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3章 乖孙子
    “呃,苗总!”

    彭少剑此刻仍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憾中。

    刚才苗振江与张横的那份亲近,本已是让他心头震骇莫名。

    现在,又听到他的这位后台老板,竟然随便挥挥手,就要把一幢别墅送给张横,这一事实,更是把他给震傻了。

    能随便把上千万的别墅送给对方,双方的关系该是如何的密切?

    可是,自己却在刚才,要把张横给赶出去,已是与他结了梁子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来该如何面对他?

    彭少剑的心中实在是惶恐之极,也是后悔之极。

    悔不该刚才听了自己婆娘的话,挑衅张横,现在却是进退两难,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彭少剑狠狠地望了身边的元红霞一眼,眼神中满是怨恨和责怪。

    元红霞此刻也是有些失魂落魄,她是做梦都没想到,那个乡下来的神棍,竟然会与苗总的关系这样的密切。

    可是,刚才事情都做绝了,自己和彭少剑利用别墅的事,逼迫易传根要把张横赶走。双方可以说已是挑明了立场,翻了脸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来又该如何面对苗总呢?

    一时间,元红霞也是纠结无比,心中更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唔,怎么了,小彭?”

    叫了一声,见那边的彭少剑象木头人一样呆在那里,苗振江顿时感觉非常的不爽,不由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苗总!我在,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彭少剑总算回过神来了,连忙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惊惶,脸上堆起馋媚的笑意,屁颠屁颠地快步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唔,小彭啊!我们的那几套别墅定下来没有?”

    苗振江已是有些不满,眼角瞟了彭少剑一眼,漫不经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谈下来了,谈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彭少剑很是狗腿地弯着腰,连大气也不敢喘地笑道:“刚才,就与易经理谈妥了,条件非常的优越,只要苗总您签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,这很好!”

    苗振江满意地点点头,这才转向了张横,神情又变得和蔼可亲起来:“张老弟,你要什么类刑的,需要那一幢,就跟小彭说,他会帮你全部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张少,您有什么想法,尽管吩咐,小彭我一定会替您办得妥妥贴贴,包您满意!”

    彭少剑现在那里还有刚才的那副嚣张样,对着张横点头哈腰,极尽馋媚,甚至连称呼也自降一格,自称小彭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彭少剑此时心里一直在祈祷,希望张横大人有大量,千万不要计较刚才他的挑衅,也好让他过了今天这一关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现在都恨不得叫张横爷爷了,只要张横不追纠他刚才的刁难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张横一向不是个好脾气的人,更不会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“是吗?不过,本少可不敢使唤彭少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地道,完全不给彭少剑什么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误会,误会,刚才都是误会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就当小彭刚才的事就是个屁给放了吧!”

    彭少剑都要哭了,身形不由自主地矮了一大截,点头哈腰地道起歉来,希望能得到张横的原谅。

    “呃,张老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看到彭少剑这副样子,就算苗振江最是后知后觉,也感觉到这两人之间貌似有些不对劲,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,狠狠地望了彭少剑一眼,这才问起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嘿嘿,苗大哥,那得问你的这位彭大少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不客气:“刚才貌似这位彭大少可是牛皮的很,本少几乎要被他当垃圾一样给扫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苗振江的脸陡地黑了下来,神情也猛然变得有些凶悍,目光恶狠狠地望向了彭少剑:“好哇,好你个彭少剑,你竟然敢对我的张老弟无理,看来你他妈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苗振江突然翻了脸,他也不问事情的原由,暴跳如雷地就对彭少剑发了脾气。

    “啊,苗总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苗振江指着彭少剑大发雷霆,彭少剑浑身剧震,心却是一下子掉到了裤档。

    他最怕他与张横之间的矛盾被捅破,从而惹苗总生气。所以,刚才不得不在张横面前装孙子,以求能过了这一关。

    那知,他最怕什么,却就来什么,现在,事情已经捅到了苗总这里,果然让苗总大怒,彭少剑惊惶之极,他我我我地想争辩几句,但一时却那里找得到理由。

    旁边的元红霞也是脸色煞白,身形都在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刚才苗振江叫彭少剑过来的时候,她也跟了过来,只是一直站在彭少剑身后,默不作声,心里却在盘算着,该如何应付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变故。

    此刻,见彭少剑果然遭到了苗振江的怒骂,她的心中也是忐忑无比,一时却也无法为彭少剑申辩。

    貌似今天的事,全是由她而起,她这个罪魁祸首说什么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啊呀呀,亲爱的,怎么生这样大的气呀,这可是要气坏身体的呀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刚才被苗振江一把推开,落在门口的那名妖娆女郎,看到苗振江这副元古暴龙的生气样,连忙从门口奔了过来,一边嗲嗲地劝慰起了他:“亲爱的,有什么事值得大动肝火呀,医生可是说了,你肝不好,不能发脾气的呀!”

