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9章 圣女失贞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巴图长老的话,顿时引起了塔中所有人的注意,大家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萧若鱻身上。顿时,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大家才都注意到,现在的萧若鱻确实是有些不对劲。不仅是她与张横之间的姿式无比的亲昵,貌似张横此刻就是搂着她的腰肢,与她依偎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现在的萧若鱻脸上确实是没有蒙面纱,她那张精致俏丽的面容,就这么暴露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让彩云飞以及其他几位长老心中震动的是:萧若鱻那雪白的左臂上,原本有一粒殷红的守宫砂,现在也已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正如巴图长老所说的那样,现在的萧若鱻,已不是处子之身。

    天啊!巫神在上,九黎族的圣女,竟然已不是处子之身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大家心头震憾?

    “萧若鱻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巴图厉喝,神情已是非常的不善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横出现,心中的仇恨刹那燃炽。当看到张横与萧若鱻亲昵的姿式,更是怒不可歇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无论是什么人,只要跟张横亲近,那就是他的敌人。所以,他的矛头立刻指向了萧若鱻。

    “呃,我……”

    萧若鱻娇躯一震,整个人却是愣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她也是没有想到,从地底出来,竟然会出现在巫神塔,而且,看四周的情形,还是族中正在进行祭祀活动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巴图大长老的责问,她却是完全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做为九黎族圣女的一些禁忌,别说是她已失了处子之身,换在平时,族人用别样的眼神多看她几眼,那就是亵渎,是要受到族规严厉处罚。

    当然,做为巫神的侍奉者,她本身的圣洁也是不可有丝毫玷污,若是她违背了圣女的圣洁,等待她的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萧若鱻心头大震,一时却已是有些惊惶失措。

    “鱻儿!”

    张横的手适时地握住了她:“别理这老家伙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也看出情形不对,在这样的场合下,如果被巴图这老家伙当面揭破萧若鱻如今的状况,只怕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那里还愿再呆在这里,一拉萧若鱻,就准备先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巴图那能看不出张横的企图,立刻喝道:“这是我们九黎族族内之事,你一个外人何敢干扰?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把这小子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巴图怒喝,那里还会客气,他本就对张横恨之入骨,此刻有这样的机会,那里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是!大长老!”

    一众旁边守护的护卫立刻如狼似虎般冲了上来,就要把张横拿下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扎哈长老皱了皱眉头,却不得不出面阻止道:“大长老,此事大有蹊跷,还是先把情况弄清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巴图陡地眼眸一眯,望向了扎哈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,圣女和张先生为何突然出现在此处,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扎哈微微沉吟,说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一边的另一位长老也走了上来,正是三长老格桑,他与二长老属于同一阵营,此刻自然要帮腔:“圣女和张先生突然现身此处,确实是让人难以置信,此事必然有玄机,且听他们说说何妨。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巫王彩云飞点头,目光狐疑地望向了萧若鱻和张横。

    对于两人的突然现身,在场的所有人确实是都充满了惊疑。他们还真搞不清楚,两人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巴图冷哼一声,巫王都如此说了,他自然也不能当着这么多族人直接反对。而他的心中,其实也是对张横两人的突然出现,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!”

    扎哈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不知你和圣女是怎么来到此处?地底大裂缝那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扎哈长老,在下正有一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贵族圣女,在地底遭到了雨师和风伯的暗算,如果不是在下刚好遇到,只怕贵族圣女,这次就要葬身在地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横此言一出,顿时让所有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巴图大怒,厉声喝道:“雨师和风伯,岂会暗算圣女,你这是挑拨离奸,居心何在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巴图长老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目光却是转向了扎哈长老等人:“扎哈长老,你们当时都看到了,这次地底大裂缝探险,巴图长老方面只有雨师一人。但是,我们在地底的时候,却是遇到了风伯,还有北方宋家的宋长风。”

    “贵族圣女,就是被风伯联同宋长风和雨师一起暗算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凛然地望向了巴图:“所以,请大长老给一个解释,为什么风伯与宋长风也会进入地底大裂缝,并要伤害贵族圣女?”

