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2章 神文之谜
    数十名护卫簇拥着张横和萧若鱻,向巫神塔下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已是有些迫不急待,一边走着,一边细细地感受起了自己身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修为跨入三品初阶,身体得到了真元巫力的再次洗礼,无论是骨骼,经络脉理,还是皮膜血管,都得到了一次锤练,尤其是经脉,拓宽了无数倍,比先前更加的坚韧,隐隐的闪起了一种金属的光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流转在经脉内的巫力真元,原本是如同气雾状的一种物质,此刻,竟然渐渐有了凝成液态的趋向,而且,流转的速度,更是以往的十数倍。

    一股力可拔山的力量感,充塞了全身让张横仿佛自己是吞了一粒大力丸。

    当巫力真元凝聚到双眼中的时候,陡地眼瞳中两道暗金光芒一闪,一个金色的巫字映入了瞳孔中,视野在这一刹那,变得无比的奇异。

    “超凡视野,而且,已获得了瞳术,具有了一定的攻击性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狂喜。

    力量的增加,终于让天巫之眼也进行了一次质变,这超凡视野,正是如今天巫之眼所获得的能力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以前的天巫之眼,只具有洞察和透视的功能。现在,却已能承受巫力真元的媒介,这也就是说,具有了一定的攻击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质的突破。

    让张横更加惊喜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当意识沉入脑海,立刻,无数的信息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“天巫占卜!万象卜天诀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一眯,心中的震动无以复加:“哥们现在总算可以学习占卜之术了。”

    天巫传承的每一个境界,都有相应的修练之术。

    一品凡巫境界的时候,是风水局的布置。二品真巫境界后,张横得到了风水阵的知识。

    现在,跨入三品的小巫境界,却是从天巫传承中,得到了占卜方面的内容,而且,正是这万象卜天诀。

    再想到自己从紫金法杖中,得到的九黎族的巫卜星相之术,自己今后在占卜方面的能力,将会有更大的发展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兴奋莫名?

    “巫神,巫神,巫神!”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张横已和萧若鱻走下了巫神塔。

    顿时,广场上的人们欢呼起来,如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张横很神棍地朝着人群挥手。

    刹那,场中沸腾了,每一个九黎族的族人,都因为能近距离与这位新巫神接触而近乎癫狂。许多族人甚至因为太兴奋了,竟然当场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望着对自己如此爱戴拥护的九黎族人,张横的心中也是感动莫名,心情激荡无比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更加振奋的是:当脚踏到地面,一股无比奇异的感觉传来,他仿佛感受到了地底的地脉之气的流动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,果然三品之后,就跨入了地师的境界,可以真正的感应到地脉之气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的神情急剧变化起来,振奋之极。

    地师是古代对风水大师的称呼,是指风水师可以探察地脉地气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在玄门中,地师是专指修为跨入了三品的阴阳风水师。因为,只有修为达到三品,才能真正感应到地脉地气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就是清晰地感应到了地脉地气的流动,这对于他今后探察山川河流的地脉,更多了一种直观的认知。对他的帮助是无比巨大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穿过广场,在一众护卫的护送下,张横和萧若鱻向巫神塔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萧若鱻在那儿也有一处小楼,张横正是要去她的住处。

    萧若鱻所住的木楼是一个小院,环境清雅而宁静,院落里有十几名少女,都是服伺她的丫环仆人。

    登上二楼,那里是一处装饰典雅的待客厅,充满了异域风情,但更有几分女孩子家闺房的气息,显然,平时这里很少有人进来,张横这个大男人,应该算起来是到此的第一位男性。

    仆人和丫环端来了茶水果盘,张横和萧若鱻席地而坐,屋里的气氛变得特别的温馨。

    “鱻儿,有件事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两卷羊皮卷,递到了萧若鱻面前:“你看,这上面的文字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现在,大长老已伏法,张横成了巫神,先前的顾忌自然没有了,张横迫不急待地拿出了羊皮卷,想让萧若鱻看看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萧若鱻好看的秀眉微微一蹙,低头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她俏脸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古怪,好一会儿,微微摇头:“横哥哥,这羊皮卷上的文字,就是传说中的神文。但是,这神文现在我们族中已没有人能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这是从大长老两个儿子手中拿来的?”

    张横又惊又疑:“如果族中没有人认识这上面的文字,他们两个如何会带在身上?”

