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6章 天香生肌
    第二天,张横直接回了钱塘。

    去新疆这么久,父亲在省中医院住院,张横自然不放心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明珠的那段时间,张横也是经常回钱塘那边,毕竟明珠与钱塘也就三四个小时的路程,一天可以打个来回。

    而且,这次回钱塘,张横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,那就是给小囡囡治疗她身上的伤疤。

    当日在花鸟市场无意中得到了天胶树,几天后,张横就从赵辉那里,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天胶汁。在离开明珠去新疆前,他已是把可以修补皮肤的天香生肌膏制作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要先回明珠,就是因为天香生肌膏的成品放在那儿,张横要回钱塘前,自然是要先把它带上。

    回到钱塘的时候已是中午,父亲张远山依然住在高干病区,马萍儿以及妹妹张秀丽,母亲李凤仙陪着他。

    父亲自那天治疗后,左腿有了明显的起色。之后,张横从明珠回来过几趟,又为他的右腿进行了同样的医治。因此,他现在两条腿都已有所见效,甚至可以自己站起来,如今正在接受医院的康复治疗。

    几人也刚吃过饭,正坐在靠窗的沙发边闲聊,走到门口,就听到了父亲爽朗的笑声,中气十足,显然如今的他身体状况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张横一进门,房里的人顿时看到了他,大家不禁个个脸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阿横,你从新疆回来了,这次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张远山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爹,那边的事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张横朝屋里的人打了个招呼,走到了父亲旁边:“爹,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从来都没有感觉象现在这样好。”

    随着病情日渐好转,张远山一改以往那种沉闷的性格,变得很是开朗:“你看,现在我都感觉能打老虎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远山站了起来,在地上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虽然,他的脚步仍有些蹒跚,但是,以前只能坐在轮椅里,完全是个废人,现在能重新站起来,这无疑已是有天壤之别了。

    “嗯,爹,祝贺您。”

    张横蹲下身来,也不顾地面是不是干净,半跪在了地上,撩起了父亲的裤腿,细细地为他检查起了腿部的情况。

    残废了这么多年,张远山的腿已是有些变形,瘦骨嶙峋,看起来很是恐怖。尤其是腿部肌肤上,留下了无数的疤痕,这是当年从山上摔下来,以及后面进行各种治疗留下的,有伤疤,也有拔火罐以及火灸的创痕。

    一缕巫力真元探入其中,细细地感应着父亲腿部的情况,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父亲的腿部情况愈合的非常好,神经以及肌肉各种功能正在逐步恢复,经络脉理也完全没有阻塞的现象。

    这说明,上次利用灵犀为父亲进行的治疗,非常的成功,假以时日,父亲必然可以象正常人一样自行行走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站了起来,把父亲扶到了床边坐下:“我最近弄了点药膏,具有清除伤疤的功效,要不我给您试试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远山的眼眸陡地一亮,脸上也露出了惊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老中医,张远山立刻意识到了张横所说的药膏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代科技已算是非常发达,但是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还真没有听说那种药物,可以消除皮肤上的疤痕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快给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有些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一边的马萍儿以及张秀丽和李凤仙三人也走了过来,她们也是被张横所说的话给吸引了。想看看他说的能消除疤痕的药膏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又要拿什么东西来试试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病房门被推了开来,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小雪啊!”

    进来的正是华雪莹,张远山立刻招呼道:“你来的正好,阿横他有一种可以清除伤疤的药膏,正要给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在医院里呆了这么长时间,如今的张远山与华雪莹也非常熟悉了。尤其是知道了这位中医院的主任医生,还是自己儿子的徒弟,张远山在惊讶之余,却也更多了几分对她的亲切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马萍儿以及张秀丽等人,现在与华雪莹的关系也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华雪莹平时对人冷冰冰的,但对张横身边的这些人,却十分的照顾,还真当自己的亲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清除伤疤的药膏?”

