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9章 神之冢
    “二黑五黄煞星局,原来玉矿的凶煞之局根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中很是振奋。

    探察出湖泊中的光柱,就是悬空飞星之局,张横也敏锐地感应到,这个九星飞临之局,如今正处于二黑五黄的凶煞之位。

    这完全与当时在玉矿上面的山坡探察时吻合,也就意味着,此处就是让玉矿发生凶煞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萧若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萧若鱻也正向他望来,两人的目光交错,却又是很默契地点了点头,明白了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破五黄,你破二黑,如何?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废话,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处的悬空飞星之局,正处于二黑五黄穿刑煞,这是九星飞临局中最凶险的位置。

    要知道,九星飞临,本来只有九宫中的一宫为凶煞之地。但是,此地却有二黑和五黄这两宫互为叠加,从而形成了双煞之局。

    要破这样的悬空飞星煞局,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人,还真是非常有难度,貌似是顾此失彼,会陷入凶险之境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是两人同时破局,就简单的多。

    只是,要破这二黑五黄的双煞,双方不仅要对悬空飞星的运行无比的熟悉,而且,还要彼此绝无间隙。

    否则,要是一方正在破局,另一方却故意放水,那么,极有可能导至双煞的凶险全部叠加到一起,从而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。

    然而,经历了共同的历险,张横与萧若鱻之间,却有了某种默契,彼此间也能相互信任,所以,现在要破这悬空飞星的双煞之局,两人对对方都是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萧若鱻点了点头,神情变得肃然一片。

    她也不再迟疑,手中白玉法杖一指,翩然走向了湖泊的另一边,那里正是二黑之星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横也不犹豫,身形一闪,已是纵身跳入了湖泊中。

    他要破解的是五黄凶煞。而五黄之位在九宫的最中心,也就是这湖泊的中央,他自然得跳入湖里。

    身形如同游龙一样,在湖中迅速向湖心靠近,渐渐地接近了中央那一柱黄色的光柱。

    “伏以点星,五黄根本。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身形陡然凌空跃起,向着那道黄色光柱轰然冲去。

    手中伏以神尺更是光芒暴耀,陡地指向了光柱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九星飞临,二黑归位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萧若鱻此刻也正飞身跃向那柱冲天而起的黑光中,这里正是二黑方位所在的煞眼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踏上了那两柱光柱的投影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极光暴耀,湖水振荡,当两人的身形冲入光柱的刹那,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黑黄两柱光柱刹那爆涨如沸,发出了嗡嗡的轰鸣。飞身跃来的张横和萧若鱻两人,竟然就这么凌空站立在了光柱的上方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就如同是当日张横在外滩强生大厦的时候,凌空踏在空中一样,绝对是震憾人心。

    不过,这正是两人踩上了九星飞临的两个煞气的气眼,这才会产生如此奇异的景象。

    气眼也是阵眼,正是这悬空飞星的两处要害所在。张横和萧若鱻那里还会迟疑,各自手捏法诀,迅速动作起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湖水鼎沸,大地震动,两柱光柱爆涨更烈,四周涌起了冲天的浪水。

    张横和萧若鱻两人却是丝毫不为所动,仍是收敛心神,全力施为。他们两人心中明白,此刻正是破这阵的紧要关头,稍有不慎,就会让对方遭到叠加的双煞之局力量的反噬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两人是全力以赴,完全忘记了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似乎是失去了意义,仿佛是刹那,又象是经历了百十年,当两人手中的最后一个印诀轰然打出的时候,整个湖泊如同是沸腾了一样,陡地狂暴起来。

    湖中的那九道光柱,再次怒旋狂舞,天地一片光怪陆离,仿佛要把这个岩洞翻转崩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惊天的巨浪从湖底涌起,下一刻,湖泊的中心处,陡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心中震动无比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萧若鱻也是俏脸变色,神情震惊之极。

    不错,湖心出现的大旋涡里,竟然浮突出了一团巨大的阴影,正缓缓地从湖底冒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把两人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湖水沸腾更烈,光柱旋转更急,湖心的旋涡里,那团巨大的阴影也越来越清晰。渐渐的,一个模糊的轮廓已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巨大的黑色建筑,形状象是一个梯形的高台,建筑的表面上,刻划了无数的图案,整座建筑,充满了一种古朴荒凉的气息,此刻却如同是一头来自元古的凶兽,浮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当这座巨大的建筑完全露出湖面的时候,湖水倒泄,天地翻转,原本沸腾的湖泊,在下一刻,仿佛是地底漏了一个大洞,竟然在倾刻间全部倾泄而下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原本的湖泊里,没有了一滴湖水,整个湖泊成了一个山谷。那座巨大的黑色建筑,就这么矗立在了两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,目光灼灼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奇异的建筑,心中震动无比:“它怎么跟巫王寨的那座巫神殿如此的相似?”

    张横真的惊讶了,因为,这座从湖底冒出来的巨大建筑,细细看去,竟然与当日在巫王寨广场上,看到的巫神殿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座黑色的建筑,也有九层,也是用漆黑不知是何物的石料建筑而成,甚至它上面刻划的那些图案,也似乎依稀熟悉。

    再仔细望去,它最上方的顶部,雕刻着一座巨大的雕像,更是与巫王寨的那座巫神殿上方的装饰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张横是亲眼看着它从水底冒出来,此地的环境又是如此的诡异,还会以为是自己走错了地方,回到了巫王寨的广场。

    “神之冢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之冢?”

    另一边,萧若鱻却是娇躯剧震,俏脸也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惊骇:“这怎么可能,神之冢竟然真的存在,竟然就在这地底下?”

    萧若鱻真的被震憾了,因为,神之冢正是他们九黎族流传的一个古老的传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