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0章 钻石王老五
    “三位,请!”

    门口的保安听到易传根这位经理的叫唤,立刻奔了进来,两名保安气势汹汹地瞪住了张横他们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说了个请字,但神情却是非常的不善。看他们的架势,要是张横他们不赶快走,两人还真不介意动粗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们真当老子好欺负,说赶就想赶!”

    见到那个叫易传根的经理,竟然叫保安赶自己走,何大牛脖子两边的筋都梗了起来,他那里还会犹豫,牛眼一瞪,厉声喝道:“妈的,三牛花卉公司你们知道不,老子就是三牛花卉的何大牛,看来,老子得打个电话给你们精磊的老总刘高磊了,看他给老子怎么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拿出了手机,做势要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啊,你是三牛花卉公司的何总?”

    易传根身形一震,脸色陡地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才正眼看何大牛,也终于认出了眼前这位满口粗话的家伙,正是这几天钱塘电视台,正在报导的明星企业家何大牛。

    何大牛刚才一进门就向彭少剑大爆粗口,与他在电视中的形象大相径庭。易传根纵然先前感觉有些象,却也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何大牛自报家门,他才确认,这个粗鲁的家伙就是人物访谈中的那位。

    而让易传根心中害怕的,却是何大牛要与刘高磊打电话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让刘总知道了,他易传根竟然赶看房的客户,估计他这位经理也就不用当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易传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那里知道,何大牛根本不认识刘高磊,只不过刚才听张横说起过老何山的事,此刻只是扯扯虎皮,吓唬吓唬易传根。

    其实易传根完全不清楚,眼前三人中,真正与刘高磊关系密切的只有张横。

    只是,他虽然是天都别院的售楼部经理,但以他的地位,却只能算是刘高磊精磊集团中的一个下层领导,充其量也就是精磊集团的一个打工仔。

    因此,他是根本不知道当日发生在老何山的事,也自然就不清楚张横与刘高磊的关系,更不认识张横。

    否则,就算是借他一个豹子胆,也不敢对张横无礼。

    此刻,被何大牛一句话唬住,一时还真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何总,刚才没认出您。”

    心中忐忑,易传根的脸色顿时由阴转晴,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,朝着何大牛微微弯了弯腰:“都是误会,误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挥退了两名保安,目光望向了一边:“小徐,你招待一下这几位贵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易经理!”

    被称为小徐的是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女孩子,长的很清秀,一张萍果脸,给人很亲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正是这售楼处里的一名售楼小姐,名叫徐静烦,此刻听到易传根的话,立刻从旁边待客雅座里站了起来,迎向了何大牛他们。

    “何总,您需要什么样的房刑?”

    徐静烦微笑地望向了何大牛,指了指旁边大厅中展示的别墅模型沙盘,开始向何大牛介绍起了天都别院别墅区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小徐姑娘吧?”

    何大牛很满意这个小姑娘的态度,摆了摆手:“你不用跟我说,今天要买房的是这位张少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根本没有刘高磊的电话号码,他刚才也就只是吓唬吓唬易传根,所以,现在顺坡下驴,也不坚持要打什么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哦,张少,您好!”

    徐静烦很诧异,不过,她还是很客气地朝张横点头微笑:“请您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先看看!”

    张横今天来这里,确实就是来看房的,他还真没心思惹事,所以,此刻这个叫小徐的小姑娘给自己介绍起了这里的别墅户型,他也仔细地听了起来。并走到了展示区的模型旁边,细细地看起了别墅的分布。

    徐静烦是经受过特别训练的售楼小姐,对业务更是无比的熟悉,只是一会儿功夫,便把天都别院别墅区的情况说了个遍,最后笑盈盈地道:“张少,如果您看中了那一幢别墅,我可以带您去实地看房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会沙盘模型,张横心中已是有了底:“小徐姑娘,这几幢别墅我看位置非常不错,那你就带我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选定了想要的别墅,只是还需要到实地查看才能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呀!”

    徐静烦脸上顿时露出了兴奋之色。她还真没想到,这位张少这么爽快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来这里购房的人虽然个个都是富豪,但那一个不是在买房的时候挑肥捡瘦的,总会提出许多五花八门的要求或条件。每一幢房子的售出,都会经历很长的时间,甚至让售楼小姐跑断腿,魔破嘴皮子。

    象张横这样看一下沙盘模型,连价格都不问,也没提任何条件和要求,就准备去看现房的,还真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先不谈好价格,不提点条件,要是看房后感觉满意,到时就很难再提什么要求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也只能有一个说明,眼前的这位张少,是个年少多金,不在乎钱的那种阔少,是一个真正的钻石王老五!

