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7章 自寻死路
    “给我把那些猛兽蛇虫的标本搬来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大吼:“本少倒要看看,小子你在里面当缩头乌龟,老子能不能把你烤熟了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猛然想到了第四第五和第六层里的那些动物标本。它们的外面都被一层如同蜡状的东西给封印着,应该能够点火。

    立刻,一众人又再次下楼,不一会儿,搬来了大大小小数十具标本,有的是虎狼,也有的是蛇虫,其中最大的那条如小山般的怪蟒,也被众人抬了上来。

    数十具动物标本堆到了大门前,宋长风亲自动手,微冲一阵狂扫乱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标本外封印的果然是如同蜡一样可以燃烧的油脂,枪声刚落,大门前顿时燃起了冲天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今天就把你烤成一只烤乳猪。”

    宋长风得意地大笑起来,神情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神之殿里的张横和萧若鱻,此刻依然是满腹的狐疑。

    外面乒乒乓乓又是撞门,又是枪弹扫射,似乎来了许多人。看这个情形,应该是与自己一起进来的那些探察地底大裂缝的人员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疯狂,一定要砸开这扇门。

    张横和萧若鱻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。

    但是,问题在于:这扇门他们两人现在也打不开。

    当时进门的时候,张横随便推了一下,这扇门就被推开。可是,现在要从里面出去,刚才张横弄了半天,也没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们现在是被困在这里了,外面的人进不来,他们也休想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门应该有可以开启的开关。”

    微微皱眉,张横和萧若鱻两人在四处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两人找到开门的机关,突然,头顶的天花板上嗡然振鸣,一道光影陡地射了下来,光影中现出了整座神之冢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是宋长风这家伙!”

    看到光影中的景象,张横的眼眸猛然暴缩:“还有雨师和风伯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用火烧门!”

    萧若鱻秀眉也紧紧地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还真没想到,竟然会是宋长风他们进入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横哥哥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若鱻美眸望向了张横:“这么大的火,就算这门不被烧化,这神之殿也会被烤得滚烫。”

    从光影中可以看到,外面的人在不断地把动物的标本运上来。以下面三层堆积的动物标本,估计能把整座神之冢给点燃。

    “鱻儿。”

    说不定这里还有其他的出路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也是无比的焦急,大门被宋长风带人堵上,外面又有这么多全副武装的人守着,要想从这门口冲出去,已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也只有把希望寄托于这神之殿内,另有出路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那敢迟疑,在神之殿的四处搜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不好了,快跑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门外却是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随着大火引燃,封印那些动物标本的油脂熊熊燃烧,把第九层烧成了一个火窟。

    火势越烧越猛,封印动物标本的油脂也越溶越多,不一会儿,开始四处流淌,如同是溪流一样,刹那流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熊熊的烈焰,沿着流淌下来的油脂,刹那漫延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顿时,第九层到第八层之间的楼梯内,也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宋长风和雨师以及风伯等人正站在那儿看热闹,那知火势却漫延了过来,这让他们大吃一惊,这才意识到,情况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几人那敢呆在那儿,连忙跑下了楼来。

    然而,流淌下来的油脂很快就滴到了第八层,只是转眼的功夫,第八层也燃起了熊熊的烈焰。

    “啊呀,我的妈呀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更加让众人骇然的事却紧接着发生了。

    就在宋长风和雨师以及风伯他们,准备组织人手,阻止火势向下漫延的时候,突然,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叫声:“我的妈,怪蟒,我的天啊,这么大的怪蟒!”

    不错,一条身形如同是小山般的怪蟒,突然从第九层的楼梯里窜了出来。它全身燃烧着熊熊的火焰,嘶嘶怪啸如沸,状极疯狂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妈,这不是那条被封印的怪蟒吗!”

    宋长风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骇然无比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条如同小山般的怪蟒,就是刚才他让人搬上去的那条标本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东西怎么活过来了,现在更是窜了出来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骇然惊魂?

