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0章 神秘的呼唤
    九黎族信奉的巫神,就是元古九黎族的蚩尤大神。

    在古老的传说中,蚩尤与黄帝决战于巨鹿,最后蚩尤战败,被黄帝五马分尸。这一战被称为巨鹿之战,可以说是黄帝成为九洲之主最重要的一战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九黎族来说,这是他们衰败的开始。当然,九黎族的族人,不甘他们的巫神惨死分尸,便偷偷地把蚩尤的尸首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黄帝找到,他们中的一个族群,就离开了原先居住的地方,迁移到了人迹罕见的喀喇昆仑山的深山里。

    这就是萧若鱻他们这支元古九黎族后裔,隐居在此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当年的这支九黎族的族人,把蚩尤的尸首一起带到了这里,进行了隆重的葬礼,把他葬在了一处隐秘的地方,那里,就是后来族中传说的神之冢。

    只是,经历了无数年的岁月,这些古老的事迹,也成为了传说,谁也不知道那些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假。

    然而,萧若鱻怎么也没想到,传说中的神之冢,竟然真的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要知道,族中的一些古藉记载,矗立在巫王寨中的巫神殿,就是当年按神之冢的模样建造的,一则是为了祭祀巫神蚩尤,另一则也是为了能让后世的族人,永远记住这一事件。

    现在,眼前的这座黑色的建筑,完全与巫王寨的那座巫神殿相似,那么,它不是传说中的神之冢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竟然真的看到神之冢了!”

    喃喃了半晌,萧若鱻终于回过了神来,目光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建筑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九柱光柱已然恢复了平静,不再狂旋怒转,如同是九道强力的聚光灯一样,照耀着四周,把这岩洞照得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四周的情形更加的清晰,萧若鱻可以一揽这里的全局。

    她心情复杂地缓步向前,走向了那座神之冢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与你们巫王寨的那座巫神殿如此的相似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也走了过来,正满脸惊异地望着那座建筑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我们九黎族传说中的神之冢。”

    萧若鱻也不隐瞒,把有关神之冢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,神之冢?”

    张横更加的诧异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也是听说过有关巨鹿之战的传说,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那个如同神话般的传说,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这座有可能埋葬着传说中蚩尤尸首的黑色建筑,张横的心情也是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不过,让张横心中无比震动的是:面对着这座黑色的建筑,他体内的巫力真元,再次如同是煮沸了一样,汹涌沸腾,一种让他难以喻意的感觉,更是充塞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让自己产生感应的东西就是这个神之冢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自震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正是因为在大裂缝的上方,感应到下面有一股吸引自己,让自己巫力真元产生共鸣的存在,张横这才会要求下来探察。

    可是,进入大裂缝后,那种感觉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屏蔽了,竟然变得无比的模糊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,这种感觉再次变得强烈起来,而且,比先前更加的清晰和浓厚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震动?

    那么,这神之冢内,到底有什么,以至于让自己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感受?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充满了好奇,对眼前的这座黑色的建筑,也充满了神秘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萧若鱻此刻神情也是激动莫名。

    萧若鱻做为九黎族的现任圣女,本来绝不会参加什么探险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会随队伍下来,自然是有原因的,那就是她在上面的时候,感受到了一种神秘的招唤。

    萧若鱻在族中是巫神的代言人,她一直与冥冥中的巫神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感应。这一次,她从地底大裂缝中,感应到的神秘招唤,就仿佛来自冥冥中的巫神。

    再加上天涡降,大地裂,巫神现这一预言,让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这才会亲自进入地底大裂缝探险,她也是想弄明白,到底是什么让她感应到了神秘的招唤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这座传说中的神之冢,她的心情无比的复杂:难道真的是当年的巫神,在招唤自己。那么,他这是要向自己预示什么呢?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张横转过了头来,目光望向了萧若鱻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萧若鱻点点头,神情变得炽烈起来,目光望向了神之冢的第一层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扇黑色的石门,门上刻划着一头狰狞的怪兽,似乎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面前这两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张横细细地观察了半晌,也没看出这门有什么特别,就准备用力去推。

    但是,推了几下,石门丝毫没有动静,仿佛是生了根一样,任是他使出了全力,也休想推开它。

    “呃,难道还有什么机巧?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萧若鱻走了上来,双膝跪地,朝着石门虔诚地拜了几拜,口中喃喃有词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让张横目瞪口呆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石门上的怪兽光芒大作,陡地似是活了过来,竟然昂首发出了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石门自动向两边缓缓地移开,这座黑色建筑的第一层,就这么向他们敞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呃,奇也怪哉!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惊异,他做梦都没想到,开这里的石门,竟然需要用某种仪式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每年祭祀时开门的秘法。”

    萧若鱻神情更见肃然,美眸灼灼地望着打开的石门,首先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微微一挑,心中沉吟着,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神之冢的第一层下面是个巨大的空间,足足有上千平米,举目望去,整个空间竟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刃武器。

    刀枪剑戟,斧盾箭矢,无一不有。一排排一行行,陈裂在这个空间中,密密麻麻,数量也不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更让张横感觉不可思议的是:这些武器全部是青铜制造,虽然经历了不知多少年,但是,这些武器上并没有任何一件生锈,锋芒毕露,仿佛是刚从铸炉中锻造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在这大厅的中央位置,还挂着一块巨大的匾额,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却并不认识。他正想问身边的萧若鱻,那上面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开口,萧若鱻已喃喃地念出了那几个字的读音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