    一念及此,徐静烦的态度更加的恭敬了,笑容也变得无比的灿烂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小徐姑娘已站了起来,准备带张横他们去看房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那边的元红霞和彭少剑却是再次出了妖蛾子。

    元红霞今天就是想在这里收拾张横,让张横出丑。

    刚才他和彭少剑跳出来,对张横冷嘲热讽,就是想激怒张横,从而让易传根把他赶出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张横倒是没激怒,反尔是糟惹了何大牛,两人被何大牛一顿臭骂,倒是先大大地丢了一个脸。

    不过,何大牛那粗鲁的行为,还是引起了易传根的反应,叫来了保安要把他赶出去。

    这原本让元红霞和彭少剑心中很是偷着乐,这就是他们想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那知,何大牛报出了名头,并以要打电话给刘高磊威胁易传根,最终让易传根屈服。

    眼看一场好戏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,元红霞和彭少剑很是郁闷了一把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两人自认是有身份的人,自然不能与张横他们骂街,所以,也就暂时忍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两人却那里还有什么心思与易传根恰谈购房的合同,所有的注意力,全部聚集到了张横那儿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张横要去看房,两人那里还能再忍下去。

    “彭少剑!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元红霞突然站了起来,朝彭少剑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啊!元小姐,怎么了?合同基本上没什么大的分岐了,马上就可以签订了啊!”

    正喋喋不休地在向两人做着介绍的易传根,陡地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他还真有些弄不清楚了,怎么刚谈的好好的,就差最后一步要签订合同了,这位元家小姐却突然变了卦,要走人了呢?

    所以,他是真的急了,连忙站起来阻拦:“是不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元小姐,彭少爷,你们可以说啊!”

    “易经理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元红霞很优雅的向易传根点了点头:“对于天都别院的别墅,无论是这里的环境还是配套设施,我和彭少剑都很满意。本来,我们确实是要想在这里购买房子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元红霞拉长了声音,目光却是怨毒地望向了那边的张横。

    “啊呀,元小姐,彭少,有什么好商量,只要你们提出来,我一定尽力办到!”

    易传根是真的急了,被元红霞的那句但是给但的心都提了起来,连连表态。

    “易经理,这不关你的事,也不关天都别院的事。”

    吊足了易传根的胃口,元红霞终于说了下去:“某人与我们有仇怨,如果他也要住到天都别院来,那么,这肯定会影响我们的心情,所以,考虑到这一点,我和彭少剑决定放弃这里,还是到郁金香天寓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易传根浑身一震,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,元红霞所说的那个郁金香天寓,是钱塘市另一处豪华别墅区,规模与天都别院相当,只是郁金香天寓侧重的是人工景色,而天都别院却打的是自然环境的牌。

    双方虽然品味不同,但无论是从价位还是影响力,在钱塘市都属于一流,也是如今天都别院的竞争者。

    易传根怎么也想不到,此刻元红霞竟然提出放弃天都别院,而要去郁金香天寓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震惊?

    要知道,为了谈笼这笔生意,他易传根与元红霞和彭少剑已接触了好几个月,在几人身上也化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,就是为了想要做成这一笔大生意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元红霞和彭少剑只是购买一套别墅,易传根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可是,要命的是:这两人这次所要购买的别墅不是一套,而是五套。

    据易传根的调查,彭少剑所在家族的公司,最近正与一位新疆来的大老板合作。

    据说那位新疆来的大老板在新疆那边发了财,想要投资别的行业,正好看上了彭少剑家族公司的那个项目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新疆来的大老板也准备到钱塘来定居,所以,他委托了彭少剑为他寻找房子。

    彭少剑就介绍了天都别院的别墅区,那位老板来看过,感觉很满意,并一口就定下了五套,说是给他一些过命的亲戚朋友定的,准备让他们全到这里来居住。

    新疆来的大老板的五套,加上彭少剑与元红霞要结婚的一套,一下子就要定购六套。这一笔生意,可以说是天都别院自开盘以来,最大的一笔购房合同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易传根予以特别重视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这笔眼看就可以签定的购房合同,竟然就要泡汤,这如何让易传根接受?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易传根也猛地反应了过来,目光刷地望向了那边的张横,眼神却已完全变了,多了一抹难以抑制的怨恨和愤怒。

    易传根自然不是傻瓜,从刚才元红霞的话中,他立刻明白了元红霞的意思:她之所以要放弃天都别院的别墅,不是因为别的,就是因为那个张少也想要在这里购房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