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5章 附骨之蛆
    “啊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进入岩洞的那伙人一看到神之冢,顿时个个震惊:“怎么这里也有一座巫神塔?”

    不错,来到这里的正是宋长风以及风伯雨师他们。

    雨师当时趁着混乱追杀张横,但最终被张横逃走,他是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不过,雨师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,说实话,他这次进入地底大裂缝,探察这里的情况还在其次,主要的目的乃是暗算张横,并配合宋长风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,当张横逃走,不知进入了地底什么暗流,他就仍在四处搜寻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因为张横的离开,原本布置在那儿的昏天黑地的风水局也完全消失,跳入河里逃生的陈俊以及徐秀真等人也从河里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次突然遭鬼脸金蝠的袭击,这一支队伍的损失很大,陈俊方面就有五六人失联。九黎族这边也减员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幸好,当时有张横的昏天黑地风水阵保护了众人,又阻止了鬼脸金蝠的攻击,否则,只怕这次队伍得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劫后余生,众人惊魂未定,但是,他们立刻发现了队伍中少了两个重要的人物。九黎族那边自然是圣女萧若鱻,陈俊的队伍中却正是张横。

    这让两边的人马顿时大惊失色,失踪的这两人,对于双方来说,都是损失不起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焦急起来,分头向四处寻找。

    不久,在这岩洞的其他地方,众人发现了不少的洞穴,似乎通向别处。

    于是,两伙人分头行动,纷纷组成小队,进入了那些洞穴的通道寻找。

    雨师和他所带的几名手下,却一直在冷眼旁观,只有他知道张横和萧若鱻的去处。只是,现在人多眼杂,他也无法做出什么举动。只有耐心地等待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,进入了那些洞穴,雨师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发出了信号,他这是要与宋长风他们所带的人马汇合。

    果然,信号发出不久,宋长风和风伯带人便来到了这里,雨师便把张横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操,那小子竟然这么命大,这还能让他逃了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的一张脸都扭曲变形:“妈的,就算是你逃到十八层地狱,本少也绝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是恨透了张横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所以,决定马上派人探察河底暗流,看下面是不是有什么暗道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要派人的时候,突然,整条河流的水陡地怒啸起来,滚滚的河水如同是决堤了一样,猛地倾泄而下,向着洞壁深处的一个大洞流去。

    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,原本的这条地下河流,竟然滴水不剩,露出了河底一个漆黑的大洞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宋长风和雨师以及风伯等人互望一眼,个个震惊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也让他们认定,当时的张横就是从这河底的暗洞逃走了。

    当下,他们稍一商量,便决定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地底的这个洞穴下面连着一条通道,应该是原本地下河流的河道,但是,因为现在河水莫名其妙的消失,这里就变成了一条直通地底的岩洞。

    宋长风他们走了大约有数十分钟,终于看到了前面又出现了一个洞口,而且,用矿灯一照,这洞口竟然在一座山壁的山腰上,下面仍有一处广阔的空间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洞口正是当时张横和萧若鱻被冲下来的瀑布出口,宋长风他们终于也找到了这处神之冢的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从洞口出来,看到这里的神之冢,确实是全部被震惊了,貌似这座建筑,与巫王寨中的那座巫王塔完全相似。

    “啊,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神之冢?”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自然也听说过神之冢的故事,猛然反应了过来,两人顿时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宋长风还有些西里糊涂,直到听了两人的解释,这才有所明白,心中也是震动无比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想到,九黎族竟然有这么多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神之冢的门是开着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几人转到了神之冢的门前,立刻发现了这里大门洞开。

    “张横那小子肯定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身形一震:“快,我们也进去,看看他在里面发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互望一眼,立刻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对于传说中的神之冢,两人也是充满了好奇。如今竟然有亲自入内一看的机会,岂会错过。

    顿时,一众人鱼贯进入了神之冢。

    然而,一踏入大门,众人尽皆浑身剧震,神情也刹那变得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么多古代的兵器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呼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不等宋长风和雨师以及风伯说话,他们带来的这些手下,刹那如同是癫狂了一样,全部冲向了那些兵器架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些兵器也许在当年来说,只不过是普通兵士所用。

    但是,经过了千年之后,这些东西已不是兵器,乃是古董。就算是傻瓜,也能明白这里每一柄兵器所代表的价值,貌似随便一柄,都是值几万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的钞票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恐怖数量的古董,如何不让这些人刹那疯狂?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,妈的,老子先看中的,你敢抢,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你想干什么,这是我的,这是我选中的!”

