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3章 梦回千古
    “尤哥,我终于又见到你了,终于又见到你了,尤哥,尤哥!”

    萧若鱻喃喃着,如痴如醉地走向了黄金座上的两人,神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呃,尤哥?终于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一时还真没听懂萧若鱻话里的意思。但是,刹那的愣怔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,脸上顿时露出了骇然的神色:“呃,不会吧?她所叫的尢哥,难道是蚩尤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:“可是,这怎么可能,她怎么会叫千年前的蚩尤尤哥,难道这妞儿脑子出问题了?或者是她中邪了?”

    想到中邪,张横机灵灵地打了个冷战,在这座神之冢里,面对两个坐在黄金椅上的死人,一种难以喻意的诡异气氛,陡地弥漫了开来,仿佛四周的一切也刹那变得阴森森的彻骨冰寒。

    “萧若鱻!”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叫了一声,急步冲上了前去,就想拉住正痴痴呆呆往前走的萧若鱻。

    但是,手指刚触到萧若鱻的衣袖,张横的身形却是猛地一震,脸色也立刻变得震骇无比:“呃,他竟然只是个脑袋!”

    此刻,萧若鱻已走到了黄金座椅面前,不足座椅上的两个雕像两米。张横为了拉住她,不得不也走到了近处。

    然而,一抬头,正好与那个身披黄金铠的男子来了个面对面。

    顿时,张横发现了这个男子身上的异样:他脖子上有一道清晰的血痕,而且,血痕之下的身体,完全就是黄金铸造的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头大震,从这个黄金甲男子的情形来看,他应该是被人砍了脑袋。现在,他的这具身体,除了脑袋之外,其他部位全是用黄金重新塑造的。

    “他只有脑袋?”

    这一个念头浮上心底,张横神情刹那变得莫名的惊骇:“这人难道真的就是传说中的蚩尤本人?”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,在中国古老的传说中,蚩尤与黄帝一战,最后战败,被黄帝五马分尸,身体分成了头,四肢这五个部分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黄金铠甲的男子,只有一个脑袋留在这里,而且此处又是当年九黎族为他们族神蚩尤所筑的神之冢。那么,岂不是说,这黄金椅上的男子,就是当年蚩尤本人吗?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惊骇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刚才以为,这黄金座上的两个人,极有可能是两具雕像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这男子竟然有一个脑袋是真的,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惊骇间,这个时候,坐在黄金椅上的男子,隐藏在黄金面具下的脸,似乎动了动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眼眸里,陡地闪起了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阿,不会吧?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:“难道这个脑袋还是活的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,他做梦也不会想到,只剩下了一个脑袋的雕像,竟然眼睛会发光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转过念头来,脑海中嗡然作响,意识也在这一刻陡地变得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震天的喊杀声响彻旷野,眼前是一片血腥的场面,无数穿着古怪服饰的兵士,正骑马狂奔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与另一伙穿戴着铠甲的兵士血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刀光如练,鼓号震天,喊杀声如同是潮水般一浪高于一浪,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却如同是草芥一样,被无情地斩杀。

    血,刺目的鲜血,流淌在大地,染红了绿草,染红了黄土,也染红了天边的夕阳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一片殷红的天地,仿佛已到了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远处的山坡上,一杆大旗在狂风中猎猎飞扬,旗上一头狰狞的怪兽张牙舞爪,中心的部位,金色的一个蚩字无比的醒目。

    旗杆下,一个身穿黄金铠甲的男子,负手而立,正目光灼灼地俯视着下面旷野上的战场。

    任是狂风冽冽,任是喊杀震天,这男子伟岸的身影,却如同是千古恒立的山岳,在那杆大旗的掩映下,充满了一种凛凛的神威。

    “蚩尤陛下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名身穿怪异服饰的兵士,远远地从战场上急驰而来,还未等奔到那人面前,身形已从马上跃下,单膝跪地:“敌兵已被击退,我族将士正在收拾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蚩尤陛下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轰然大震,被意识中出现的这个声音给震动了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因为,当他看到那黄金铠甲男子面容的时候,突然发现,这男子的面貌竟然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,仿佛就是他自己穿上了那身黄金铠甲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喃喃,意识更加的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!”

    黄金铠甲的男子哈哈大笑:“传我命令,犒赏三军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影像变幻,黄金铠甲的男子,已进入了一个山寨里,无数身穿奇装异服的男女,欢呼着,雀跃着,敲锣打鼓,如同欢迎英雄般迎接黄金铠甲男子和他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蚩尤陛下,蚩尤陛下!”

    震天的欢呼声响彻天地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越来越朦胧,渐渐的,他的意识仿佛已与那黄金铠甲男子溶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欢呼中,黄金铠甲男子走向了一间木楼,在那里,木楼的门口正站立着一个头戴珠冠,身披霞佩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鱻儿,本帝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黄金铠甲男子向那女子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鱻儿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底又是一震,但是,下一刻,他却是再次骇然无比。因为,眼前的这个叫鱻儿的女子,竟然与萧若鱻长得一模一样,那清秀绝丽的姿容,那神圣典雅的仪态,活脱脱就是萧若鱻。

    “尤哥,恭喜尤哥得胜归来。”

    鱻儿俏脸上露出由衷的微笑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手挽着手,进入了木楼。

    一切仿佛是梦境,却又是那么的真实,张横完全处于了一种如梦如幻的意境里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并不知道,此时此刻的萧若鱻,也正经历着与他完全相同的梦境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当她看到黄金椅上的两个人时,心中的那种呼唤的感觉,陡然变得无比的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的意识轰然剧震,整个人处于了一种迷茫的幻觉里。

    她在那种奇异的幻觉中,也看到了长得与张横一模一样的那个黄金铠甲男子,更是看到了与她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鱻儿,甚至,她还知道,那个鱻儿,名字也叫萧若鱻。

    事情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,在这一刻,张横和萧若鱻两人,梦回千古,经历了他们一生中最以难以忘怀的场景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