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1章 逐客
    “**的张少,敢坏了老子的好事!”

    易传根心中暗骂了一句,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明白了元红霞的意思,现在的易传根还真是把张横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今天也是来购房的,他现在就要去看房,貌似做为天都别院售楼处的经理,他易传根还真没资格阻拦客户,不让人家去看房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张横要去看房,元红霞和彭少剑这个重要的大客户就要闪人,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,这个损失却是他易传根所承担不起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想办法阻止那边的张横去看房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易传根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望望满是嘲讽的元红霞,再看看那边满脸淡然的张横,他额头上的汗珠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四周的售楼人员以及几名正在雅座区恰谈的客人,此刻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异样,一个个目光都望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刚才元红霞彭少剑与张横发生了口角,大家都是看到了。虽然后来因为易传根的出面,双方并没有真正闹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元红霞却突然提出要走人,逼迫易传根,这一情形立刻被所有人都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家的心中都是一突,售娄人员的神情都变得有些紧张,而那几名看房的贵客,却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看好戏的神色,谁都想看看,接下来该会是怎么样一副情形?

    “小徐,你等一下!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易传根终于做出了决定,他叫住了正要带张横出门去看房的徐静烦。

    “呃,易经理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静烦有些愣神,一时不明白易传根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易传根却不再理会小徐,而是转向了张横,脸上浮起了一丝歉意:“对不起,张先生,您要看的那几幢别墅,现在都已被元小姐和彭公子预定了,所以,请您下次再来看房吧!”

    易传根睁眼说起了瞎话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直与元红霞和彭少剑恰谈合同的事,因此,他是根本不知道张横到底看中了那几幢别墅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留住元红霞和彭少剑这个大客户,他却不得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,那就是找理由阻止张横看房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意思已是非常的明白,表面上说是让张横下次再来,其实已是明明白白地在赶张横走了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嘘嘘声,所有正在等待易传根做出决定的人,一个个神情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许多人都预料到了,易传根绝对有可能会屈服于元红霞和彭少剑的逼迫,最后站在他们这一边,来对付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,易传根在情急之下,竟然找了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理由,这貌似是**裸地在赶客人啊!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陡地全部转向了张横这边,人人神情古怪:或惊诧,或兴奋,也有幸灾乐祸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看看,这位张少,此刻会是什么反应?是灰溜溜地拍屁股走人,还是愤怒之下暴跳如雷?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元红霞那张阴郁的脸上,终于露出了畅快的笑意,与彭少剑互望一眼,满是得色。

    两人以一种胜利者的资态,满是嘲讽和不屑地望向了张横,眼神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鄙夷和讽刺。

    易传根做出的决定,其实早在元红霞和彭少剑的预料中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他们可是要购买六套别墅的大客户,易传根敢不站在他们这边吗?敢不帮他们打击张横吗?

    现在,一切事态都按照他们的意图在发展,他们即将看到张横象一条丧家犬一样,被易传根灰溜溜地赶出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两人兴奋之极,也是畅快之极?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何大牛正要跟着徐静烦一起和张横以及刘兴强出去看房,突然听到易传根那翻话,整个人不由身形一滞。

    但是,他立刻回过了神来,脸色也刹那变得凶悍无比,手指猛地指住了易传根,就准备开骂。

    何大牛怎么也没想到,这位叫易传根的家伙,竟然敢**裸地偏坦元红霞他们,现在更是有意图赶自己等人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何大牛那里还忍得住,胸中一团怒火刹那熊熊燃炽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刘兴强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愤然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何大牛和刘兴强有所动作,却已被旁边的张横摆手阻止了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脸色已阴沉了下来。他也是没有想到,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是吗?易经理,你们就是这样待客的吗?”张横目光冷冷地望向了易传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张先生,今天确实是对不起您!”

    易传根自知理亏,连连道歉,但他的态度却十分的坚决,却是决意要帮元红霞和彭少剑打击张横了。所以,他神情一肃:“不过,您要看的那几幢别墅,确实已被预定了。您还是下次再来吧!”

