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3章 有缘千里一线牵
    陈孝达的玉矿,终于在三天后,举行了破土仪式,接下来就是热火朝天的开采了。

    按照陈俊和徐秀真他们当日的探察,地底大裂缝所在的地方,虽然经过了人工的开凿,但是,那里并不是为了开采玉矿而留下的工程,显然古人之所以在那里动工,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个玉矿并不是废矿,仍有开采的价值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和萧若鱻是唯一知道地底大裂缝有人工开凿痕迹的原因。

    从两人所经历的事来看,之所以地下会有栈道存在,想必是当年的九黎族人,为了建造神之冢而建设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这将会永远成为一个传说,因为,神之冢已被喷发的岩浆所淹没,再也不会重现人间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原本这地底有二黑五黄的九星凶煞存在,但是,当日张横和萧若鱻联手,在让神之冢从湖底现形的同时,也破解了这凶煞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的这片玉矿,已与正常的地方没有什么两样,要在此开采,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三天后的破土仪式非常的顺利,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,接下来的开采,也是非常的顺利,没有几天,就从矿区开采出了翡翠原石。

    经此一遭,九黎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巴图大长老身死,达拉四长老不久后引咎而退,扎哈成为了族中的大长老,又新任了两名长老。

    如今的九黎族,因为新巫神的出现,已如铁板一块,再也没有了从前几大长老相互内斗的情形。

    萧若鱻现在也已不再是族中的圣女,而是被族人们奉为了九黎圣母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说她是九黎圣母转世,已被族人们认可。再加上,她与张横这位新巫神有肌肤之亲,这个九黎圣母的名头,自然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张横终于要离开九黎族了。

    巫王彩云飞和扎哈长老等人,虽然很是失望,但谁也不敢阻拦巫神。所以,也只能任由这位新巫神逍遥去了。

    萧若鱻并没有跟张横一起走。

    对于萧若鱻来说,她从小生长在九黎族中,又因为一直是以圣女的身份存在,很少与外人接触。所以,对于外面的世界,她是完全的陌生。

    如果要让她就这么跟着张横一起走,只怕她还真无法适应外面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与张横的缘份,正是因为千年轮回的那一段承诺,张横可以走,但她却更不愿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张横有些怅然,说实话,与萧若鱻有这样一段奇缘,这也是他来此之前做梦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而他对萧若鱻的感觉,也是无比的复杂。两人之间,如果没有千年轮回的因果存在,根本就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现在,有了肌肤之亲,萧若鱻成了他的女人,他却也不会抛弃她。

    可是,萧若鱻不愿跟自己走,张横自然不能强迫,一切也只得由她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的九黎族,不象以前那样关系错综复杂,萧若鱻有九黎圣母的身份,在族中已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想来也绝不会受到任何的委屈。

    所以,她愿意留在这里,张横心中还是非常的放心。

    这次新疆之行,可谓是曲折无比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的收获也是不少。不但与萧若鱻有了这一段奇缘,而且,因为成为了九黎族的新巫神,今后的九黎族,可以说就是他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无论是九黎族的人力,财力以及各种资源,从理论上来说,都已是任由他分配,他现在是整个九黎族真正的领袖。

    当然,惊喜还不止这些,获得了巫神法杖的认主,修为也从二品顶峰突破到了三品初阶,这更是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陈孝达自然也没有亏待张横,在解决了玉矿风水破败的问题后,提出了给张横一成玉矿股份的报酬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把这一成的股份,划给了萧若鱻,加上原先陈孝达与九黎族之间的分红协定,其实现在的张横才是这玉矿真正的大股东,他所占的股份,已有百分之六十,比陈孝达都多。

    知道张横即将离开新疆回去,陈孝达在和田大酒店为张横举办了一个酒宴,一则是为张横辞行,另一方面,也是介绍一些在新疆经商的各地巨商认识,为张横开拓人脉。

    前来参加宴会的人全是身价亿万的大老板,有的在新疆经营土特产,也有的做服装生意,个个都是从外地来此,扎根在这里的精英人物。

    然而,当众人看到今天孝天王宴请的主宾,竟然是张横这样的年青人,大家都是无比的惊疑,还以为这位张少是某个世家的大少。

    不过,陈孝天之后的介绍,却是震惊了所有人,风水师的名头也就罢了,但巫王寨巫神的这块牌子,实在是让大家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自然都清楚,在喀喇昆仑山的深处,有一个叫巫王寨的地方,那里还保持着原始部落的生活状态,与外界很少来往。只有孝天王这位背景通天的人物,与那里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怎么也想不到,这位年青人,竟然就是那神秘的巫王寨的领袖巫神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对张横多了几分敬畏,望向他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酒宴无比的热闹,陈孝天为张横一一介绍,众人都递上了名片。

    坐在张横身边的是一位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,名叫苗振江,说起来还是张横的同乡,也是江南省这一带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在新疆这边做水暖生意,据说他跟父亲早在数十年前就来新疆创业,如今已是新疆这带水暖业的巨头,资产达数亿。

    “张少,再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苗振江是个很豪爽的人,与张横几杯酒下肚,两人就熟络了起来,他端起一杯酒:“我最近想回家乡创业,过段时间,也准备回去,到时,去拜访张少,还要请张少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对他的豪爽也是很欣赏,当下与他碰了碰杯,两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到时再去叨唠张少,可不要嫌弃老哥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苗振江哈哈大笑,与张横感觉很是投缘。

    这一餐宴会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张横终于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凌晨,天还没有亮,张横终于离开了巫王寨。

    深深地望了萧若鱻所住的那座木楼,张横终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再与萧若鱻告别,以免徒增伤悲。

    然而,他并不知道,此时此刻,在木楼的一个小窗前,萧若鱻正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,神情悲喜交加:“横哥哥,这一生还能见到你吗?”

