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7章 疗伤
    “啊,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举目观望四周,张横的神情陡地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正抱着萧若鱻浮沉在一片湖泊中,正对湖泊的一面,有一道轰隆隆的瀑布从上面直泄而下,溅起漫天的水珠。

    显然,自己刚才和萧若鱻一起,就是从那道瀑布中掉下来的。应该是岩洞中的那条河,与这条瀑布相通,自己两人被卷入地下暗流后,就从这瀑布里直接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幸好,自己身上有魑魅铠甲护体,这才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创伤,否则,从这十几米高的瀑布中摔下来,也绝对是够呛地。

    明白了自己此刻的处境,张横再次低头看怀里的萧若鱻。

    可怜的萧若鱻又昏了过去,应该是从瀑布上冲下来时,被震昏了。

    举目望望四周,因为头上的矿灯似乎出了什么问题,变得无比的昏暗,根本看不清多远的距离,只看到四周黑乎乎的一片,似乎是在一片山谷中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敢迟疑,他可不想在这冰寒的水中泡澡,更何况怀里还有个昏迷的萧若鱻。

    当下,他选定了一个方向,向旁边游去。不一会儿,总算来到了岸边,攀上了一块岩石,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背上的背包还在,而且因为是特制的牛皮,所以包里的东西也没有被水泡坏。

    张横搜索了一下,从背后包里拿出了火丹,捡了一些地面上的枯枝烂草,在湖泊边点起了一个火堆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没有虫蚁鸟兽的声音,上空仍是一片岩顶,显然这里又是一处岩洞,因此,也看不到什么日月星晨。

    张横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物,这才走到了萧若鱻身边。

    火光照着萧若鱻那苍白而清秀的脸,让她看起来更是楚楚动人。只是,她现在仍是双眼紧闭,还没有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她左腰的部位,那里丝丝的鲜血仍在向外渗着。张横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:“必须为她马上疗伤,否则,流血不止,那可真要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蹲下了身来,猛地一咬牙,撕开了她腰间的衣服。

    顿时,一抹艳红的肚兜呈现在了张横的眼前,这让他不禁陡地一呆。

    肚兜这种玩意,也只有在小说或是电影中才会看到,他真没想到,萧若鱻身上竟然还会穿这样古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他却也管不了什么了,手指一扯,顿时把肚兜给撩了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,眼前一阵炫目的雪白,萧若鱻那凝若滑脂的蛮腰,就这么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只是,一个黑洞洞的枪眼,却是破坏了这种无瑕的神圣,让她完美的玉体沾染了一抹凄美。

    幸好,子弹并不是打在丹田部位,再加上她身上的衣服显然也是件法器,具有一定的防护作用,这才让她坚持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张横低低地说了一句,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的尖端刀片赫然现形,猛地挑向了萧若鱻的伤口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声清响,子弹从伤口被他挑了出来。张横早有准备,手一抹,把疗伤的药粉抹在了她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些,张横撕下了一根布条,有些笨拙地给她绑好了伤口。

    萧若鱻一直没有苏醒,任由他摆布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并不是没有苏醒,只是不敢醒来,假装着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不是吗?她清白的身体,貌似现在全在人家的眼底下,她那有这个胆量睁开眼?

    可是,她却也无奈,知道张横这是在为她疗伤,如果不取出子弹,只怕她就得流血而亡。

    等张横弄得满头大汗,这才总算把她腰间的伤势给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进来也应该有半天了,得弄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抱着萧若鱻在火堆边躺好,张横微微沉吟,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些食物,准备做点吃的。

    “冤家,真是冤家!”

    萧若鱻其实早已醒来,就在张横替她取子弹的时候就已恢复了意识。

    只是,感受到张横在为她疗伤,她却那里敢动弹,只好假装昏迷了。

    此刻,偷偷地望着在火堆上忙碌的张横,感受着自己腰间传来的清凉和痛麻,两滴晶莹的泪珠,从萧若鱻眼角滴了下来。

    做为九黎族的圣女,她是圣洁的化身,是巫神在人间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因此,她是神圣的,也是绝不容亵渎的神之宠儿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她却在这个陌生男子面前,不仅被他揭开了面纱,看了她的真容,而且,刚才更是被他一路搂抱着,甚至清白的身体,也因为要疗伤而被他看过。

    他的这些举动,若在以往,无论是那一件,都会是渎神的罪过,绝对会被九黎族的族人,送上火刑柱。

    可是,她能怪他吗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被人揭了面纱,与男子有亲密接触的自己,还是九黎族的圣女吗?

    萧若鱻的心里,突然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,一时间心情变得难以喻意的悲切。

    “哦,你醒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转过了头来,正好看到了萧若鱻眼角滴下的两串泪珠,不禁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他连忙凑了过来,还以为是萧若鱻身上的枪伤发作,让她忍不住疼痛,这才流泪。

    然而,凑近萧若鱻,张横立刻觉察到她神情一片黯然,悲切之极。

    “呃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愕然地问道,又想去检查她的伤势。

    不过,手伸到一半,又讪讪地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貌似刚才她昏迷的时候,可以大着胆子为她疗伤。但是,如今要再为她检查,张横还真是感觉无比的尴尬。

    萧若鱻伤的实在不是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张横的关切,萧若鱻心中又是一阵莫名,不由紧咬着樱唇,微微摇头,转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敢面对眼前这个男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张横,她其实也是有一种复杂的感觉。

    连她也不知道,当她在祭台上,第一眼看到张横的时候,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情绪,仿佛这个男子,她已认识了很久很久,是如此的熟悉,这样的亲切。

    然而,她确实可以肯定,这人她以前绝对没有遇到过,可她就偏偏有这样怪异的熟悉和亲切感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,她知道了这个男子叫张横,是与大长老巴图的两个儿子之死有关,却是顿时对张横生起了恶感,甚至心中还有些恨意。

    不是吗?正是因为这个男子的到来,让九黎族的矛盾一下子变得尖锐,上回几乎就直接爆发大长老与二长老之间的冲突。

    这对于萧若鱻来说,是绝不愿看到的,她虽然不管族内的俗事,但却也希望整个九黎族能和平昌盛,每个族人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男子却象是一道摧化剂,加速了九黎族内部的争斗。这如何不让她恨他?

    现在,她与他却有了这样亲密的接触,这让萧若鱻心中很是惊惶,她不知该如何与他相处?“嗯,东西烧好了,要不吃一点吧!”

    张横迟疑了一下,还是把刚烧好的食品用快餐盒盛着,递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东西只不过是压缩饼干烧开水后烧成的糊糊,味道并不怎么好,但是,望着眼前男子小心翼翼地把东西送到自己的嘴边,萧若鱻的心头陡地一颤,一种莫名的感动和酸楚,却如同是决堤的洪水一样,充塞了心头,她眼睛一酸,热泪又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呃,你怎么了?伤口真的这么痛吗?”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有照顾女孩子的经验,看到萧若鱻无缘无故的又流泪,一时手忙脚乱,也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萧若鱻却也不知该如何向张横说,两人之间,突然变得无比的尴尬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黑暗处一阵光芒闪烁,地面也陡地传来了一阵震动,似乎这片空间中,又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状况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