    这女郎正是苗振江如今的小情人。若换在平时,她这么嗲嗲的一劝,来个小鸟依人,苗振江就算是发最大的脾气,也会刹那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的苗振江却是真的动了肝火,他一把推开了来挽他胳膊的女郎,脸红脖子粗地吼了一句:“走开,这里那有你说话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阿!亲爱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妖娆女郎娇躯剧震,俏脸也刹那惨白一片,那对勾魂夺魄的大眼睛里顿时涌起了委屈的眼泪。

    与这位苗总也认识好一段时间了,她还真是头一回遭受到苗振江如此的喝叱。一时间,她手足无措,那里还敢上前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苗振江,确实是无比的愤怒。

    张横是什么人?那是在新疆号称孝天王的陈孝达,也要对他客气三分的主,那是巫王寨的巫神,是那里数万九黎族人的领袖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虽然年青,但其背景之深厚,绝不是一般人可比。

    他苗振江虽然在新疆那边赚下了上百亿元的资产,但是,与人家相比,那根本什么都不是。至少在背景和人脉上,就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上次,好不容易经孝天王的介绍,与这位张少有了结交,这次来钱塘,也是特意想与他搞好关系。

    那知,自己在钱塘这边的关系户,竟然与他发生了冲突,而且看情形,双方的矛盾还非常的尖锐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这是得罪了张少吗?

    这还了得,自己千方百计都想结交的人物,竟然让这边的人给搅了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苗振江暴跳如雷?

    现在,他是恨不得把彭少剑给掴上几个大耳刮子,让这家伙清醒清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彭的,你既然敢得罪张老弟,那就别怪我苗某人翻脸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苗振江一张脸已黑得如同锅底,朝着彭少剑厉声喝道:“你回去跟你们公司的人说,我苗某人与你们金灿公司的合作,从此一刀两断。”

    苗振江终于表了态,在张横面前当机立断,断绝了与彭家的关系,划清了界线。

    他可绝不想因为彭家的事,影响了他与张横之间的交往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苗振江猛地一挥手:“滚!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这家伙!”

    “啊,苗总,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彭少剑浑身剧震,身形都不由自主摇晃起来,整个人几欲瘫软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,苗振江竟然会当场做出要与他们所在的金灿公司中断合作的决定,这可是真的要了他的小命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彭少剑只觉脑袋瓜子嗡的一声,如是平地惊雷,几乎要把他给震得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,不由凄厉地哀求起来:“啊,不,不,不,苗总,您不能这样,不能这样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彭少剑跌跌撞撞地向苗振江扑了过去,看他的架势,似是想抓住苗振江的衣袖,苦苦地哀求他能收回刚才的决定。

    对于彭少剑来说,这次彭家与苗振江的合作,那绝对是彭家脱离困境的全部希望。

    为此,彭家也是花费了无数的精力,甚至彭家所有力量都动员了起来,为了促成这次合作,是真的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但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因为今天得罪了张横,却让他们彭家这段时间来,所有的努力刹那化为飞灰,与苗振江的合作就这么破裂。

    要是让家里人以及那些股东知道,因为是他彭少剑搞砸了这次合作。彭少剑能想象得出来,后果会是什么,只怕他会被所有人撕碎吧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彭少剑心中惊恐莫名,也是害怕莫名?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苗振江那里还会再理会彭少剑,冷冷地喝了个滚字,满脸的厌恶。

    一边的几名黑衣保镖,自然也不能让他们的老板被人纠缠,没等彭少剑扑过来,两名黑衣大汉已一左一右拉住了他,把他往门外拉去。

    “啊,苗总,不要啊,不要啊,你听我说,你不要啊!”

    彭少剑被人倒拖着拉向门外,但他却依然不甘心地撕心裂肺地大叫着,想要挽回与苗振江的合作。

    可是,一切都是徒劳的,他就象是一条丧家犬一样,被两名黑衣大汉拖到了门外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唔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彭少剑如同是一头绝望的野兽,趴在地上,发出了凄厉的吼叫。

    但是,他此刻已是语无伦次,到底在叫喊什么,别人根本听不清楚,只有那凄厉的唔唔声让人心头发颤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,他却是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无比震骇的事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