    易传根咬定了张横要看的那几幢别墅已被预定,更是再一次下了逐客令,要张横下次再来。

    “易经理,可是张少要看的那几幢别墅,我刚才看过了,根本没有预定出去啊!”

    旁边的徐静烦刚被易传根叫住,还在琢磨易经理叫住自己会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此刻,她终于也回过了神来,一张俏脸却是刹那涨得通红,不禁反驳道:“易经理,你不会是搞错了吧?”

    徐静烦自然也看出了易传根这是在逐客,但是,这个小姑娘还是挺有正义感的,立刻为张横抱起了不平。

    “住口,小徐,你知道什么!”

    徐静烦的话刚一出口,那边的易传根脸色大变,神情更是现出了愤怒之色:“你懂不懂规矩?这里那有你说话的份,你是不是不想干了?”

    被底下一个售楼人员反驳,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,易传根恼羞成怒,指着小徐姑娘怒喝不以。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徐静烦浑身一颤,顿时有些手足无措,眼眶里也刹那盈满了泪珠。

    易传根做为售楼部的经理,平时积威很甚,徐静烦确实是有些怕他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当着这么多人,被易传根喝叱,确实是让徐静烦很是惊惶。

    但是,小姑娘却是咬了咬樱唇,一脸倔强地忍住眼泪,没有让眼泪流下来:“可是,易经理,那几幢别墅真的没有被预定啊!”

    徐静烦小声争辩着。

    “住口,别墅有没有预定出去,你一个小小的售楼人员知道个屁!”

    易传根这回是真的有些气急败坏,连粗口也直接爆了出来,指着徐静烦厉声喝道:“你被开除了,马上去人事部结算工资,滚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被一个小小的售楼人员当面驳斥,易传根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,直接就做出了开除小徐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徐静烦浑身剧震,眼泪这回是最也无法忍住,哗啦啦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好大的威风!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看不下去了,不由冷笑:“我看啊,是你这位经理不想当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易传根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,陡地转向了张横,神情也现出了极度的愤怒之色:“你说什么?你这是威胁吗?”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易传根找借口阻止张横看房,想把他赶出去,他还感觉理亏,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张横的那句话,却是**裸的挑衅。这却让易传根自以为是地抓住了张横的把柄,他那里还会客气,马上翻了脸。

    “保安,你们是干什么的?这样没有素质,没有品味的无赖,你们也放进来。”

    易传根朝着门口的保安怒喝道:“马上把他给我赶出去,我们天都别院不接待这样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人的神情再次变得古怪无比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元红霞笑得更加的畅快了,现在,她已象是个没事人一样,在旁边看起了好戏。

    望着门口急冲冲奔来的两名保安,元红霞望向张横的眼神里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她倒是要看看,张横被保安象丧家犬一样赶出去,会是个怎么样狼狈的情形。

    而这,也正是她最想看到的,甚至是今天她所要达到的目的。

    保安再次冲了过来,眼看就要与张横和他们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门口的道路上,一个车队开了过来,嘎吱吱一声,停在了玻璃幕墙外的停车处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五辆豪车组成的车队,前面和后面各有两辆奔驰七零零护卫,中间是一辆加长的豪华限量版林肯,看起来确实是牛气冲天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前后的四辆奔驰里,车门乒乒乓乓地打开,十几名身穿黑色西服,戴着黑色墨镜,身形魁梧的大汉,立刻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十几人刹那分布到了那辆林肯加长车的四周,一个个神情凛然地注意着周围的情况,显然是在保护着那辆林肯加长车里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架势确实是有些摄人,那些黑衣大汉显然是保镖,而且,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专业保镖,貌似还真有电视电影中中楠海警卫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一车队的出现,顿时吸引了售楼处所有人的注意力,大家的神情都是不由一震,被车队的排场给惊了一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