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8章 不接地气
    明白了孕妇的状况,陶翰民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医患关系确实是非常紧张,要是真的出了事,绝对会引起大风波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这可是一尸两命,别说是关系到人命了,就算平时的一些小的医疗纠纷,也是够头痛地。

    所以,陶翰民可不想承担这样的责任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陶翰民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华主任,还是直接送医院吧!在这里就地助产,风险实在是太大了,而且,出了事谁也负不了这个责任。”

    陶翰民终于做出了决定,还是采取最保险的方案,那就是送医院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要是在送医院的途中,孕妇出了事,那只能说孕妇的病情实在是太严重,只能怪她命不好。

    这样,他是绝对不用担任何的风险。

    但是,要是在这里实施就地助产,一旦出事,到时就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陶主任,这不行,如果移动孕妇,她肯定会出现大血崩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脸上现出了绝决之色:“所以,不能送医院,这是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是个很正直的女医生,尤其是当日,她看到张横为了阻止藤雅娟母女,竟然不惜跪地。

    那一幕情形,深深地震憾了她,也让她明白了对生命的敬畏。

    因此,此刻面对王的情况,明知送她去医院,即使是只有短短一千米的距离,却也绝对是生死之途,甚至是毫无生还的希望。华雪莹终于坚持了她的原则,要为她就地助产,以争取那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“华主任,请你考虑清楚,这绝对不是儿戏。”

    陶翰民不由加重了语气:“如果帮她就地助产,出了事,你负责任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负这个责任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用力地点点头,目光转向了一边的武登辉:“只要病人家属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啊,医生,你们一定要救救阿啊,一定要救救她!”

    武登辉此刻已是手足无措,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,他也听出两个医生的话里,貌似自己老婆的情况无比的严重,这让他已是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神情凝重:“你老婆的情况现在非常危急,她羊水破了,而且出现了大出血的现象,如果要送医院,极有可能一移动,就会出现大血崩。到时,可能大人和小孩子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把实际的情况说了出来:“因此,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就地助产,或许还能保住孩子。现在,需要你做出决定,是送医院还是就地助产?否则,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武登辉浑身剧震,差点一下子就瘫软倒地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问题竟然会这样严重。

    “医生,一定要救救阿,一定要救救她。”

    武登辉已是完全乱了方寸,那里能拿什么主意,不由哭喊着,几乎要跪下来给面前的两位医生叩头了:“我求求你们,求求你们,救救阿,救救她啊!”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们也是吁吁声一片,所有听到华雪莹这翻话的人,都是满怀的感慨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乱成一片,但谁也不敢替这对夫妻拿主意。

    “医生,能保住我肚里的宝宝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躺在地上,已虚弱得几乎要昏迷的王突然嘶哑着声音,向华雪莹道:“求求你了,医生,马上给我助产,只要能保住我的宝宝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王已是痛得几乎没有了力气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呻吟着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但是,她心里想的仍是肚子里的宝宝,在迷迷糊糊听到华雪莹的话后,终于绝然地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!你放心,我一定尽力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用力地朝王点点头,目光再次落到了武登辉身上:“你老婆说了,但是,还需要你这个家属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医生,那就听我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武登辉现在已完全清楚了眼前的状况,终于呜呜呜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明白,此刻情况紧急,已是片刻也担搁不得,所以,还是最终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华主任!”

    陶翰民还想再劝华雪莹,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却被华雪莹摆手阻止了:“你把抢救设备拿过来,这里由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陶翰民微微摇头,却也知道无法阻止华雪莹,叹了口气,连忙让一起来的医生和护士,把一些抢救设备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立刻,王被戴上了氧气罩,其他一应抢救设备也拿到了她的身边,几名医生护士在旁边严阵以待,听候华雪莹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嗯,雪儿,你动手吧!”

    张横站在华雪莹旁边,一直没有作声,此刻,见她已做好了准备,向她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目光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华雪莹也不多说什么,戴上了手术用的皮手套,开始为躺在地上的王做起了助产。

    “吸气,用力!”