    “巫神在上,这是神巫封印,天啊,快跑,那些东西全是活的。”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也是大吃一惊,当看清那条怪蟒乃是刚才搬去的标本时,两人心神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骇然之极。

    两人猛地记起来了,在九黎族的古藉中,记载着一项秘法,被称为神巫封印。

    这是只有达到神巫境界,也就是玄门修者五品的最高境界,才可使用的一项秘法。

    据说,神巫封印可以把活物封印起来,无论时间过去多久,即使是千万年,被封印在其中的活物,一旦解封,仍可以活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,两人还以为这只不过是古藉记载的一个传说,但是,现在突然看到,那条明明成为了标本,被封印在蜡状油脂里的怪蟒,突然苏醒了过来,这使他们陡地意识到,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巫封印。

    心中大骇,雨师和风伯两人那里还敢呆在这里,没命地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嘶嘶嘶!

    怪蟒怒啸,全身包裹在熊熊的烈焰中,直往楼下冲去。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猜的确实是不错,那些猛兽蛇虫的标本,确实都是被神巫封印所禁固的活物,宋长风的这把大火,把这些封印的东西给解封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怪蟒虽然凶悍无比,但它也是血肉之躯,突然被大火焚烧,此刻已是疯狂了。

    所以,它直窜而下,一路上,凡是挡着它的人,都被它一口吞到了肚里,至于躲避不及,被它擦着碰着的人,更是立刻筋断骨折,惨号连连。

    一时间,神之冢里混乱一片,人人争先逃命,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然而,悲剧还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被大火焚烧而解印的动物越来越多,第九层到第八层的楼梯里,不断有各种各样的动物全身燃烧着火焰,狂窜出来。

    剑齿虎,狮子,狼,蒙牙象,一群群猛兽疯狂地怒窜,紧接着,各种各样的蛇,以及毒虫毒物,也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第八层,第七层的殿堂里,就被各种猛兽以及蛇虫给布满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!”

    宋长风,雨师以及风伯和一众手下,鬼哭狼嚎,抱头鼠窜,人人骇得惨无人色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,一把大火,竟然解封出了这么多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些跑的稍慢的,顿时被这些猛兽毒虫给踏成了泥浆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油脂仍在向下层流淌,随着浑身包裹在火焰中的猛兽毒虫,火焰在逐层向下漫延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第六层,第五层,第四层也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回是真的悲推了,这三层里全是那些被巫神封印封在油脂里的各种猛兽毒虫,火势一漫延到这里,顿时轰然爆涨。原先摆放在这里的所有标本,外面就全是封印着蜡状的油脂,一遇到火,便开始溶化,然后也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被封印在里面的猛兽毒虫,全部都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火势越来越大,猛兽毒虫也越来越多,不久,整座神之冢的建筑,已被熊熊的烈焰所包裹,成为了一座火塔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猛兽毒虫,也似疯狂了一般,到处乱窜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这回宋长风和雨师以及风伯撞墙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已逃出了神之冢,但是,望着眼前熊熊燃烧的黑塔,再看看四周数量恐怖的猛兽毒虫,几人已是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跟随着他们的所有手下,已全部死在了逃亡的楼梯上,不是被火烧死,就是被那些猛兽给踏死咬死,或是被毒虫给毒死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而他们三人,也已被无数的猛兽毒虫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是这片岩洞内,已没有立足之地,如此恐怖数量的猛兽毒虫,从塔里窜出来后,几乎把这片岩洞填了个水泄不通,根本没有一片空余的地方能容足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三人手中有法器护身,只怕也早已与他们的那些手下那样,被这些可怕的东西踏成肉浆了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如此恐怖的场面,三人心如死灰,浑身都在瑟瑟地发抖,他们心中明白,等待他们的命运,那就是一个字:死!

    从获得元古法器的极度兴奋,到此刻面临死亡,三人经历了从极喜到极悲的大起大落,此刻却是完全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神之殿中,张横和萧若鱻也是急得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整座神之冢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焰,最上层的神之殿里空气已是燥热难忍,地面也似是被烤红了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被困在这里,却是仍然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机关可以出去。

    如果再这样下去,只怕挨不了多久,两人就得被这场大火给烤化。

    望望天花板上射下的光影,看看光影中宋长风和雨师以及风伯三人被群兽毒虫围困,垂死挣扎的情形,张横满脸的苦笑,目光却是望向了萧若鱻:“鱻儿,也许,我们也得陪着当年的蚩尤大神和九黎圣母,永远地呆在这里了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