    口中喃喃着,萧若鱻的手轻轻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,脸上泛起了异样的红晕:“小宝宝,真的好希望你快点降世。”

    不错,这几天,萧若鱻感觉身体有异,族中的巫师帮她诊断后,已判断她是怀了孕。

    这让她惊喜莫名,千年轮回的那一份承诺,终于有了结果,这也算是完成了当年九黎圣母的遗愿。

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把这消息告诉张横,她不愿让自己的横哥哥有太多的牵绊。

    终于,张横的背影消失在了萧若鱻的视野里,她的眼角,流下了两串晶莹的泪珠。

    早已有车子等在了巫王寨外,徐秀真带着几名护卫,等着张横。

    这次与张横一起离开的,不仅只有他,还有王通以及任思豪和李子金萧潇月等人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,几人的神情都变得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年青人,竟然成为了九黎族的新一代巫神。

    尤其是萧潇月,想到这个曾被自己当成是江湖骗子的男子,却在后来与自己一起经历了毒龙沟的凶险,自己与他之间,还有了那一段旖旎的接触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萧潇月的心情不禁一阵莫名,俏脸上却是泛起了异样的红潮。

    三辆跃野,离开了巫王寨,张横与萧潇月两人同坐一辆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!”

    一路沉默,当车子到了和田,萧潇月终于鼓起了勇气:“你会来上京看我吗?”

    萧萧月是上京人,而且,家庭背景似乎不错,家族在上京好象也有着很强大的人脉。

    只是,她也是没有想到,这次来新疆,竟然与张横会有如此一段难忘的经历。

    此刻,已是到了分手的时候,她的心中突然多了一种莫名的怅然,甚至还有一种难以喻意的依恋。

    “嗯,小月月,如果有机会到上京,我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心中也是有种离别的愁绪。

    与萧潇月的相处,时间虽然短暂,但是,这个活泼可爱,为人略带几分刁蛮的女孩子,还是给张横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嗯,那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萧潇月的美眸一亮,伸出了手来:“嘻嘻,张横哥,我们拉勾,要是你不来,那可是小狗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被她弄得有些哭笑不得,他还真没想到,萧潇月会与他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。

    分离的时候终于到来,萧潇月他们登上了去上京的飞机,而张横一个人要回明珠。

    叶绝和古巅他们早就得到了张横要回来的消息,等在了虹桥飞机场接机。

    当张横看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已在这里等了将近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好一段时间不见,再次相遇,彼此都是非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不过,当看到叶绝身边的一个女子时,张横的神情不由一阵古怪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横哥,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绝老脸一红,连忙拉着身边的女子向张横道:“这是我的女朋友,你上回也遇到过的,暖筱筱。”

    “筱筱,你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上前与暖筱筱握了握手,心中确实是很诧异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记得,那次去施舒铧的美舒尔服装公司看风水,在出来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善红孤儿院的义工,那就是暖筱筱。

    当时,张横看出了她有血光之灾,暗自让叶绝把一块观音玉佩,让施舒铧转交给她。

    那知,就自己去了新疆一趟,这女孩子竟然成了叶绝的女友,这事确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知道,叶绝与暖筱筱的缘份,还真与他有关。

    那天,暖筱筱从施舒铧那儿出来,走在路上,突然被一辆失控的轿车给撞上了。

    在那千钧一发之际,她刚得到的那块玉观音起了奇效,替她挡了一劫。

    事后,玉观音碎成了几瓣,她却是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暖筱筱心中震动之余,立刻也想到了这块玉观音的奇特,连忙赶回施舒铧那儿,向他道谢。

    施舒铧正愁找不到理由,告诉她这块玉观音是谁所送,缝此机会,那里还会犹豫,当即把叶绝让他把此物转交给她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让暖筱筱又惊又疑,于是,她在施舒铧这儿,了解了一些叶绝的情况,就准备上门去感谢他。

    那知,还没等她去感谢叶绝,栾海良以及古巅和叶绝等人,却来到了善红孤儿院,要把那幢楼凶凶捐献出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暖筱筱与叶绝之间,开始真正的相识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投缘,两人一见钟情,对彼此的感觉都是非常的不错,因此关系越来越好。如今,终于已是成为了男女朋友。

    知道了两人交往的过程,张横也不禁有些感慨,也许,这就是千里有缘一线牵吧!

    然而,当他目光落到前来接机的夏清莲身上,张横的神情陡地一滞,脸色也刹那变得很是难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