    乒乒乓乓!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些冲进去的人,已是象一条条疯狗一样,为抢夺兵器而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们想找死啊!”

    看到这副情形,宋长风的鼻子都要气歪了:“都给我停下,不然本少打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说话声中,宋长风连开数枪,打得地面一阵阵火花乱溅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在疯狂地抢夺兵器的这些人,总算被枪声给吓得停住了手,一个个惊恐而不甘地望向了宋长风,满脸的哀怨。

    “混蛋,看到这么点东西你们就红眼了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又气又怒:“你们看,这里一共有九层,这仅仅只是第一层,那么,上面是不是会有更好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宋长风可也不是傻瓜,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强行阻止这些人抢夺,只怕会引起内乱,所以,抛出了更具有吸引力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啊,宋少说的对,上面可能还有更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的话,终于提醒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于是,叮零当琅地响成了一片,这些人依依不舍地丢掉了手里抢来的兵器,只是随便在腰里插上了几把刀剑,却也不再相互争夺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宋长风冷哼一声,与雨师和风伯两人,抢先向二楼奔去。

    当来到二楼,看到那里满殿的铠甲,再次震动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貌似铠甲的价值,自然比下面的兵器贵重的多,这让所有人更加的相信,这建筑的上面一层,比下面一层藏着更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回,没有什么人乱抢了,甚至大家只是在这里转了一圈,没有人再拿这里的铠甲。

    毕竟这东西实在是太沉重,要是带上一两件,根本别再想拿别的物品了。而每个人的心中,也都充满了期待,上面的几层,又会有什么更贵重的物品存在?

    于是,不用宋长风他们吩咐,这些人蜂拥着冲上了楼去。

    经过三楼,直接无视那些体型庞大的战车,当所有人来到四楼,看到满殿狰狞恐怖的凶兽标本,这些人却是个个傻眼了,貌似比起下面的兵器和铠甲,这些猛兽的标本,在他们眼里可并不值钱。

    但是,雨师和风伯两人,神情却是陡地变得振奋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不是那些族人可比,立刻一眼就看出了这些猛兽标本的珍贵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九黎族元古时期的护族兽军。”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互望一眼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在族中的一些古藉中,记载着许多元古九黎族的秘闻。

    当年的九黎族人材辈出,族中有专门可以御使猛兽的御兽师。

    因此,九黎族就曾组织过一支由各种凶猛兽类组成的护族兽军。

    这支兽军无比的凶残,让敌人闻风丧胆,是元古九黎族的一大倚仗,更是杀敌陷阵的猛先锋。

    只是,雨师和风伯两人怎么也没想到,本还以为这只是传说,但今天却在这里竟然真的看到了这支兽军。

    第五层的毒蛇标本,第六层的毒虫殿,已是让两人麻木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已是完全相信,那些族中古藉记载的内容,全部是真的。

    猛兽军出现了,毒虫军也出现了,那么,在上面的第七层,第八层乃至第九层,又会有些什么?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两人完全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,心神完全被神之冢里看到的东西所震憾。

    当然,跟他们一起进来的那些手下,可没有两人的这些复杂想法,而他们也根本对这些猛兽以及毒虫的标本丝毫没有兴趣,一心只想着,能找到更贵重的物品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人也不在下面逗留,一个个急着冲向了更高的楼层。

    “法器,这么多法器,我的天!”

    第一个冲上去的人,终于发现了第七层上摆放的满殿法器,难以抑制地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是九黎族的族人,就是宋长风的手下,他们也都知道法器的珍贵。

    在九黎族中,只有地位崇高的法师,才会拥有法器,而且,每一件法器,都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至于拿到外面,如果被玄门中人看到,每一件法器更会是天文数字的价值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竟然在这里看到了满殿的法器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人疯狂?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宋长风听到手下人的呼喊后,也立刻奔到了第七层,但是,当他举目四望,看到中央的地方摆着的一样东西时,浑身剧震,神情也刹那变得激动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