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4章 爆发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看到这一情形的人,个个神情怪异,人人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刚才气焰嚣张的彭大少,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诡异起来,所有人望着这边象是没事人一样的苗振江,再看看那边状若疯狂的彭少剑,心中都有种难以喻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这臭婊子,都是你,都是你害了我,我打死你,打死你!”

    正气氛无比的压抑,这个时候,门口再次传来了彭少剑凄厉的嘶吼,这顿时再次引起了大家的观注。

    只是,转头一看,所有人的脸色陡地变得无比的异样,口中也发出了一阵惊呼:“呃,我的妈呀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门口确实是发生了一幕无比惨烈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,彭少剑象是一条疯狗一样,整个人扑倒在一个女子的身上,手脚齐动,正没头没脑地痛殴那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被彭少剑扑翻在地上,双手双脚无助地挣扎着,凄厉的悲呼,样子实在是凄惨之极。

    那女子,除了元红霞之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刚才,彭少剑被两名黑衣大汉摔出门外,元红霞自然也被震骇了。

    她可不敢留在屋里,连忙奔了出去,想拉彭少剑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一看到她,正悲愤欲绝的彭少剑,却是陡然发了狂,不顾一切地扑倒了她,就这么不要命似地拳脚就往她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彭少剑,心中确实是对元红霞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元红霞以前一向强势,因为元富康曾帮助了彭家的公司,这让彭少剑在她面前,总是被她压了一头。两人相处,事事都是以元红霞为主导,他彭少剑还真从来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此刻,与苗振江的合作泡汤,想到这事最初的起因,就是因为这个婆娘的教唆,想借助别墅的事,在这里打压张横,让张横大大地出糗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今天的事情,归根结底,就是眼前这个婆娘惹的祸。

    想到他彭少剑与这婆娘相处以来,一直被他呼来喝去的委屈,彭少剑那里还忍得住,所有被压抑的愤怒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,这才会做出痛殴元红霞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把老子当枪使,这婆娘活该!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一边的易传根,看到门口的这幕情形,嘴角浮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元红霞和彭少剑也是充满了怨恨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不是这对狗男女刚才的逼迫,他怎么会被他们当枪使,从而去打击张横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与那个真正购六套别墅的苗总关系如此的密切,易传根心中也是非常的忐忑,不知这六套别墅的大生意,是不是还能谈成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一切,全是门口这对狗男女挑的事端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看到元红霞和彭少剑两人狗咬狗,打在了一起,易传根心中如何能不畅快?

    “嗯,差不多了,可不要真的在这里弄出人命来!”

    看看门口彭少剑痛奏元红霞已是有了好几分钟,易传根终于做出了决定,向门口的两名保安挥了挥手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快把他们拉开啊,难道真要看他们打出人命?”

    两名保安也一直在看好戏,这个时候才算是反应了过来,连忙上前拉开了纠缠在一起的元红霞和彭少剑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此刻的元红霞和彭少剑两人,已是真正的惨不忍睹了。元红霞那张原本还算是秀气的脸,早被彭少剑打得一塌糊涂,肿得象是猪头,五官都几乎分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一片,满头满脸满身的污秽和鲜血。

    现在的元红霞,那里还有刚才的雍荣和贵气,跟一个拾破烂的拾荒女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彭少剑也没好到那儿去,一张脸上满是指甲抓挠的痕迹,几乎是完全破了相。

    刚才元红霞可也没客气,被他痛奏的同时,也毫不留情地还了手,把彭少剑这张脸几乎弄得毁容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真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易传根心中暗笑,正准备转身走向苗振江,与他好好恰谈合同的事宜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售楼处的二楼楼梯上,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缓步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的情形,不由皱起了眉头: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弄得象是菜市场一样,乱七八糟的,还打起了架?”

    “啊,吴总!”

    易传根的腰顿时哈成了虾米,身形也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其他正指指点点看笑话的售楼人员,也是一个个神情一肃,那里还敢再议论,纷纷向那人道:“吴总好!”

