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4章 生死一线
    “若鱻!”

    萧若鱻身边有两名贴身的女侍卫保护,眼见她遭逢凶险,顿时大惊。

    两人娇叱,腾身而起,两柄苗刀已是舞成了两道惊天白练,扑向了狂飞而来的蝙蝠群。

    血光怒溅,凄嘶连绵,两人都是达到了二品的兵家古武者,刀光倾泄,怒风凛冽,刹那间就斩杀了数百头鬼脸金蝠。

    但是,狂扑下来的蝠群实在是太多了,如同是乌云盖顶,纵然是两人刀法精湛,却仍是被轰然困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两声凄厉的惨号响彻,两人眨眼间已被鬼脸金蝠所覆盖,完全看不到了身影。

    当鬼脸金蝠再次飞腾的时候,地面上只留下了两具骷髅。

    “黑嬷嬷,白嬷嬷!”

    萧若鱻还没喘过气来,立刻看到了这一幕惨烈的情形,顿时惊呼起来,悲切之极。

    这两名贴身侍卫,正是她的两名奶妈,从小看着她长大,情如母女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却是为了救她而丧身在这蝙蝠群中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悲痛欲绝?

    一时间,萧若鱻肝肠寸断,整个人也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腥风扑面,那些鬼脸金蝠可不管你是什么圣女,在杀死了黑白嬷嬷后,立刻再次蜂拥着扑向了萧若鱻。

    眼看她也要惨遭群蝠噬咬的命运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厉喝传来:“快走,跳水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团极焰暴舞,在萧若鱻头顶如礼花般爆开,扑下来的蝙蝠群顿时如下雨般噼叭暴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条人影已如同是离弦之箭,窜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还没等萧若鱻看清是什么人,她的腰肢一紧,整个人已被搂住,身形更是刹那腾空而起,飞向了一边的河流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水浪炸响的轰鸣在萧若鱻耳边响彻,冰冷的河水刺得她浑身一哆嗦,萧若鱻不由机灵灵打了个寒战,意识也猛地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是你?”

    萧若鱻惊呼,眼眸里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错,在千钧一发之际,抱着她跳河的正是张横。

    只是,她怎么也没想到,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,救护自己的会是这个外族之人。

    “快潜水!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那里有功夫说别的,目光望到天空中怒旋狂舞的蝙蝠群,立刻又是一声低喝,猛地再次搂住了她的腰,向水下潜去。

    张横刚才布下昏天黑地风水阵,用阵法产生的雾气,笼罩住了众人,给大家搏得了跳河逃避的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举目四望,却看到最初为众人抵挡蝠群的萧若鱻,已是处于了危急时刻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腾身而起,一边利用火丹爆起的烈焰阻止蝠群,一边已是不由分说,就抱着萧若鱻跳到了河里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虽然萧若鱻不待见自己,但是,此刻同舟共济,张横自然不能眼见她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更何况,萧若鱻之所以会陷入生死一线,这完全是为了保护众人,否则,以她的本领,要想一个人逃生,那些蝙蝠群根本耐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而且,就在她遇险的刹那,张横的心陡地象是被刀刺了一下,一种难以喻意的悲痛猛然产生,竟然让他不顾一切地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样怪异的感觉,直到现在,张横仍是不可思议,仿佛这女子与自己有着某种联系,让他绝不能无视她遇险。

    此刻,一手搂住萧若鱻,张横拼命往水底潜去。

    昏天黑地风水局虽然具有蒙蔽蝙蝠,扰乱它们感观的作用,让它们赖以飞行的超声波,在风水阵的奇异力量下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但是,鬼脸金蝠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,这些突然失去了目标的东西,狂飞乱撞,许多从天空直接掉下来,就掉在了水里。要是被它们随便咬上一口,这也绝对不是好受地。

    所以,水面上仍是不安全,张横要带着萧若鱻向水底潜去。

    幸好,这条河流乃是冰川溶化后形成的地下河流,长年经水流的冲刷,河道很宽很深,足足有三四米的深度。

    所以,要潜入水底,躲避蝙蝠群还真不是件难事。

    河水冰冷,水流湍急,萧若鱻就这么紧紧地被张横单手搂着腰肢,向下潜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萧若鱻早已是体力透支,刚才施展烈焰术,阻挡蝙蝠群,几乎消耗了她所有的念力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黑白两位嬷嬷的惨死,更是让她悲痛欲绝,心神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因此,她也没有任何的反抗,就任由张横带着她往水下潜去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,噼噼叭叭!

    飞扑而来的蝙蝠群,一陷入昏天黑地风水阵的雾气里,顿时失去了方向感,无数的蝙蝠就如同是下饺子一样,掉入了河中。

    一些跳入河中的人,来不及潜入水底,立刻遭到了这些鬼脸金蝠临死前的反扑。

    一时间,河面上惨号四起,惊呼连天,蝙蝠尸体,夹杂着人们的血肉,刹那间把整片河面染得殷红如血。

    “遮天雨幕!”

    一片混乱中,此时此刻,在岸上却仍有几个人站在那儿,正是雨师和他的几名护卫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人在雨师施展的巫术作用下,全身都笼罩在浓浓的雾气里。这层雾气,与张横施展的昏天黑地风水阵有类似的效果,所以,扑下来的蝙蝠群,根本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望着四周惨烈的情形,雨师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眼眸陡地一凛,手中的一根青铜法杖猛地举起,口中更是发出了一段拗口的咒语:“遮天雨幕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沉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荡漾开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倾盆的暴雨,轰然从空中砸落,如同是瓢泼之水,泼向了漫天的蝙蝠群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鬼脸金蝠顿时嘶叫迭起,刹那变得惊惶无比。

    这里是地下大岩洞,上面有洞顶遮掩,万千年来,这里绝不会有下雨这样的情形发生。

    此刻,雨师施展巫术,在这个空间降下大雨,确实是把鬼脸金蝠群给吓着了,也完全搅乱了它们的感知。

    顿时,吱吱吱尖叫迭起,无数的鬼脸金蝠又从空中掉了下来,另外的蝠群,却是终于飞腾着,如一团乌云一样,倒卷着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雨师的这场暴雨,总算把蝙蝠群给逼退了。

    雨师长长地舒了口气,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神色。

    做为队伍中除圣女之外的唯一一名法师,雨师的职责就是保护族人们这次探险的安全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施展这场暴雨,化费了大量的时间,虽然最终逼退了蝙蝠群,但仍是让这支探险队伍受到了很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目光四扫,雨师正想搜寻四下还有多少人活着,这个时候,他的眼眸陡地一眯,神情也刹那变得阴冷无比:“小子,你竟然没死。”

    不错,他突然看到了从水底下冒出头来的张横。

    “小子,那就让本师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雨师的脸上陡然浮起了一抹凶厉之色,手中青铜法杖也轰然一指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