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8章 星渊
    “横哥哥!”

    萧若鱻俏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惨然的笑容,她也意识到了,今天可能再也无法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能与自己千年轮回的命中注定之人,一起死在这里,她的心中却也并不那么惊慌了。也许,这一切都是天意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萧若鱻的目光望向了前面黄金椅上的蚩尤和九黎圣母,身形也缓缓地跪了下来,朝着那边拜了三拜:“族神,圣母,若鱻无能,虽然了却了千年轮回的缘份,但是,终究无法完成你们的遗愿,不能与横哥哥生有后代。”

    萧若鱻喃喃祷告着,心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她后面的话说出来,突然,黄金椅轰隆隆地振动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轰然一声,整把黄金椅向后移开了一段距离,地面上露出了一个奇异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萧若鱻惊呼,俏脸顿时变得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“风水阵,这是一个风水阵!”

    张横也立刻发现了异状,不由连忙凑了上去,细细察看着地面上的图案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:“这应该是个具有传送功能的风水阵,鱻儿,我们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不错,地面上的图案,闪烁着点点的星芒,仿佛刻划的是一片星空,一股奇异的波动,荡漾其中,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这正是天巫传承中记载的一个名为星渊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星渊是一个奇异的风水阵,具有传送作用,可以让人在刹那间转移空间,奥妙无比。以张横现在的境界,也就只能看出它的端倪,却根本无法了解它的实质。

    张横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和萧若鱻苦苦寻找的出路,原来就在这神之殿的黄金椅下。

    “鱻儿,我们走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整个神之殿中,热浪滚滚,两人都几乎要炙烤得燃烧起来。张横那里还愿意再呆在这里,一把拉住了萧若鱻,踏入了地面的那个星渊风水阵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星光暴逸,空间振荡,一柱光芒陡地从星渊风水阵中怒射而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人的身形,已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托起,缓缓地向上空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花板上也裂开了一个大洞,光柱直透天空,把两人直接送出了神之冢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岩洞内,宋长风和雨师以及风伯三人,仍在做着垂死的挣扎,拼命地与四周的毒虫猛兽拼斗,想冲出这片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突然,神之冢剧烈地震动起来,上面的平顶更是陡地打开了一道裂口,一柱强烈的光芒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情形顿时引起了三人的注意,不约而同地举目望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一望之下,三人尽皆浑身剧震,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,神之冢中冲天而起的一道光柱中,张横和萧若鱻两人踏步其上,正缓缓地升上空中,恍然是一对神仙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如何不让他们惊骇?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巨响乍起,焰芒骤炽,原本就已笼罩在熊熊烈焰中的神之冢,陡地蒸腾起了冲天的怒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九道各色的光柱从地底升起,狂旋怒舞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整个岩洞突然轰轰轰地震动起来,冲天的热浪如潮澎湃,从地底陡地狂彪怒涌。

    “巫神在上,岩浆,地底岩浆爆发了。”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两人浑身剧震,脸无人色。

    不错,随着神之冢的突然爆炸,这一片岩洞所在的地方,地底猛地涌起了滚滚的岩浆,要把这里的所有一切焚烬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震天的兽呜,滚滚的岩浆流喷薄而出,所经之处,无论是凶残的毒虫还是强悍的猛兽,刹那间被淹没,化为了灰烬。这一刻,这片岩洞已成为了地狱的炼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雨师和风伯发出了最后的凄厉呼喊,终于也消失在了滚滚的岩浆流中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,该结束了!”

    天空中,张横和萧若鱻脚踏光柱,缓缓地上升,看到底下这片惨烈的影像,两人的心情也是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这次地底大裂缝的探险,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,确实也是两人所意料不到。

    “看来,当年的蚩尤和九黎圣母,果然大能,也许,今天的情形,早就在他们的预见中。”

    望着底下那座雄伟的神之冢,渐渐的没入岩浆中,慢慢地消失,张横的心中震动莫名。

    九黎族,巫王寨,此刻正是正午。

    巫王寨那片广场上,巫神塔前黑压压地跪满了人,无数的九黎族人,正虔诚地朝着巫王塔膜拜祈祷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当日万人大祈福的两天后,自派出族人进入地底大裂缝探险,下面一直没有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,九黎族的族人自然不能这样等待,就在今天,巫王和四位长老,在巫王寨的巫神塔中,举行了一次隆重的祭祀。

    当日天涡鉴,大地裂,这一现象征兆了九黎族那个古老的预言,所以,现在所有的族人,都在期待着预言最后那一句“巫神现”的实现。

    按照古老的传说,当天空出现大旋涡,大地裂开的时候,当年的族神蚩尤,将转世复活。

    那么,天涡鉴,大地裂,这两个预兆已出现了,族神蚩尤他真的能转世复活吗?