    华雪莹身形不由一滞,满脸的惊疑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,雪儿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你来的正好,帮我一起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也不迟疑,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小玉盒。

    去了一趟新疆,如今张横背包里装药的瓶瓶罐罐,也全部鸟枪换炮了,以前的玻璃制品,现在全换成了玉石的瓶子和玉盒。

    开玩笑,巫王寨那边,这些年与陈孝达合作,开采了很多的玉矿,寨子里别的没有,就是最多玉器。所以,他这位巫神,现在身上的用具,大多就是玉的。

    玉盒打开,里面是一种呈现淡淡湖蓝色的一种药膏,一股奇异的香气就飘逸了出来,略有一丝辛辣的味道。

    张横拿出了一片玉片,从玉盒里挑了些药膏,就仔细地给父亲涂抹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远山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,细细地感受着药膏涂抹在腿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。他只觉,涂抹在腿上的药膏,开始如同是火烧火撩般灼热起来,让他有种如同被火炙烤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嗯!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直用天巫之眼洞察着父亲的情况,并不时地看看手表,以确定时间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之所以先给父亲使用天香生肌膏,张横这也是想在父亲身上做个测试。毕竟,父亲有医学的基础,他能带给自己最具建设性的意见。

    说着,张横动手开始去揭父亲腿上的药膏。

    经过十几分钟,抹在腿上的药膏如今已结成了一层薄薄的膜,所以,张横可以用手轻轻地揭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当药膏形成的薄膜揭起,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形出现了。

    只见,原本张远山腿上那狰狞的伤疤,随着那层薄膜的揭走,竟然完全消失了,露出了一层带着嫩红的新鲜皮肉。

    “啊,这么神奇!”

    马萍儿,张秀丽以及李凤仙华雪莹等人,顿时惊呼起来,人人震惊。

    张横带来的这种药膏,竟然十几分钟就消除了张远山腿上的这些陈年伤疤,确实是把她们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嗯,效果看来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望着手中揭下来的药膏薄膜,看看它上面沾染的黑乎乎的结痂,张横的心中也是惊喜无比。

    天香生肌膏的效果,比想象中更理想,天巫传承中记载的神奇药方,果然是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“阿横,这个药膏是你研制的吗?”

    张远山自己也揭了一大块药膏膜,细细地在观察,脸上已露出了难以抑制的震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的,爹,这东西就是我按师门秘法弄出来的,它的名字叫天香生肌膏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好一个天香生肌膏,神药啊!”

    张远山兴奋之极,又是连道三个好字。不过,他陡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再次落到了张横脸上:“阿横,那这种药膏可以批量生产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,主要是配制它的主药来源稀少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得不说实话:“不过,爹,这药膏的制作,并不复杂,如果您出院后,我就想把它交给您来制作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,他知道父亲的性格,是个耐不住的人。即使是在双腿残废的时候,也从来没有间断过给人治病。

    等他腿脚好了,那他更是不可能在家好好享清福,说不定就走村过乡的去给人治病了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可不愿父亲再受什么苦,他只想父母能快快乐乐地安享晚年。

    所以,在寻找到了天胶树后,张横心中其实已是有了想法,那就是准备把这天香生肌膏的事,交给父亲去做。

    以父亲的性格,看到如此神奇的药方,必然会着迷,也免得他再为别的事操心。

    果然,一听儿子要把如此神奇的药膏交给自己来研制,张远山浑身剧震,神情刹那变得惊喜若狂:“好啊,阿横,那太好了,这样神奇的药物,我一定要把它研究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真有这样神奇的药物?”

    一边,华雪莹也揭起了一片药膏膜,细细地在端详,渐渐的,她的俏脸上露出了骇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做为省中医院的主任医生,又是中西医双修的医学博士,华雪莹在医药上的研究,有着很深的造诣。甚至她本身,就是某个医学美容护理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员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她也化了无数的心血和精力,正与一众同事,研究除疤消痕的医用美容产品。

    可是,几年下来,查遍了无数的古藉,也配制了数不尽的药方,但成果却是并不明显,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然而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她所在的研究团队,投入无数财力和精力,却毫无成果的这种药物,却在张横手中如此轻易地诞生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震憾莫名?

    一时间,华雪莹望着手中的这片药膏薄膜,再看看一脸淡然的张横,整个人都震呆在了当场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已多了一抹难以喻意的东西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