    张横其实还有一个疑问,那就是在他认为,大长老两个儿子,一个能御兽,一个能驾御毒虫,这应该就是从这羊皮卷上所学的功法。

    现在,萧若鱻竟然说九黎族中已没有人能认识这神文,如何不让他疑惑不解?

    “横哥哥,自从上古的神典遗失后,族中确实是再没有人能认识神文。”

    萧若鱻微微叹息:“不过,每一名族人,启蒙之后,会有一次进入巫神塔冥思的机会,在一个月的冥思中,有的人,却能得到巫神的传授,学得神文上的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的两个儿子,当年就是在冥思中传得了神文的知识。”

    萧若鱻继续道:“这两卷羊皮卷,就是他们自己默写出来的神文,其中内容,除了他们之外,谁也看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感意外,却也是有些无奈,想不到九黎族的神文,竟然是如此来的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要解开这两卷羊皮卷,还得去上京。也许,任教授的那位老友,能给自己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“什么?巫王寨出现了新巫神?”

    别墅里,陈孝达也接到了消息,不由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:“而且,还是小张?”

    陈孝达确实是被震惊了。这几天来,他一直有些坐立不安,陈俊和徐秀真带领的探险队伍,进入地下大裂缝后,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每过一天,都让他很是焦虑。

    那知,探险队没消息,巫王寨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竟然出现了新巫神。

    与九黎族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,陈孝达自然清楚,一位新巫神代表着什么?那是九黎族的精神支柱,有了一位新的巫神,九黎族就有了向心力,绝不会出现象以前那样的内乱。

    要知道,巫神是九黎族自元古以来的信仰,也是这个族群仍然在现代社会,保持他们古老传统的根本。

    “看来,必须马上去一趟巫王寨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沉吟了起来,好半天,他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这一带是陈家的根本,他可不想因为巫王寨发生的变化,从而影响到陈家在此地的地位以及影响力。

    幸好,新出现的巫神是张横,是他从明珠请来的,与他之间还有些渊源,所以,对此行陈孝达心中仍是有非常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下午,陈孝达可不想夜长梦多,立刻赶往了巫王寨。而且,他心中也有许多的疑问,需要解答,确实是一刻也不想等待。

    不是吗?张横和圣女萧若鱻从地底大裂缝出来了,但是,与他们一起去的探险队呢?那些人发生了什么,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一个来自明珠的风水师,原本与九黎族丝毫没有关系。甚至可以说,如果不是这次自己请他过来,只怕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来这喀喇昆仑山深处的巫王寨。

    那么,他怎么就成为了新巫神,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陈孝达心中汩汩地冒着泡,他实在是有些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来到巫王寨,整个山寨如今已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,九黎族的族人,因为新巫神的出现,个个处于极度的亢奋中。

    人们穿着节日里才穿的盛装,载歌载舞,为新巫神的出现而狂欢。

    其他山寨的族人,也都得到了消息,如今全部向巫王寨这边涌来,整个巫王寨已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陈孝达私下先会见了巫王彩云飞。

    他与彩云飞交往已十多年,两人的关系相当密切。

    现在,巫王寨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,他自然要与彩云飞先通个气,从她这里了解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彩云飞把刚才发生在巫神塔的事说了一遍,陈孝达虽然已知道了结果,仍是感觉无比的震憾。

    不过,大长老巴图受火刑惩罚,死于非命。原本与他一个鼻孔出气的四长老达拉,更是当场反水。可以说,原先反对巫王彩云飞,与陈孝达作对的人,现在已因为巴图的倒台而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这一事实,还是让陈孝达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没有了作对的人,陈家在这里的利益,将更会有保障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在张横身上,一切都得看他的意思和想法了。

    当下,与彩云飞商讨了半天,陈孝达与彩云飞一起,去求见张横。

    如今的张横,就住在原本圣女萧若鱻所住的木楼里。当然,现在这座木楼,增派了无数的护卫,也已成为了整个九黎族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陈叔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陈孝达和巫王彩云飞求见,张横自然不会阻拦,立刻接见了他们。

    宽敞而华丽的木楼客厅,地面铺着厚厚的羊绒地毯,张横和萧若鱻席地而坐,对面就是陈孝达以及彩云飞。

    彩云飞显得有些拘谨,完全没有了先前做为巫王的那份威严。

    今天的她,也没有戴黄金面具,一身传统的民族服饰打扮,神情庄重而肃然。

    张横还是第一次看到彩云飞的真面目,见到她的第一眼,心中也有些讶异。他还真没想到,九黎族的巫王,竟然这样的年青。

    彩云飞看起来还只有三十多岁的年纪,多年身处巫王的高位,让她有一种雍荣华贵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巫神大人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微微躬了躬身,神情凝重,按着九黎族的规矩,称呼起了张横为巫神大人。

    “陈叔!”

