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6章 掠夺
    “天火龟,这是天火龟!”

    宋长风眼眸一凝,激动无比。

    第七层殿堂的中央,放着一张白玉桌案,上面一溜排开,摆着七八件法器。最中间的地方,正是一块龟甲,闪烁着黝黝的红芒,上面却刻划了无数的符篆,如同是一簇簇火焰般在跳跃。

    宋长风的心真的被震憾了,因为,眼前的这只龟甲,与他家族中古藉记载的一件名为天火龟的风水道具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天火龟传说是元古时期的一件风水法器,曾是炎帝手下火神所使用之物,是火属性风水道具中,极其厉害的法器。

    只是,传说当年炎帝被黄帝打败,这件法器也随着火神的殒落而消失。

    宋长风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它。

    “天助本少,这回本少是真的要发达了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惊喜若狂,一个箭步窜了上去,双手捧住了天火龟,神情已是有些癫狂。

    他当日曾带着天元龟去龙翔酒业,但是,天元龟乃是他们宋家镇族之宝,并不属于他个人所有。

    如今,在他身上,也只不过是一件复制的龟甲类风水道具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拥有了这只传说中的天火龟,他的实力将会再次增强,在家族中的地位更是会得到提升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一件传自元古的法器,那是能撑起一个家族传承的宝贝。要是谁得到这样一件风水道具,无疑就是整个家族的功臣。

    “当年风伯老祖宗的暴风法杖,巫神在上!雨师老祖宗的骤雨法杖!”

    另一边,风伯和雨师也是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两人也是被这满殿的法器给震憾,但是,当他们看到殿堂中摆放的两根法杖时,却完全被震骇了。

    因为,那正是当年元古时期九黎族中两位老祖宗风伯和雨师所用的法器,一为暴风法杖,另一件叫骤雨法杖。

    风伯和雨师是两个传自古老的称号,每一代九黎族中,都会有这两个称号的法师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,比起元古时期的老祖宗风伯雨师,如今的这两个法师的称号,地位已大不如前,貌似在元古时期,风伯雨师就是族中的两大长老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他们却仅仅只是大长老巴图手下的两名法师,地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之所以风伯雨师地位下降,就是因为当年两位老祖宗的暴风骤雨法杖遗失,让之后司职的风伯雨师力量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只是,两人做梦都没想到,那两件遗失的暴风骤雨法杖,竟然会在神之冢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两人心头震憾?

    有了这两件老祖宗的法杖,他们的力量将再次提升,今后在族中也可挤身长老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哈哈,巫神佑我,巫神佑我。”

    风伯雨师疯狂地大笑起来,振奋之极。

    摆放法器的殿堂里乱成了一团,所有进入这里的人,全被这里的法器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便是疯狂的争抢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宋长风和风伯雨师也无遐顾及他们了,三人也正在为自己得到了一件元古遗留的法器而狂喜不以。

    好半天,场中的混乱才算稍稍平息了下来,每个人的身上,都塞的满满的,各种各样的法器,挂在身上,塞在口袋里,所有人都几乎要把身上的装备全部抛弃,换成这些法器带走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还只是第七层,上面还有两层,这些人当然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于是,拖着满身的法器,大家再次向上走去,谁都想看看,最后的两层,又会留下什么宝贝?

    “珠宝,我的天,竟然这么多珠宝!”

    当满殿的珠宝出现在众人眼前,所有人再次深深地被震憾。

    陡地,大家怪叫着,如同是看到了赤条条的美女一样,疯狂地冲入了珠宝堆里,拼命地抢夺起来。

    开玩笑,如此堆积如山的珠宝,那无疑就是把所有人内心最贪婪的**给炼燃了。

    随后赶来的宋长风和雨师风伯三人,也是神情剧震。他们纵然与普通人的眼界不一样,却也是被眼前如此恐怖数量的珠宝所震骇。

    不过,三人毕竟不是普通人,互望一眼,目光立刻都望向了第九层。

    第七第八层内,就存放了价值连城的法器和珠宝,那么,第九层呢?

    三人的心头陡地炽烈起来,他们对最上面一层内到底隐藏了什么,充满了迫切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强自压抑住想去收罗那些珠宝的冲动,三人举步踏上了第九层。

    “鱻儿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第九层的神之殿上,张横与萧若鱻已渐渐的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望着怀里的温香软玉,嗅着她身上如兰似麝的气息,目光落到白玉地面上那斑斑点点如同桃花般绽放的落红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千年的轮回,只为千年前的一段缘份,却是成就了自己与萧若鱻的这次奇遇。

    脑海中当年蚩尤与九黎圣母萧若鱻相处的点点滴滴,如同走马灯般涌动,张横一时喃喃着,已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横哥哥!”

