,圣女是住在巫神塔内,只有在祭祀巫神的时候,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探察地底大裂缝,她竟然也参与其中,这确实是让大家感觉意外。

    萧若鲜依然蒙着面纱,这是圣女的特殊装束。按照九黎族的传统,圣女一生都不会以真面目示人,因此,她的脸上永远都会蒙着面纱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次并没有象先前在祭台上那样,穿着白色的纱裙,而是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紧身劲装,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,却又透着一抹神秘。

    注意到张横的目光望来,萧若鲜隐藏在面纱下的眼眸不由微微一凝,眼神中突然多了一抹复杂的神色,续尔,又猛地透出了一抹凛冽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这妞对哥们看来挺有意见啊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咕噜了一下,感觉有些诧异:“貌似哥们没有招惹过她吧?”

    然而,越是接近她,张横心中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越强烈,这让张横很是惊疑。

    不过,人家不待见自己,张横自然也不会克意讨好她,所以,耸耸肩,表示完全无所谓。

    心中所有的疑惑,也只好暂时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这次陈孝达这边,与张横一起下去的也是十五人,除了陈俊之外,徐秀真带领了一支小队,配合两人行动。

    半天之后,所有的装备送到,大家也做好了出发的准备。

    三十人从大裂缝的上方,垂下绳索,一个个下落到了下面的栈道上。

    探察就从这裂缝崖壁上的栈道开始。

    栈道残缺不全,许多地方的青石板,在大裂缝出现的时候,因为剧烈的震动,断为了两截,摔入了下面的深沟中。

    不过,下来的人显然都是好手,攀岩爬壁,根本难不住他们。遇到断裂的栈道,立刻就从旁边岩壁上攀爬过去,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。

    张横与陈俊以及徐秀真他们一前一后走在一起,三人一组,彼此间相互照应,跟着队伍向下行进。

    一边下落,张横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四周。

    山壁明显都是人工开凿出来的,崖壁上有刀刻斧凿的痕迹,做为栈道路基的木桩,也都是经过了处理,表面上都积有一层碳灰。

    有这层碳灰的保护,能让木桩免受空气中水份的侵蚀,从而最大程度地延长它的使用寿命。

    否则,以这些木桩在地下存在了这么多年,早就腐烂,那里还能留下现在这些栈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逐渐向下,四周的光线也越来越暗,当深入大裂缝十几米后,眼前已是一片漆黑,抬头望去,上面的天空也只剩下了一条光线,成了确确实实的一线天。

    众人打开了头上的矿灯,继续向下攀爬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下降,空气中的潮气越来越重,当灯光向下照去的时候,反光中现出了一片白茫茫的反射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河流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微微一凝:“这白茫茫的反光就是河面折射的光芒。”

    果然,又下降了十几米,就隐约的听到了河水流动的哗哗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,应该离地底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陈俊向张横他们打了个手势,示意后面的人跟上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他们进入地底大裂缝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大裂缝的另一端,却也有十几个人,正准备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领头的正是宋长风,其他十几人除了他的几名手下外,全部都是九黎族族人的打扮,一个个身上配带着枪支弹药等武器。

    “宋公子,一切小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大裂缝上方,巴图大长老和几名他的护卫,目送着宋长风等人下落,巴图最后挥了挥手道:“祝宋公子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巴图长老您放心,这次绝不会让那小子再见天日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,嘿嘿阴笑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这支队伍,乃是私自下去的人员,目的也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为了对付张横。

    无论是张横破坏了他们的好事,还是张横杀死了巴图大长老的两个儿子,巴图这一次是绝不会放过张横。

    宋长风也是对张横怀恨在心,尤其是感受到张横修为的突飞猛进,更是让他感觉到了威胁。所以,他们是要利用这次地底大裂缝的探险,暗算张横。

    深入地下四五十米,终于来到了底部,下面果然是一条地下河流。

    举目四望,这条地下河有十几米,流水湍急,一股冰寒的潮湿,弥漫在整个空间,使四周的温度也仿佛一下子下降了十几度。显然,这条地下河是冰川溶化后形成的,河水透着彻骨的寒气,甚至河面上偶尔还有碎冰飘过。

    河流两边是沙滩,张横他们落下的这边,沙滩比较宽阔,沙子在矿灯的照耀下,闪烁着点点金光,恍如金子。

    陈孝达队伍中有专业的地质人员,一落到下面,已是在收集河流边的砂石,观察这里的地形地貌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研究地下的玉矿到底是不是富矿。

    张横却在四处搜寻着,神情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一踏入到地面,体内的那种感应似乎突然变得迟顿起来,没有了象在上面时那样,血液沸腾,体内巫力真元激荡的现象。

    仿佛到了这里,有一股什么力量,屏蔽了这种感应。这让张横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突然发现,那边的圣女萧若鲜也正呆呆地站在河边,似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难道她也有这样的感应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,眉毛不禁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视野中,萧若鲜的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彩光,显然,她也应该是位玄门修者。

    而且,她身上有一种让张横感觉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气息却似乎又让张横摸不着边际,完全无法确定自己的这种熟悉感到底来自何处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萧若鲜也似乎注意到了张横,陡地目光望了过来。然而,她的眼神里,仍然透着一抹凛冽的冰寒,似乎对张横充满了敌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