    张横不由苦笑:“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,我们还是按以前的称呼,你就叫我小张吧!”

    张横还真不习惯陈孝达这恭敬的态度。

    陈孝达的眼眸不禁一亮,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一上来,先以九黎族的规矩称呼张横,就是在看张横的态度。

    现在,看张横仍是与以前一样,这顿时让他心中松了口气。如果是这样,接下来就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张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爽朗地一笑,脸色却是变得凝重无比:“小张,你和圣女从地底大裂缝出来了,不知陈俊和徐秀真他们的队伍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俊哥和徐队怎么样,我现在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横无奈地摇头:“不过,当时我并没看到他们,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当时在地底大裂缝的时候,张横突然遭到雨师偷袭,之后的事,他确实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个时候,因为他施展的昏天黑地风水局,终于让大家争取了跳河的时间,躲过了鬼脸金蝠群的攻击。

    张横在救萧若鱻前,也曾看到了陈俊和徐秀真等人,都是跳入了河里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他进入地底暗流前,陈俊和徐秀真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在神之冢,张横后来见到了宋长风和风伯以及雨师所带的人,但是并没有见到陈俊和徐秀真他们,其他九黎族的一些同去之人,也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按张横的猜测,这可能是雨师故意与他们分开了,以便能与宋长风一起,暗中追蹑自己。

    从这些情况来分析,陈俊和徐秀真他们,应该没有在神之冢的岩浆爆发中出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张横的猜测,事实到底如何,却只能等待最后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陈孝达微微皱了皱眉,却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:“对了,小张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他问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照说,张横成为了新巫神,如今已是整个九黎族的领袖,应该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但是,以陈孝达对张横的了解,知道他在外面有父母家人,再加上本就生活在现代社会,如果要让他长期住在巫王寨,这样一个还保留着原始状态的环境里,其实会挺不适应。

    因此,他要问问张横的打算,也好做出相应的对策。

    “陈叔,这里的事情了结,我自然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下:“九黎族的事,反正以前怎么样,现在仍是怎么样,我不会去插手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明白陈孝达问自己的意思,所以,很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陈孝达眉毛陡地一挑,心中原本的所有顾虑,在这一刻已完全肖失了。

    几人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陈孝达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眉,本想把手机关掉。但是,当他看到来电显示,不由身形陡地一震:“是陈俊的电话,他们难道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俊哥的电话?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由眼眸陡地一凝,很是振奋。

    果然,当按下通话健,里面传来了陈俊的声音:“孝天王,我们已从地底大裂缝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

    陈孝达大喜,正想问问具体的情况。旁边的张横插了话:“陈叔,要不让俊哥他们一起过来,我也想见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陈孝达那会迟疑,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是巫王寨的巫神,陈孝达可不敢随便违背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陈俊等人来到了巫王寨,见到了张横和陈孝达他们。

    与陈俊一起回来的还有徐秀真等探险队里的人,甚至连九黎族一起探险的队员,也回来了三个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探险,损失其实很大。不仅九黎族十五名队员有十二个没能回来。连徐秀真所带的队伍,也死了三人,尸骨都没能找到。都是当时在遭到鬼脸金蝠突然袭击时,丧命在那儿。

    说起之后的事,陈俊他们也是满脸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们在发现张横和萧若鱻失踪后,开始分头寻找,进入了岩洞的几处通道内。

    只不过,几乎是把所有的地方寻找了个遍,却丝毫没有发现两人的行踪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失望的时候,地下突然传来了猛烈的震动,似乎是发生了大地震。

    这让众人大骇,没有办法,大家只好撤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此,陈俊和张横他们,其实是差不多离开地下大裂缝,只不过,张横和萧若鱻是从神之冢直接被传送到了外面,陈俊他们却得一步步爬上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地下发生的大地震,想来正是神之冢那边发生了岩浆喷发引起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现在这个玉矿还能开采吗?”

    听完了所有人的讲述,陈孝达的神情一凝,目光望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他现在迫切想知道,发生了这么多异常事件的玉矿,是不是还有开采的价值?如果有,那么,那里的风水破败是不是已解决,是不是可以开采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