    华雪莹也不迟疑,一边帮助着王,一边不断地鼓励着她:“宝宝就快出来了,用力,用力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王咬紧了牙关,拼命地吸气,想把小宝宝从肚里生出来。

    汩汩的鲜血,渗透了她孕妇衫的下摆,粗粗地喘气,如同是抽风箱一样,滚滚的汗珠如雨而下,王的脸色由白转红,又变成骇人的紫色,她已是竭尽了全身的力量,要把肚里的宝宝生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努力,还是欠缺那么一点点,小宝宝的脑袋在产门伸缩着,明明已可以看到了,却就是生产不出来。

    王的声音变得有些凄厉,大出血的痛苦,已耗尽了她生命的所有力量,她只是凭着要保住宝宝的这个最后一丝意志,在死死支撑,否则,她如今已是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用力,再用力点,宝宝就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不断地鼓励着,俏脸上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,神情中却是现出了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如果照这样的情况,王极有可能生不出她肚里的宝宝,她也为王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武登辉双手死死地握着王的手,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拼命地叫喊着:“阿,阿,你加把劲,宝宝就要出来了,呜呜呜!”

    望着自己的妻子,承受着这样的痛苦,武登辉心如刀搅,此刻,他是恨不得自己能替代王,为她承受这一切的痛苦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观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,个个神情凝重,感觉无比的紧张,甚至许多年老的妇人,已是双手合什,在默默地为这多灾多难的女子祈祷了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,空气中仿佛都灌入了沉甸甸的铅粉,让每个人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用力,再用力,再用点力,宝宝就生出来了!”

    华雪莹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,不断地鼓励着王。但是,她的心却在往下沉。她可以明显地感觉到,眼前的产妇似乎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此刻,若是产妇稍有松懈,就会立刻意志崩溃,失去意识,那么,等待她的结果就是小宝宝会被闷死在她的肚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华雪莹的心在呼喊,目光不禁有些无助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张横一直默默地注意着场中的一切,此刻终于出声道:“她是不接地气,所以,这才会生产时出现这样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不接地气?”

    华雪莹一怔,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住在高层,估计是她怀孕后,家里人为了让她养胎,很少让她下楼活动。”

    张横简单地解释了一下:“因为长期不接触地面,所以,就不接地气,体内缺少了元气,这才导至生产如此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。

    中国人一直讲究天地人三才,这是人与自然和协的一种表现,也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所在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天地人三才的理解,普通人也就仅仅限于文字表面,其实所蕴含的内在,大多数人是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不过,得到了天巫传承的张横,自然不同,他对天地人三才的理解,有着深刻的体会。

    其实,天代表的是天然的灵气,地就是地脉产生的灵气,而人生活在天地之间,就是受这天然灵气和地脉灵气的滋养。

    当然,天然灵气只有玄门修者,利用特殊的功法才能吸取,而地脉灵气,却正是普通人赖以生存的根本。

    普通人在平时的生活中,行走在大地上,双脚接触大地,就能不知不觉地吸取大地中的地脉灵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接地气。

    眼前的王,她的家住在高层,怀孕后,为了养胎,很少下楼来活动,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她已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接地气了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她的体内,缺少的就是地脉灵气,从而让她身体元气亏缺,最终导至了如今生产时,没有力量从肚子里把孩子生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能如此肯定,就是因为他看到王的双腿浮肿,这是长期不接地气的表现。

    事实上,高层的楼房,虽然不是说丝毫没有地脉灵气,但是,终究是离大地隔了一层距离,地气会很稀薄,长期住在上面,不下来接触大地,确实是会产生不接地气的后果。

    因此,住在高楼上的人,尤其是孕妇,平时还是要多下楼走走路,这样有利于吸取地气,补足身体的元气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已蹲了下来,就准备要为王助产。

    但是,他身形刚动,旁边的陶翰民却是厉声喝道:“哪里来的神棍,这里是你能装神弄鬼的地方吗?还不给我快滚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