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5章 偷袭
    轰!

    极光暴耀,空间振荡,雨师的那根青铜法杖中,陡地爆起一团亮光,射出了一柱水龙,曲扭摆舞着,直向张横射去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真够阴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正抱着萧若鱻从河里冒出头来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都是玄门修士,闭气的功夫比一般人长,但是,在河底呆了一段时间,也已是受不了,不得不出来换气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做梦也没想到,雨师这个老家伙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下杀手,向自己偷袭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身在河中,怀中又抱着萧若鱻,张横却那里有还手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得以,张横猛地深吸一口气,再次向下潜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水龙眨眼间便已冲到,在水面上击起一柱冲天的巨浪,张横和萧若鱻两人顿时被炸得几乎从水下抛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个老家伙!”

    张横惊怒交加,嘴角顿时流出了汩汩的鲜血。如果不是身上有魑魅铠甲,这一记偷袭,绝对能把他直接轰得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他却也是绝不好受,心胸窒堵,几难呼吸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萧若鱻惊呼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也是做梦都没想到,雨师会在此刻暗算。

    幸好,她此刻被张横护在怀里,雨师的全力一击,全部被张横所挡下,否则,她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的命确实是够大。”

    雨师脸现狰狞,眼见自己偷袭之下,张横竟然还能硬挨,不由更加的凶狠,厉声喝道:“打,给我打,向这边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他施展术法需要一个准备的时间,现在已是来不及再发出第二次攻击,因此,他立刻指挥身边的几名护卫,用枪扫射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一连串枪声响起,几名护卫那里会迟疑,顺着雨师的指示,对着河面狂扫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河面仍然笼罩在张横布置的昏天黑地的风水局中,普通人根本无法看透雾气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是,雨师做为擅长雨雾术法的法师,却可以在这雾气中视物,由他指挥,那几名护卫的目标无比的明确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响起,萧若鱻浑身剧震,左腰的部位顿时渗出了一抹殷红,在河水中迅速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她竟然被流弹给打中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难道?”

    雨师心头大震,他从那声尖叫中,仿佛听出那是圣女萧若鱻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让他又惊又疑,一个不祥的念头陡地升上了心底:“难道本师误伤了圣女?”

    他刚才只顾着施法,根本没看到萧若鱻遇险,也没有注意到之后张横把她救走跳入河里。

    当张横抱着萧若鱻浮出水面的时候,因为视线实在是太模糊,他只看到张横怀里抱着个人,完全没想到那就是圣女萧若鱻,所以,他是毫无顾忌地做出了攻击,并命令手下开枪。

    然而,突然听到萧若鱻的惨叫,这让他陡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雨师的神情陡地变得狰狞无比,心中暗道:“不管了,就算是误伤了,又能如何?反正现在谁也不知道是本师伤的她。”伤害圣女的罪责是无比严重的,就算是误伤也一样。圣女做为族中巫神的代言人,在族中有着特殊的地位。

    雨师虽然是大长老手下的亲信,但要是犯了伤害圣女的罪责,也只有被送上火刑柱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因此,在明白了自己误伤圣女后,雨师心一横,已是一不做二不休,准备不顾一切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他厉声怒喝:“打,给本师打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手中法杖再次怒舞,又一记水龙轰然狂彪而出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他的几名护卫,根本没弄清场中的情况,完全听从他的指挥,手中枪支怒扫狂射,子弹如雨般扫向了他所指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畜生!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,此刻却是什么也顾不得了,搂着萧若鱻拼命地向河底潜游而去。

    突突突!

    头顶的水面上子弹溅起漫天的浪花,幸好,那几个护卫无法看到水面的情况,枪弹完全是胡乱扫射,这才让张横和萧若鱻避免了被扫成筛子的命运。

    张横那敢迟疑,拼命地潜入了水底,并向前游去,他可不想被雨师当靶子,所以竭力地想离开这段河面。

    然而,心中一直有警兆浮起,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死死地锁定了自己,这让张横心中不禁暗骂。

    显然,岸上的雨师,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法,已完全锁定了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要想脱离他的追击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也只能竭尽全力潜入水底,不敢冒出水面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也不知过了多久,张横已是感觉心胸窒堵,胸口如同是要爆炸开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这是自己呆在水底时间太久,已耗光了所有的氧气。

    “看来,得想个办法,不然,自己这个大活人,要被活活憋死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念急转,一时却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上面有雨师虎视眈眈,一旦冒头,就极有可能会被当成靶子给射成筛子。自己又不能象鱼一样可以在水里换气,这到底该怎么办?想到象鱼一样换气,张横心头陡地一震,脸上也猛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,他突然想到了自己身上的魑魅铠甲。

    貌似魑魅铠甲穿在身上,就如同是可以透气的皮肤一样,自己怎么把它的这项能力给忘了呢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心念一动,穿在身上的魑魅铠甲顿时延展了开来,头上就立刻多出了一个透明的罩子。

    果然,微一吸气,一股清新的空气直透入肺里,张横原本已憋得通红的脸,也露出了舒畅的神情。

    魑魅本体形成的铠甲,确实可以让他在水下呼吸,有了这宝贝,自己就算是呆在水底一天,也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解决了水下憋气的问题,张横心中松了口气,这才有心思看怀里的萧若鱻。

    然而,低头一瞄,张横的脸色却是陡然大变,心中更是震骇莫名:“不好,这妞儿中弹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不错,怀里的萧若鱻此刻软绵绵地瘫软在他肩头,双眼紧闭,左边腰间的地方,正有一抹殷红的鲜血,汩汩地渗透出来,在水中迅速地漫延,情形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危急。

    “她中枪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,下意识地就去揭萧若鱻脸上的面纱,想看看她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萧若鱻的面纱显然是被施了某种秘法,纵然是张横抱着她跳入河中,她的面纱依然戴在脸上,丝毫没有脱落,因此,张横也无法看到她此刻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过,如今情况紧急,张横也顾不得什么了,伸手就揭开了她的面纱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