    在地底的时候,当时伤害萧若鱻的其实只有雨师一人,但是,张横现在却那里会客气,把风伯和宋长风他们也全部算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自然是有目的地,那就是要把水搅浑。

    不是吗?巴图一上来,矛头就指向了萧若鱻。而以萧若鱻现在的状况,别的不说,光是失去处子之身,就足以让她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也只有抓住机会,先攻击巴图再说,让这老家伙自顾不遐。

    果然,张横的话让场中顿时哗然一片。谁也没有想到,圣女竟然会被巴图大长老手下的两名法师暗算。

    刷,无数人的目光望向了巴图,一个个脸现惊疑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巴图气得肺都要炸了,一张老脸涨得血红一片,差点就直接脑溢血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清楚地下发生的事,也根本不相信雨师和风伯会暗算萧若鱻,因此,他以为这是张横信口雌黄,在给他泼脏水:“一派胡言,小子,你这是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好半天,他总算你出了个结果,脸红脖子粗地暴喝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在下是不是血口喷人,你可以问贵族圣女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怕他,冷冷地说着,一边转向了萧若鱻:“鱻儿,你跟他们说,风伯雨师他们是不是暗算你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萧若鱻那里会不明白张横的意思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啊!竟然是真的?”

    场中众人个个震惊,刹那又是惊呼声一片。

    不仅是巫神塔里的这些人,此时此刻,下面广场上的九黎族族人,也一个个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巫神塔内设有扩音的奇异阵势,因此,在上面说话,下面广场上的人可以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是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圣女竟然会被巴图大长老两名手下的法师暗算。

    刹那,人群哗然,许多人已是愤怒地站起了身,在下面叽哩呱啦地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一派胡言。”

    巴图又惊又怒,不过,他毕竟不是普通人,立刻明白了此时的形势,若是再顺着张横的话题说下去,只怕今天他还真的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所以,他马上转换了话题,目光凌厉地望向了萧若鱻:“若你还是我们九黎族圣洁无遐的圣女,你的话自然可信。但是,你现在失去处子之身,已玷污了巫神,你的话谁还可以信?所以,你这是与这小子狼狈为奸,串通一气,这是想陷害老夫,想为自己犯下的渎神之罪洗脱。”

    姜毕竟还是老的辣,巴图立刻抓住了萧若鱻如今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啊,圣女她失去了处子之身?”

    人群再次震憾,所有听清这一消息的族人们,个个震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族中,圣女一向就是圣洁的化身,谁也没有想到,如今的圣女,竟然会失去了处子之身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心头惊骇?

    “巫王大人,圣女失贞,玷污巫神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巴图陡地转向了巫王彩云飞,脸现愤然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彩云飞微微沉吟,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说才好。

    她本就与大长老不和,刚才因为张横指责巴图暗算圣女,心中还暗自一喜,正想借这事如何打击巴图。

    那知,巴图此刻却是反过来,抓住圣女失贞说事。一旦真要是处理了圣女,那么,刚才张横所有的指责,也就完全落空。

    可是,圣女失贞之事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却绝对是事实,她做为巫王,还真不能在这事上有所偏袒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确实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圣女失贞,乃为渎神,罪不可恕。”

    巴图却不待彩云飞再说,猛然转向了下面的广场,声音也猛地提高了几个分贝,脸上露出了悲愤之色:“我九黎族自千多年前,迁移至此,历代圣女,无不诚心侍奉巫神,为我族之荣耀。但是,当代圣女萧若鱻,却失处子之身,玷污巫神,实是罪该万死。按我族族规,当送火刑柱,以消其罪孽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神情变得悲愤之极,陡地厉喝:“来人,把这罪孽深重的贱人给我抓起来,送上火刑柱,以警效尤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