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6章 水底下的暗道
    刷!

    张横揭开了萧若鱻的面纱,顿时,一张精致的俏脸展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做为九黎族的圣女,萧若鱻就是族中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女,黛眉琼鼻,樱唇贝齿,她的容貌就如同是一件上天精心雕镂的青花瓷,堪称完美,而且天然的就带有一种神圣的气息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不由一滞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见过的美女也不算少,无论是雍荣清腴,象牡丹一样的杨文竹,还是冰洁高贵,如同梅花的韩冰蕾,或是清纯淡雅,恍然似一束兰花的王馨兰,以及纯朴天然,就象是莲花般圣洁的夏清莲,无一不是极品美女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眼前的萧若鱻,张横的心头仍是一震。

    萧若鱻那带着神圣气息的精致颜容,就仿佛是一朵天山的雪莲,不沾丝毫的尘垢,让人心神为之一荡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现在还没忘记自己处身何处,连忙把心中的那缕异样收敛了起来。仔细地检查起了萧若鱻的情况。

    萧若鱻双眼紧闭,脸色死灰,竟然已闭过气去了。

    刚才这么长时间憋在水中,身上又中了枪伤,再加上他本来就已是精疲力竭,如今已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幸好,她的脉搏还在微微的跳动,显然还有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得马上对她进行抢救,否则,她会有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望着怀里的萧若鱻,张横立刻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身在水底,上面又有雨师在追击,这该如何救她?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,一时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猛地咬了咬牙,心中暗道: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给她渡气,把她救醒再说,总不能眼看着她活活被憋死吧!”

    心中下定了决心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猛地低下了头来,一张大嘴就含住了萧若鱻的樱唇,一口巫力真元就渡了过去。

    软香在抱,甜津入喉,一缕少女特有的幽香直冲口鼻,让张横浑身一颤,心头也猛地荡漾起了一种难以喻意的异样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不是浆糊上脑,知道此刻自己在干什么。所以,强自压抑住心头的那份燥动,竭力地把巫力真元渡入萧若鱻的樱唇中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怀里的萧若鱻一阵扭动,口中也发出了一声嗯阿的娇吟。

    “终于把她给救醒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喜,正想放开她的樱唇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时候,萧若鱻微微地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立刻,她看到了正紧搂着自己,与她亲吻的张横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萧若鱻喉咙底里发出了一声惊呼,俏脸刹那变色,她猛地挣扎着想推开张横,神情也陡地变得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她的身体却是突然僵住了,因为,她终于看清了四周的环境,脑海中也终于记起了昏迷前的情形。

    这让她立刻明白了过来,眼前的这个男子,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,在轻薄她,而是在救护她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萧若鱻整个人不禁一滞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两人的情形确实是有些不堪,张横紧紧地搂着她,双唇相吻,这个姿式实在是旖旎到了级点,也是亲昵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两人都在水中,根本无法说话,也根本无法交流,萧若鱻纵然是心中有无数的疑问,如今也是无法开口。再加上她重伤之下,浑身软绵绵的无力,别说是推开张横,就算是动一下手指,都感觉酸软之极,只好任由张横这样抱着她。

    张横一时也是身体僵化,他已感觉到怀里的萧若鱻苏醒了过来。但是,他现在根本不敢动,貌似无论动一下,都是对怀里佳人的一种亵渎。

    时间象是突然定格了,两人就这么僵直地紧紧贴在一起,却谁也不敢胡乱动一下,让湍急的河水,就这么带着他们向前流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那小子怎么还不冒出头来?”

    河岸上,雨师追着张横的气息,死死地瞪着河面,脸色却是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对水元有特别感应的雨师,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水下张横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心中震惊的是:张横和圣女两人已潜入水下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,却丝毫没有冒头的迹象。

    虽然说玄门修士能在水中憋气,一般普通人根本不能相比。但是,在水下足足憋上半个小时,这却也实在是太恐怖了。更何况,水底有丝丝的鲜血漫延开来,显然两人中有人受了伤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小子怎么可能会在水底潜伏这么长时间?

    雨师又惊又疑,神情也不禁有些狂燥起来。他也不顾三七二十一了,拿起了一柄枪支,朝着感应的方向,就向水底一阵狂扫。

    他想把水里潜伏的张横给逼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哒哒哒的枪声回荡在岩洞里,河面上溅起冲天的水花,却就是不见有人从河底冒头。一时间,雨师又气又恼又是震惊,整个人都几乎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到底了,这回看你还能潜到那儿去?”

    正心中惊怒不以,这个时候,眼前暗影重叠,矿灯的灯光下,可以看到前面不远处,终于到了岩洞的洞壁。河流在这里,也激荡起一圈圈巨大的旋涡,仿佛是已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雨师大喜,河流到了尽头,潜在河底的张横还能逃到哪儿去?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他的脸色却是骤然而变,口中也惊呼出声:“啊呀,不好,这河流有地下暗河,这下糟糕了,那小子可能流入地底暗河中了。”

    雨师猛然发觉,河水中竟然失去了张横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也马上感应到了水下有一股强大的吸力,这让他立刻意识到,这岩洞的洞壁,并不是这条河流的尽头,而是另一个出口,极有可能,这下面隐藏了一条地底暗流,通往了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他又惊又怒,貌似这回是又要让张横逃跑了。

    雨师猜的确实是不错,这条河流的下面,确实是隐藏了一条地底暗流,此时此刻的张横和萧若鱻,已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旋涡里,冲向了那道地底的暗流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惨白无比。

    身周传来的一股巨大吸力,把自己和萧若鱻一下子卷入了其中,他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,眼前陡然一暗,整个人天旋地转起来,向着地下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耳边轰鸣乍起,脑海昏天黑地,仿佛是突然穿越了一个时空,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当张横的意识再次有所恢复的时候,眼前已出现了一幕让他无比震憾的情形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