    萧若鱻娇羞地轻唤了一声,又臊得低下了头去,不敢再看张横一眼。

    现在的萧若鱻,自然也已完全清楚了所有的原由,她在刚才那如梦如幻的意境里,也同样获得了九黎圣母萧若鱻残留的意识,清楚了千年轮回的那一段情缘。

    只是,此刻面对着张横,她的芳心却有一种难以喻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己本应该是九黎族中冰清玉洁的圣女,是不染任何尘垢的巫神代言人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为了千年前九黎圣母的一句承诺,为了完成弥补当年族神的遗憾,她却成为了眼前这个男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是她以前做梦都没有想过的。然而,这一切却就这么发生了。

    也许,在冥冥中,早就注定了她与他的这段缘份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萧若鱻的眼角,两串晶莹的泪珠,悄悄地滚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喜是悲,已是有些难以莫名了。

    “鱻儿!”

    看到怀里玉人的泪珠,张横心头陡地一震,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,轻轻地为她抹去了眼角的泪痕:“鱻儿,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想说些什么,但是,他却终究不知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“横哥哥!”

    萧若鱻终于抬起了头来,泪眼婆娑地望着张横,眼神中却无比的坚定:“不要说什么,这是我们千年前就已注定的缘份。”

    “鱻儿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也是一阵莫名,不由自主地紧紧地拥住了怀里的玉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,神之殿的大门被一声巨响撞得震动起来,却也把殿里的这份温馨的气氛陡地振得粉碎。

    萧若鱻阿的一声惊叫,连忙推开了张横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她才突然醒悟过来,自己还赤条条地依偎在张横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也是老脸一阵通红,就算他自认脸皮比麻袋薄不了多少,此刻面对如此尴尬的场景,却也有些害臊。

    立刻,两人手忙脚乱地寻找起了衣服。

    幸好,衣服就散落在白玉地板上,两人很快就胡乱地套在了身上,这才目光转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怦怦怦的巨响仍在传来,不过,这扇大门似乎并不那么容易被打开,任是外面巨力猛撞,却仍是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张横和萧若鱻互望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狐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从河底进入到这里,可谓是经历了九死一生。但是,两人还真没想到,竟然还会有别人也能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躲在里面当缩头乌龟吗?”

    门外,宋长风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当他和风伯雨师来到第九层的时候,发现这里竟然有一扇门阻挡了去路。

    而且,在门外,他们发现了一些有人进入的痕迹。

    当时张横和萧若鱻进入神之冢时,是从河里过来的,身上都**的。因此,在地面的灰尘里,留下了脚印。

    这让宋长风他们立刻意识到,张横就在这第九层中。

    宋长风那会犹豫,立刻用力向大门踹去。

    那知,任是他用尽了吃奶的力,也休想踹动大门。宋长风暴怒,立刻端起手中的微冲,朝着大门一阵狂扫。

    然而,叮叮当当一阵乱响,大门却仍是丝毫无损,这让宋长风的鼻子都要气歪了。

    “宋少,稍安勿燥,我们叫人过来,用下面的战车来撞。”

    风伯和雨师两人也是大皱眉头,两人已看出这扇大门上,似乎被人布置了某个阵势,这才无法用蛮力打开。

    可是,无法打开这扇门,就不能进去,自然也就无法弄清里面到底有什么。这让两人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对,本少马上去叫人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顿时醒悟过来,立刻奔到了第八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的那些手下仍然处于疯狂的争抢中,一个个趴在珠宝堆里扭作一团,情形癫狂之极。

    “妈的,都给我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又气又急,端起微冲就是朝天一阵狂射。

    哒哒哒的枪声总算把这些人给震摄住了,虽然仍是一个个处于极度的癫狂中,但终究是摄于宋三公子的淫威,一个个心不甘情不愿地从第八层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现在这些家伙,身上已满是珠宝法器,别说口袋,有的甚至连衣服都已脱了下来,当成了包裹,恨不得把这里的珠宝全部给收刮走。

    好半天,一大伙人总算从第三层抬来了两辆战车,轰隆隆地开始撞击第九层的那扇大门。

    可是,让所有人傻眼的是:战车的撞击,如同是蜻蜓撼石,大门丝毫没有动静,却是把这些家伙给累得差点趴下。

    “妈的,本少倒是不信了,我们这么多人还能被一扇烂门挡住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发了狠,眼珠子一转,已是有了计划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