    不错,从二楼下来的正是精磊集团的一名副总,名叫吴昱阳,也是这天都别院开发部的总经理。

    他的办公室就在售楼部的二楼,刚才听到外面嘶喊吵闹,这才看到门口竟然有一男一女撕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让吴昱阳很是奇怪,他怎么也想不通,自己售楼部门口怎么会有人打架,所以,就亲自下楼来看看。

    “易经理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吴昱阳目光扫过全场,正想问易传根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看到场中的张横时,不由神情陡地一震,正缓步而下的动作,也猛然加快:“这不是张少吗?张少,您怎么来这里了,也不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吴昱阳蹬蹬蹬地从楼梯上奔了下来,离着老远,已是伸出了双手,脸上也洋溢起了灿烂的笑容:“张少,欢迎,欢迎,不知张少光临大驾,恕罪,恕罪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奔到了张横面前,握住了张横的手。

    “吴总,幸会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与吴昱阳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两人确实是相识,当日在老何山看风水的时候,刘高磊带着一大伙集团的高层,陪同张横察看地形和资料,其中吴昱阳就在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之后,刘高磊要送一幢天都别院的别墅给张横,当时更是把天都别院的总负责人吴昱阳,慎重地介绍给张横,因此,张横自然记住了他。

    此刻,吴昱阳看到张横,自然明白张横这是来这里要别墅来了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怠慢了张横,吴昱阳心中知道,这位张少的本领,更明白张横在刘高磊心目中的地位,因此,这才会表现出了如此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妈!”

    然而,看到吴昱阳这副态度,正要说话的易传根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骇然无比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的顶头上司,看到这位叫张横的年青人,竟然如此的热情,看吴总的态度,貌似是有克意巴结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头震憾?

    “张少,不好意思,不知道您要来,所以都没有交待下面做好接待工作。”

    吴昱阳满脸的歉意:“要不,张少先到我办公室坐坐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吴总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摆摆手:“我刚才已在这里看好了房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天都别院的环境,我非常的满意,也看中了这里的几幢别墅,准备好好去看看,选其中的一幢入住。”

    张横道:“只是,对于你们天都别院售楼人员的态度,我却是不敢苟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张少?”

    吴昱阳神情一滞,已是立刻意识到了其中肯定有问题,不由脸色微微变了:“张少有话请说,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我们一定认真改正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问你们的那位售楼经理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斜瞄向了易传根:“貌似你们的易经理,刚才要把我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吴昱阳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他的目光刷地望向了易传根:“易传根,到底是怎么回事,给我一个解释?”

    “吴总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易传根此刻早已脸无人色,两条大腿都在情不自禁地哆嗦。但是,面对吴总那似要吃人般的凌厉目光,他却是我我我的不知该我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易传根,心中那个懊悔,那个害怕,那个惊恐,已是无以复加,他已感觉到了今天要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果然,看易传根这副样子,吴昱阳心中已是了然,看来这家伙刚才确实是做了惹恼张少的事,否则,张少也不会在这里直接针对这家伙。

    惹恼张少,这还了得?

    张少是谁?不说他是刘高磊老总的贵宾,光是他本人在钱塘的人脉,谁要是招惹了他,那也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吴昱阳可是个消息灵通人士,他知道,张横与省政府的周秘书长关系密切,而且还与省委王书记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物,却被自己手下的一个小小售楼部经理得罪了!

    心中想着,吴昱阳望向易传根的眼神,已是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“易传根,看来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,越来越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吴昱阳冷哼一声:“你平时借售楼部经理的身份,搞点小动作,那也就罢了。但是,你今天竟然敢得罪张少,那么,现在我宣布,你被开除了,马上去人事部领这个月的工资,给我滚蛋。”

    吴昱阳那里会有丝毫迟疑,立刻做出了对易传根的处理决定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易传根,吴昱阳早就看的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自认是天都别院的老人,又看吴昱阳年青,平时就有些阴奉阳违。而且,他借助售楼部经理的职务之便,不但在售楼部安插自己的亲戚朋友,更在一些广告推广上,私收广告商的回叩,中饱私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他售楼业绩还过得去,吴昱阳早就想收拾他了。

    现在,吴昱阳那里还会犹豫,直接就开除了他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