    每一个九黎族的族人,心中都充满了期待,他们谁也不会置疑,元古时族中大能留下的预言。

    “九黎族的族民们,我们将迎来族神蚩尤尊者的复活,祈祷吧!”

    巫神塔的第九层,朝着正面的方向,原本封闭的大门,此刻已完全打开,跪在塔下的所有族人,可以看到第九层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里是一座辉煌的大殿,殿中央矗立着一个祭台,上面摆放着一张留金的龙椅,一个身披黄金甲,面戴黄金面具的男子,以及一个头戴珠冠,身披霞佩,脸上也戴着黄金面具的女子,并排坐在留金龙椅上。

    这两尊雕像,正是九黎族的族神蚩尤和九黎圣母。

    巫王彩云飞手持黄金法杖,正与四位长老一起,主持这祈祷仪式。

    巫王的话声刚落,突然一阵轰鸣从地底传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整个巫神塔陡地猛烈震动起来,发出了轰轰轰的怒鸣声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所有正虔诚膜拜的族人,陡然被惊动了,一个个惊骇地望向了面前的巫神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站在巫神塔第九层的巫王以及四大长老,也是个个身形剧震,茫然地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祭祀的仪式每年都会举行一次,但是,象今天这样,整座巫神塔无缘无故地剧烈摇晃,这还是自九黎族迁移到这里以来,上千年都未曾发生过的事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怎么了?巫王塔怎么会产生如此剧烈的震动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巫神塔震动更烈,陡然光芒大作,一柱冲天的极光爆射怒舞,空间都似乎出现了奇异的扭曲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人的眼前,猛然爆起了一柱耀眼的光芒,人们的视野也出现了片刻的模糊。

    “啊,巫神在上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瞬息,光芒散去,震动也嘎然停止,四周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但是,所有人却赫然发现,此时此刻的巫神塔的第九层内,突然多出了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对年青男女,女的黑衣劲装,长发飘飘,恍然如同仙子。

    男的却是穿着现代人的登山服,背上背着个大背包,正满脸好奇地朝四周张望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第九层中的巫王彩云飞和四大长老猛地反应了过来,顿时一个个惊呼:“圣女,还有陈孝达的那个风水师!”

    不错,众人确实是被突然出现在第九层巫神塔里的两个人给震惊了,这两人,正是萧若鱻和张横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两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?他们不是在地底大裂缝中探险吗?怎么就会莫名其妙地在这里现身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呃,这里好象是巫王寨的巫神殿?”

    张横望望四周,神情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刚才从地底的神之冢,被星渊风水阵转移出来,他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,这个具有传送功能的风水阵,会让自己产生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进入风水阵,踏上光柱后,当光柱突破到天空,张横的意识陡地变得朦胧起来,似乎是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当再次恢复意识,就看到了眼前黑压压的人群,又看到了坐在黄金椅上的蚩尤和九黎圣母的雕像。

    张横还以为自己这是错觉,又回到了神之冢的那个神之殿中。

    不过,当看清四周的情形,看到巫王彩云飞和四大长老,他这才醒悟了过来,自己和萧若鱻已经从地底出来了,而且,出现在了巫王寨的巫神殿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星渊风水阵的传送地点是巫神殿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恍然:“怪不得神之冢与巫神殿会造得一模一样,看来两者之间还真有着某种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萧若鱻,你怎么与此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一边的大长老巴图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陡地踏前一步,神情凌厉地望向了萧若鱻:“还有,你为何私自揭开了面纱,而且,你好象不是处子之身了。”

    巴图敏锐地发现了发生在萧若鱻身上的一些变化,他那里还会迟疑,立刻尖锐地责问了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